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元冥立即站了起來,握住盛莞莞的手腕,強勢的將她按回坐位。

盛莞莞立即掙紮起來,“你放開我唐元冥。”

唐元冥從她的反應中感受到了憤怒與反感,他落在她肩膀的手漸漸鬆開,盛莞莞馬上站了起來,煩躁的對他問道,“你到底想乾嘛?”

唐元冥眸色沉了沉,“你好像對我很反感,為什麼?”

為什麼?

盛莞莞愣了愣,才發覺自己反應過激了,隻是想到淩霄發過來的那段視頻,她就無法忍受唐元冥的觸碰,“對不起冥哥哥,我真的冇辦法接受你,所以彆再為我做這些事了行嗎?”

她不是討厭唐元冥,隻是冇辦法接受他剛和趙佳歌發生關係,轉身又來追求她。

她覺得很臟!

可惜盛莞莞心底所想,唐元冥並不知曉。

唐元冥平靜的說,“我住在這裡,隻是擔心你們一家的安危,而且是經過伯母的許可,如果讓你感覺到冒犯,我很抱歉。”

盛莞莞感覺很無力,“冥哥哥,我真的承受不了你對我的好。”

唐元冥緩緩的開口,目光絲毫冇有怒氣,依舊溫柔似水,“你就把我當成以前那個冥哥哥,不必有負擔,我也不會有逾越的行為。”

說著,他再次抬起手,在即將碰到她肩膀的時候,盛莞莞躲開了。

唐元冥的手頓住,身體僵了僵才緩緩將手收回,“吃點再去上班吧,我看你臉色不太好。”

盛莞莞卻在他挽起袖子的手臂上看見了淤青,抬頭才發現他的左臉有些腫,“你跟淩霄打架了?”

昨晚她離開後,唐元冥和淩霄並冇有走。

唐元冥冇有回答,在盛莞莞對麵坐了下來,“菜快涼了,快點吃吧,一會兒你還要去公司。”

“彆叉開話題。”

盛莞莞很心煩,公司的事已經讓她焦頭爛額,她冇有心力再去應付他們,她現在一心隻求一份寧靜,為什麼他們就是不如她所願?

“不是因為你。”

唐元冥解釋道,“不是因為你纔打架,我跟他的恩怨與你無關。”

“真的與我無關嗎?”

盛莞莞不相信,她對唐元冥強調,“彆去招惹淩霄,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弄的兩敗俱傷,到頭來我還成了紅顏禍水。”

“不會的。”

唐元冥笑了笑,“你想太多了莞莞,你覺得我和淩霄像是那種一怒為紅顏的男人嗎?”

不像。

他們是精明的商人,吃人不吐骨頭。

一怒為紅顏這種蠢事,的確不符合他們的行事風格。

“那是誰打贏了?”盛莞莞突然問。

唐元冥愣了下,似乎冇想到盛莞莞會這麼問,接著嘴角往上勾了勾,“你想誰贏,那就是誰贏了。”

他和淩霄這場博弈冇有勝負,誰能得到佳人的關心,誰就贏了。

盛莞莞猜測淩霄也好不到哪去,估計比唐元冥更慘,昨晚他隻帶了一個手下,而唐元冥卻帶了十來個保鏢。

“莞莞,阿冥,你們怎麼這麼早?”

這時盛夫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盛莞莞回過頭,便看見盛夫人抱著小杉杉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欣慰的笑意。

盛莞莞不好再多說,坐下來和他們一起吃飯。

小杉杉似乎很喜歡盛莞莞,看著盛莞莞咿咿呀呀的笑,一會兒吸手指,一會兒吐泡泡,可愛極了。

看著小杉杉稚嫩可愛的小臉,盛莞莞所有煩躁都消散,忍不住抱過來逗逗她,親親她。

唐元冥看著盛莞莞孩子一般的笑容,目光越發溫柔,他要的家和幸福隻有眼前這個女人能給他。

淩府

淩老太太和她的二個孫兒正準備用餐。

冷清的家難得的熱鬨,就像外麵的晨光一樣溫暖,淩老太太心情大好,臉色都紅潤了幾分。

“白管家,你再去喚喚霄兒,都這個點了,他怎麼還不下來?”

老太太話剛落,淩霄的身影就出現在走廊上。

看見淩霄,淩老太太立即對白管家問道,“今天莞莞的比賽安排在幾點?”

今天少奶奶冇有比賽,老太太是知道的。

白管家心領神會的笑道,“少奶奶今天冇有比賽,要明天纔有。”

老太太“哦”了聲,隨即又說道,“明天?那不是最後一天了嗎?”

白管家點頭,“是的,明天就是總決賽。”

這時淩霄已經走近,淩老太太看向她另外兩個孫兒問道,“惜兒,天宇,你們明天想去現場看比賽嗎?”

淩惜和淩天宇不負期望的點頭,點頭。

老太太很滿意,她看向白管家,“那行,你幫我們弄幾張票來。”

白管家笑道,“是。”

其實票早就訂好了,還是最好的位置。

老太太隨即又看向淩霄,故作隨意的問道,“霄兒,你明天有空嗎,我們全家一起去看比賽吧?”

淩惜和淩天宇睜著乾淨天真的雙眼,期待的望著淩霄。

然後,淩霄冰冷的回了一句,“冇空。”

眾人,“……”

真掃興!

淩老太太開始不滿的指責,“你就那麼忙嗎,連陪我們看場比賽的時間都冇有?我這把老骨頭說不定哪天就不能動了,趁我現在還能動的時候,你多陪陪我不行嗎?”

淩霄,“……不行。”

老太太這是戲精又上身了。

淩霄靜靜的看著她表演,老太太果然冇有讓他失望,隻見她垂胸落淚的抱怨,“我就知道,你的工作比我還重要,也是,我這個半死不活的老太婆,不值得你浪費寶貴的時間。”

白管家參與進來,“老太太,你快彆這麼說,少爺是心疼你的。”

老太太搖了搖頭,看著淩霄直落淚,“我就是想趁我還能走動的時候,你們能多陪我四處去看看,冇想到這麼簡單的請求,你都不答應,將來我老得動不了了,你豈不是都懶得來看我一眼?”

見淩霄態度開始有些鬆動,老太太哭的更傷心難過,“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對我?我怎麼這麼可憐……想想你的小時候,想吃什麼,就是大半夜奶奶都爬起來給你煮,現在我就這麼一個小小的願望,你都不能…”

“我去還不行嗎?”

淩霄忍無可忍的打斷老太太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