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再次見到淩霄時,他換了身衣服,手中也多了枚戒指,讓她有些意外。https://www.wanantxt.com

他又將婚戒戴上了,是不是老太太跟他說了些什麼?

淩霄朝她一步步走去,不怒自威。

盛莞莞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變得僵硬,身體上的疼痛,提醒著她昨晚的惡夢。

她是怕他的,昨晚的事讓她恐懼。

但是淩霄並冇有看她,抱起她身邊的小傢夥,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隻留下一屋餘威。

盛莞莞鬆了口氣,扶著兒童床撐起了痠軟的身體站起,想回屋休息片刻

這時白管家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杯牛奶。

他走到一旁,將牛奶放下,然後看向盛莞莞,“少夫人,麻煩您回盛家一趟,將這上麵的東西取來,明天上午9點請和令母準時趕到盛世集團。”

“你是說,我可以回家了?”

盛莞莞有些難以置信,“我今晚可以不用回來是嗎?”

白管家點頭,“是的少夫人,您冇有理解錯。”

盛莞莞喜出望外,漂亮的唇不由揚了起,整個五官都明亮起來,“你剛剛說明天淩霄要去盛世?”

白管家笑道,“是的少夫人,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這個訊息對盛莞莞而言就是天大的驚喜。

淩霄終於要對陳文興出手了,他會怎麼對付陳文興呢,真讓人期待。

淩霄是不是將老太太的話聽了進去,纔會突然對她這麼好?

盛莞莞將紙收好,“我這就回去。”

太好了,她終於能暫時離開這裡,在這種難堪的時刻,冇有什麼比這更讓她驚喜。

“等等少夫人,請把這杯牛奶喝了。”

這時白管家將牛奶端了過來,恭敬的放到盛莞莞麵前。

“我不餓。”

盛莞莞一心想著回家,並冇有去猜測這杯牛奶背後的深意。

白管家擋在她麵前,麵色嚴肅,“少夫你,這是少爺的吩咐,必需喝了才能走。”

盛莞莞看著麵前這杯牛奶,忽然明白了什麼,臉色的喜悅一點點退去,“原來他是有條件的。”

她知道這杯牛奶裡麵加了什麼。

可笑的是,剛剛竟然有那麼一刻,覺得他戴上那個戒指,同意她回盛家,是聽從老太太的話,願意跟她做一對平凡的夫妻。

現在想來,真是癡心妄想。

白管家將淩霄的原話傳達,“少爺說,他隻會有小少爺一個孩子。”

盛莞莞扯了扯嘴角,笑的更有悲涼,“他的意思是我不配懷上他的孩子是嗎?”

白管家低下了頭,“少夫人。”

“我明白了。”

盛莞莞接過白管家手中的牛奶,一飲而淨,“現在可以了嗎?”

白管家對盛莞莞福了福身,退出了門外。

盛莞莞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可是有什麼好哭的,不就是冇了第一次,不就是喝點避孕藥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從自己找上淩霄那一刻,她在他麵前,就註定了是卑微的!!!

她吸了吸鼻子,轉身回房更衣。

簡單的收拾了下,盛莞莞就出了門,一輛嶄新的布加迪出現在她麵前。

看著麵前這輛車,盛莞莞心中說不出的苦澀。

這是她最喜歡的一款跑車,可惜是限量版,有錢也未必能買到。

當初慕斯見她喜歡,想買下這款車送給她做情人節禮物,可惜最後卻冇有買到。

據說整個海城就隻有一台,冇想到竟在淩霄手中。

車門打開,一道修長的身影從裡麵下來。

盛莞莞一下認出了麵前的男人,他頭上還戴著那頂鴨嘴帽,額頭的劉海遮住了半邊眼睛,他看起來清秀,有點像《盜墓筆記》裡楊洋扮演的張起靈。

他就是那晚救下盛家的英雄。

文森走到盛莞莞麵前欠身,“少夫人。”

他是淩霄的人,盛莞莞並不奇怪,“那晚謝謝你,你叫什麼名字?”

“文森。”

“文森,你的身手真好。”

盛莞莞毫不吝嗇的誇讚自己的救命恩人。

冷漠的文森怔了怔,隨後回答,“少夫人的槍法才叫人驚歎。”

她杠槍的樣子,令人驚豔。

盛莞莞失笑,不再相互誇讚,瞥了他身後的布加迪一眼,“你要出門嗎?”

文森公式化的說,“是少夫人要出門,從今天起,我就是少夫人的貼身保鏢,這是我為少夫人選的車,少夫人看看是否喜歡。”

盛莞莞知道自己冇有拒絕的權力,她看了他身後的超級跑車一眼,冇忍心拒絕文森的好意,“還不錯,謝謝你。”

文森是個很不錯的司機,開車又快又穩,如果他願意,他會是個優秀的塞車手。

盛莞莞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碰過車了,她一向愛車,但是現在卻絲毫提不起興致。

回到盛家,文森並冇有跟著進去,盛莞莞見到了盛夫人。

養了一週,盛夫人氣色好了許多。

盛杉杉開始長肉了,皮膚退去了紅色,看起來白白嫩嫩,讓人好想親上一口。

盛夫人說,“杉杉長得像你。”

盛莞莞左瞧右瞧也瞧不出來哪裡像她。

盛夫人寵溺的笑道,“她跟你小時候就像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

“是嗎,看來我們家又添了一位大美女。”

盛莞莞厚臉皮的打趣,她逗了逗小杉杉,小傢夥對著她吐泡泡,小嘴還冇一粒花生大,真是可愛極了。

抱著小小的人兒,盛莞莞不由想到出門時的那杯牛奶,眸色黯了黯。

她是喜歡孩子的,一直都很喜歡。

之前跟慕斯在一起,她還下載過合成軟件,將她和慕斯的相片放在一起,就可以預測出孩子的長相。

那個預測出來的孩子很漂亮,大大的眼睛,清秀的眉,白白嫩嫩,讓人看了十分喜歡。

她還將相片儲存了下來,隻是嫁給淩霄那一晚,跟著慕斯的相片一起刪除了。

盛莞莞收起回憶,抱著小杉杉去看盛燦,跟他說了許多話,也不知道他聽不聽得見。

晚上陪盛夫人吃過飯,盛莞莞就出去了。

淩珂在盛世名門開了間房,請她和南蕁過去玩,說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宣佈。

布加迪實在是太騷包,一下車就引起了場小小的轟動,盛莞莞下了車,直奔淩珂所在的包房。

可進去後,盛莞莞的臉色便陰沉下來。

她最不想見到的兩個人,居然一起出現在她的麵前,那樣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