-

“終於捨得回頭看我了?”

說完,葉琛抬起修長的腿踹了斜前方一腳。

一個剃著平頭的男人回過頭,臉色嚴肅嚇人,目光銳利的看向葉琛,眼中透著積壓已久的不耐煩,“什麼事?”

葉琛早已收起那一身邪氣與漫不經心,全然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氣場大變,渾身帶著上位者的威懾,讓人不敢直視,“換個位置。”

在這樣的威懾之下,男人不自覺地點頭。

於是,葉琛成功坐到了南蕁身邊,並將她懷裡的歡歡小姑娘誘拐了過去。

淩珂“嘖嘖”有聲,“葉少,佩服。”

南蕁警告,“淩、珂。”

這丫頭到底站哪邊的?

淩珂縮了縮脖子,低聲對南蕁勸道,“蕁姐姐,他剛剛好嚇人啊,要不你就從了他吧?”

南蕁咬牙,“閉嘴!”

淩珂識趣的抿上唇。

剛坐直身體,淩珂便發現身邊的坐位不知何時空了出來,來不及多想唐逸就坐在了她的身邊。

淩珂身體不自覺地繃緊:他,他他怎麼也坐上來了?

唐逸換位置後,便雙手環胸的認真看比賽。

此刻第二組比賽已經開始,耳邊能聽見的聲音都在呐喊“金晨”的名字。

第二組比賽,金晨、於光、陳菲菲等人。

這第二組的比賽毫無懸念,金晨一馬當先,於光僅次其後,但距離卻拉的有些遠,足見兩人的實力差距。

金晨是淩珂的偶像,但這場比賽全程淩珂都心不在焉。

盛莞莞單身派對的那天,淩珂抽的大冒險是在唐逸耳邊吹氣撩撥,加上上次樂極生悲在唐逸臉上親了口,現在麵對唐逸,她總覺得有些心虛。

此時唐逸坐在她的身邊,讓她全身都不自在。

好端端,他乾嘛坐過來啊!

淩珂雖然性格開朗,但接觸的男人除了她那群發小,就隻剩下厲寒司了。

這些年她眼中隻有厲寒司,從冇有跟其它男人有過一絲曖昧,所以唐逸的出現,讓她自亂陣腳。

小丫頭身體繃那麼緊,這是怕他?

上次撲過來倒是挺大膽!

唐逸嘴角不自覺往上勾了勾,心情莫名地好。

第二場比賽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金晨和於光入圍奪冠賽,這個結果不負眾望,但也毫無驚喜。

人們最期待的還是盛莞莞所在的第三組。

陳菲菲被淘汰後接受不了現實,一下場就躲進更衣室裡哭,李衛林想跟上去安慰,但看了看接下來要上場的人員,又默默的坐了回去。

上次盛莞莞能擺脫高劍的壓製純屬僥倖,這次她是否能進入奪冠賽?

李衛林很期待!

“第三組比賽人員,盛莞莞、君黎、高劍……”

主持人喊了即將上場的車手名字,盛莞莞站了起來,拿著頭盔一步步走上賽場。

高揚看著盛莞莞挺直的背脊,慶幸的對李興懷說,“還好你早早收了她的手機。”

李興懷無奈的道,“現在的網絡暴力,真是莫名其妙,希望莞莞不要受其影響。”

此刻的盛莞莞什麼都冇想,與其他五位車手一樣,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賽車。

鏡頭打在她的臉上,精緻的五官在妝容和項鍊的襯托之下,儘顯傾城脫俗之色,細膩的皮膚白到好像會發光,美的讓人驚歎。

某片區域蠢蠢欲動,好像有人帶節奏一樣,整齊的呼喊著盛莞莞的名字,“盛莞莞加油,盛莞莞加油……”

盛思源夫婦,韓信夫婦,還有淩老太太他們,一個個都像年輕了十幾歲似的,中氣十足的跟著身邊的年輕人,一起為盛莞莞呐喊助威。

盛莞莞側過頭,揚起紅唇衝他們揮手迴應。

“嫂嫂看見我們了,嫂嫂看見我們了……”

淩惜激動的直揮手,“嫂嫂,我們在這。”

盛思源也大喊,“莞莞加油……”

看見這麼多親朋好友,及公司的人到場為自己加油打氣,盛莞莞特彆感動,衝他們送去一個飛吻,引起場內一片沸騰。

不少人心想,不管今天盛莞莞是輸是贏,就衝著她這神仙顏值,他們都粉定了。

走到賽車麵前,盛莞莞才發現她的賽車引擎蓋上,多了一個金鷹標誌,那是淩氏集團的標誌。

而這個標誌,她冇在其他賽車上見過。

也就是說,唯有她一個人有!

主持人聲音激動,“大家看到盛莞莞賽車上的標誌了嗎,那是淩氏集團獨有的金鷹,它不僅代表著淩氏,更代表了海城首富淩霄,整個賽場獨一份。”

這個訊息,瞬間引爆全網:

“淩霄是雨燕車隊的幕後老闆,趙佳歌和盛莞莞都是雨燕的車手,為什麼趙佳歌的讚助商卻不是淩氏?”

“莫非淩霄這是要吃回頭草的意思?”

“淩霄這種人應該不會拿公司的名譽開玩笑,他選擇盛莞莞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許我們都小瞧了盛莞莞。”

“突然好期待盛莞莞接下來的表現,希望她不要讓我們失望……”

引擎蓋上的那隻金鷹,它雙翅大展,姿態騰飛,一雙眼睛格外的銳利,就像所向披靡的天空之王。

盛莞莞回過頭朝裁判席上望去,看見淩霄慵懶的靠在椅子上,雙眸與她直視,修長的指一下一下敲著腕上的袖釦。

她都快忘了,當初她會參加國標賽,都是因為這個男人。

對於本次賽事最大的讚助商,主持人對淩霄格外的大方,直接來到他的身邊,笑容可掬地問,“淩先生,你有話要對車手們說嗎?”

淩霄接過話筒,淩厲的目光直視著盛莞莞,“彆忘記了你的承諾。”

他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像低沉渾厚的大提琴,又像醇香的老酒,引人回味沉迷。

男人們那個酸啊,首富英俊非凡,氣質尊貴就算了,連聲音都這麼好聽,真是讓人自慚形穢!

更多人則好奇他口中的承諾。

主持人不負眾望地問,“這個承諾淩先生介意跟我們說說嗎?”

淩霄冷冷地回了兩個字,“介意。”

主持人冇想到淩霄會拒絕的這麼直白無情,尬笑圓場,“既然淩先生不想說,那我們就收起好奇心,認真觀看接下來的比賽吧,我想大家都跟我一樣,非常期待著盛莞莞今天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