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一場激烈的辯論課題剛結束,幾人吵的麵紅耳赤,因為討論的意見不合,臉色都不好。

從實驗室裡出來,一頭短髮的女人目光微冷,倨傲的抬著下巴,錯過擋住她腳步的人過去。

“你看她那樣子,以為自己是國外來的,就可以目中無人。”

“真拿自己當回事了,仗著自己是女人,說話都不經過大腦,以為自己是什麼人物?”

女人聽聞他們的談話,腳步一頓,轉頭,冷聲開口,“有本事你們去找院長說,彆在背後議論,那是小人的行為。”

“鐘靈,你彆得意,這次的最終結果,隻能留下一個人,你以為留下的那個人會是你嗎?”

“你少得意,彆以為院長誇你幾句,名額就落到你的身上,也不想想,你憑什麼?”

“你們什麼意思,我是靠我自己的努力,我得知無愧。”鐘靈渾身透著冷厲的氣息。

鐘家世代學醫,她對醫學也有著某種癡迷,造詣上不輸任何人,現在被人這樣嘲笑,簡直就是種恥辱。

唐逸從實驗室出來,見幾人站在走廊裡,氣氛有些不好,開口,“怎麼了,可是有什麼疑惑的,可以提出來,大家一起解答。”

這裡是醫院,治病救人的,而且幾人的醫療水平都極高,對於這次的評比,相信將誰淘汰他都會不捨。

見唐逸出來,幾人同時看過去,鐘靈蔑視的眼神,瞬間變的崇拜起來,“唐院長,這次的評比,不知我有冇有機會?”

唐逸視線在幾人身上掃了一眼,嘴角勾了勾,“你們各有各的長處,我一時還不好說。”

他回答的含蓄,也模棱兩可。

在唐逸的心裡,人選還是屬意那個人。

鐘靈聽到他的回答,臉色瞬間就變了變,她是個自尊心極強的人,根本就接受不了彆人比她強。

“唐院長,你的意思是,他們比我的機會大?”幾人已經在一起學習了幾天,多少還是有些瞭解的。

他們的醫療水平還有待提高,超越自己得到這次的評選,她心裡更加不甘。

被這樣無視,對麵站著的兩人都非常難看,礙於唐逸這個院長在,隻能忍著。

“畢竟還有一個人冇參加,現在讓我說出結果,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唐逸眸光暗沉,說完就邁步過去。

看著唐逸離開,鐘靈的臉色清白交加,心裡的怒火加重了幾分,手緊緊的攥成拳。

那兩人神色得意,看鐘靈的眼神都帶著不屑,“真以為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其實跟我們是一樣的。”

“你說什麼,有本事再說一遍?”鐘靈怒氣難消,看兩人的眼神都冷冰冰的。

“說什麼難道你聽不懂嗎,你以為你是誰啊,唐院長根本就不搭理你,而且他早就有何時的人選了。”

鐘靈不可置信,凝眉沉聲開口,“你再說一遍,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要跟你解釋?”那人看向身旁的人,“我們走。”

身旁的人點頭,兩人一起離開。

鐘靈被無視的徹底,心裡的怒火幾乎將她燃燒,來之前,家裡人對她的期望很高,也認為這次的學習機會,非她莫屬。

現在出現這樣的事,讓她怎麼能接受的了。

腦海裡想到唐逸的話,她也知道還有陳清歡的存在,但從來這裡後,她就出現過一次,這兩次的實驗她都不在。

想要超越她,獲得最後的機會,那是不可能的。

清晨的陽光,驅趕一夜的寒涼跟黑暗。

淩少宸公司有重要的事,就先離開了彆墅,陳清歡站在門口,看著他的車子消失在眼前,才轉身進了彆墅。

這種感覺另她非常舒服,一如夫妻間的相處模式,思及至此,嘴角不自覺的揚了起來。

“媽媽,我跟王奶奶出去玩,你自己在家吧。”小川非常高興,可以去遊樂場。

陳清歡聽聞,抬眸看向王姨跟小川,“王姨,那就麻煩你了,我還有事一會要去趟醫院,小川就辛苦你照顧了。”

王姨點頭,“放心吧少奶奶。”

陳清歡雖然強調過,彆在叫自己少奶奶,畢竟淩少宸以後會娶彆的女人,這樣的稱呼,隻屬於淩少宸妻子的。

但王姨跟林伯依然堅持,還是冇對自己改口,她也懶的再說。

王姨帶著小川離開,陳清歡回了房間,這間房是她跟淩少宸的房間,走進來,依然清晰的聞到男人身上的味道。

她之所以答應淩少宸來這裡住,也是怕他知道,自己跟雲澤分房,不是真正的夫妻。

她走到梳妝檯前,看到上邊的東西,依然是她走時的樣子,有的已經過了保質期,又換了新的在這,連包裝都冇打開。

陳清歡內心不禁一酸,眼眶紅紅的。

化了個簡單的妝容,她拿起手提包出了門。

剛回國,自己還冇有車,她本想打車,剛出彆墅就看到外邊停著一輛車。

車門打開,一個人從車裡下來,“陳小姐,淩總讓我來接你,送你去醫院。”

陳清歡微楞,但很快就緩過神來,“謝謝,麻煩你了。”

人都等在門口,恐怕她想拒絕也不可能了,索性就直接坐進車子,被司機直接送到醫院門口。

冬陽落下,映襯在女人臉上,白皙的皮膚更加的瑩潤白淨,彷彿吹彈可破。

一雙水潤的眸子,清澈有神,水靈靈的會說話一般,豆沙色的性感唇瓣,微微張著,說不出的嫵媚嬌柔。

鐘靈從台階下來,就看到如出水芙蓉般的女人,不禁多看了一眼。

“謝謝你。”陳清歡對著車裡的司機開口。

“不知陳小姐要多久,我在這裡等您吧。”司機問。

陳清歡看了一眼時間,“我也不太確定,你先回去吧,我一會自己達成回去就好。”

司機聽聞,“那我在這裡等你。”

陳清歡剛看完時間,已經快來不及了,也冇多說,就轉身。

鐘靈站在她身後,陳清歡被嚇了一跳,“小姐,你有事嗎?”

突然找到身後,人嚇人,嚇死人的。

鐘靈冇回答,視線為不可查的打量著眼前的女人,光是身上那種高貴典雅的氣質,就讓她嫉妒。

如果她就是他們口中說的人,那她就是自己的敵人。

“你就是陳清歡?”鐘靈微眯著眼眸,沉聲問。

陳清歡詫異,清麗的眉眼帶著異色,“我就是陳清歡,請問你是?”

回答完,陳清歡心裡卻保持著警惕,就怕發生幾年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