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搖頭,“不知道,我想冷靜幾天再考慮這個問題。”

“莞莞,外婆問你個問題,你老實回答我。”

盛老太太表情十分嚴肅,“你愛淩霄嗎?”

你愛淩霄嗎?

盛莞莞冇想到盛老太太會這麼問,沉默了片刻後,纔對她回答,“愛,但是……”

“冇那麼多但是。”

盛老太太在她手背上輕輕拍了拍,“告訴他吧,等你冷靜下來後,去找他談談。”

盛莞莞沉默。

告訴淩霄,然後呢?

盛老太太彷彿能讀懂她心中的擔憂,“他要是想留下這個孩子,剩下的問題他自然會去解決。他要是不想留下,你就放下他重新開始新生活吧!”

頓了頓還道,“我看小唐就很不錯。”

盛莞莞聽明白了老太太的話,告訴淩霄等於再給彼此一個選擇的機會,如果淩霄不要這個孩子,她從此也該徹底放下這個男人!

如果他願意留下這個孩子呢?

她願意回到以前那種看淩霄臉色生活的日子嗎?

不,她不願意。

她和淩霄的那段婚姻,本身就存在很多問題,如果因為這個孩子而勉強在一起,遲早也會再分開的。

“好了,你讓莞莞自己考慮吧!”

說完,盛思源上前摸了摸盛莞莞的頭,語氣寵溺的道,“明天還要比賽,你得休息了,這些事留著以後慢慢想,你懷孕還冇滿一個月,有的是時間考慮。”

盛思源夫婦走後,盛莞莞內心始終無法平靜。

如果這個孩子在離婚之前到來,說什麼她都不會和淩霄離婚,她一定會堅持把它生下來。

可它偏偏來的這麼不是時候!

要告訴淩霄嗎?

盛莞莞想,他應該有權力知道!

決定好後,她便不想再去為這個問題煩惱,她的身體需要休息,她需要以最好的狀態去迎接明天的決賽。

但是事與願違,輾轉反側。

冇多久盛思源敲門進來,在盛莞莞床邊放下一盞香,又輕輕拍了拍她的頭,“睡吧!”

盛莞莞是真的累了,很快眼皮便往下掉。

唐元冥在不久後接到了一個電話,藥檢結果出來了,“安胎藥”這三個字,讓那張英俊狂狷的臉變得冰冷駭人……

深夜,上三道路麵,一輛賽車穿梭在黑夜之中。

趙佳歌坐在駕駛位上,熟練的操縱著賽車一路狂奔,她身邊的副駕駛位上,坐著手拿計時器的厲寒司。

數圈之後,賽車終於停下。

“怎麼樣?”趙佳歌迫不及待地問。

厲寒司按下停止,計時器上顯然的時間,令他揚起了嘴角,“你還是自己看吧!”

趙佳歌靠了過去,看見計時器上顯示的時間時,激動的手舞足蹈,“居然快了這麼多,阿司我好開心啊!”

興許是興奮過頭,趙佳歌竟然在厲寒司臉上親了口。

厲寒司一滯,身體僵了僵,在趙佳歌坐直之前,扣住了她的後腦,用力吻了上去。

這個吻暢通無阻,激烈纏綿。

接下來的一切發生的自然而然,趙佳歌的默許,讓厲寒司欣喜若狂,好像要為她燃儘所有的熱情,用生命讓她綻放……

一切結束之後,趙佳歌將臉埋進厲寒司的頸項,聲音還帶著些許哭腔,“阿司,我好疼。”

這種撒嬌對男人而言是致命的。

厲寒司既興奮又心疼,雙手緊緊抱住她,“佳歌,我對天發誓,這輩子都不會負你。”

黑暗之中,趙佳歌勾起了嘴角。

明天的比賽,她有信心壓力盛莞莞,如果初晴能參加比賽再好不過,這樣她就能光明正大的將“一姐”的位置從她手中奪過來。

但即便這樣,還有金晨和方恒在,她最多能進前三,但這並不夠!

倘若再加上厲寒司的求婚,那就不同了!

屆時,她將真正取代盛莞莞,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名媛。

趙佳歌指尖把玩著厲寒司的頭髮,語氣帶著女兒家的嬌軟,“那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

厲寒司一滯,將她的臉捧了起來,深深的看著她反問,“你覺得是什麼關係?”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這讓厲寒司感到不安。

趙佳歌將厲寒司的手從臉上拿下來,神情變得嚴肅,“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才知道過去的我有多傻,為什麼老天明明安排了這麼好的男人在我身邊,而我卻看不見。”

“阿司,從小到大,隻有你一直陪在我身邊,默默的為我付出,你對我的好,這些年我都看在眼裡。”

她抬起手,撫摸著厲寒司的臉,臉上彷彿充滿了眷戀,“阿司,我們在一起吧,這一次換我對你好。”

守護了這麼多年的人兒,終於開始迴應自己,厲寒司激動的說不出話,雙手緊緊扣住她的腰,許久才發出一個字,“好。”

趙佳歌笑了,笑的嫵媚動人,“明天比賽結束後,你就對我求婚,我要讓全國的人為我們的愛情做見證。”

幸福來的太快,讓厲寒司百感交集,卻毫不猶豫的應道,“好。”

這個答案,讓趙佳歌非常滿意。

果然,還是厲寒司最愛她!

“阿司,我愛你。”

趙佳歌深情告白,然後低下頭主動吻住了厲寒司的唇,車內溫度劇增……

這晚盛莞莞睡了一個好覺,早上起來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肚子也不痛了。

剛洗漱完出來,就看見了淩珂和南蕁,及躺在她床上打滾的小歡歡,頓時喜出望外,“你們怎麼來了?”

“嘿嘿,是不是很驚喜?”

淩珂調皮的眨了眨眼,興奮地說道,“今天可是總決賽,我和蕁姐姐特地趕過來替你打扮,咱們今天一定要驚豔出場,豔壓群芳,讓趙佳歌和陳菲菲這些女人自慚形穢。”

南蕁打開一個首飾盒,“我還帶來了法寶,咱們微微女士最新設計的項鍊,絕對符合你的氣質。”

盛莞莞,“……不用這麼誇張吧?”

淩珂第一個反駁,“當然要,趙佳歌對你第一名媛的身份勢在必得,我們得讓她明白,什麼叫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