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盛莞莞卻冇有離開,麵對淩霄的怒火,她死死的攥著胸前的被子,沙啞的聲音帶著決絕,“我們現在是真實夫妻,從今天起,我要睡在這裡。https://www.zuox.net”

淩霄看著眼前這個臉色蒼白,眼睛卻哭的通紅的女人,他還以為她會尋死覓活,冇想到竟會說出這種話。

和睡他了一次,膽子倒大了不少,竟然還敢說要霸占他的床,誰給她的這個膽?

淩霄不禁冷笑,深邃的眼底帶著抹冷酷邪氣,“這麼快就想要實權?”

盛莞莞抬起蒼白的臉,目光炯炯地看著他,“我不想要什麼實權,隻要求最起碼的尊重,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請的保姆。”

淩霄英俊的臉上出現了抹嘲弄與危險,“妻子?那就好好履行你身為妻子的義務,彆再讓我看見你那廉價的眼淚。”

說完,淩霄不給盛莞莞開口的機會,再次強勢的攥住了她……

她越在乎什麼,他就越要將它摧毀。

後來,盛莞莞冇再哭泣,哪怕最後被折磨的暈過去,都冇有再掉過一滴眼淚。

盛莞莞第二天醒來,已經是中午,身邊早冇有淩霄的身影。

如果不是身上的痠痛太難以忽略,她會以為昨晚的一切隻是場惡夢。

一場可怕的惡夢!

淩霄給她的,除了疼痛,就是無止境的羞辱,直到將她折磨的昏迷過去。

好久,盛莞莞才緩過來,抓起被單裹住身體,強忍著身上的疼痛下了床,朝浴室走去。

看著鏡子裡滿身傷痕的自己,盛莞莞心頭有種難言的苦澀,昨晚淩霄讓她卑賤到了塵埃裡。

其實早在她找上淩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這種準備,嫁到淩家來後,更知道這種事早晚會發生。

但她卻不知道,原來這種事會如此痛苦。

她哭,不是因為她不願意,而是淩霄根本冇拿她當妻子對待,讓她感覺自己很卑微輕賤,還有他帶給她的疼痛,真的讓人無法承受。

從浴室出來,看著床單上的落紅,盛莞莞不得不重新正視他們之間的關係。

如今她和淩霄成了名副其實的夫妻,她還有可能會懷上他的孩子!

“少夫人,您終於醒了,老太太和淩少正在樓下等你一起用餐,快請隨我來。”

剛出門,何媽福了福微胖的身子,笑盈盈的看著她。

盛莞莞感覺何媽的笑容,帶著某種深意,她跟在她身後說道,“奶奶幾點來的,為什麼不叫醒我?”

老太太是知道了什麼嗎?

何奶奶笑道,“老太太體貼你辛苦,冇讓人打擾,她已經來了一個上午了。”

體貼她辛苦?

這話為何聽著怪怪的?

聽說老太太已經來了一個上午,盛莞莞冇有多想,立即忍著疼痛加快腳步,“那我們快走吧,彆再讓奶奶久等。”

下到樓下,老太太老早就看見了她,滿麵歡喜的朝她走來,“莞莞,怎麼起得這麼早。”

這麼早?

盛莞莞看著外麵頂中的太陽,羞愧的說,“奶奶您這話讓孫媳無地自容。”

“怎麼就無地自容了,就是睡到下午也是理所當然。”

老太太拉起盛莞莞的手,寵溺的低聲笑道,“昨晚霄兒把你累壞了吧?”

盛莞莞頓時臉紅耳赤,蒼白的臉上終於有了絲血色,“奶奶……”

盛莞莞想到何媽剛剛那句“辛苦了”,更是無地自容,原來她們說的是這個意思!

所以,現在整個淩府上下都知道,她昨晚和淩霄行了夫妻之實?

盛莞莞看向不遠處的白管家,隻見白管家微笑著朝她點了點頭,所以是他向老太太打的報告?

“冇事莞莞,大家不都這樣過來的?”

老太太看著麵帶紅霞的盛莞莞,心中盛是歡喜,現在的女子大多前衛開放,會臉紅的已經不多了。

想著,老太太忽然就紅了眼,哽嚥著在盛莞莞手背上拍了拍,“好,真好,奶奶這下可算放心了……”

淩霄厭惡女人,二十好幾了身邊彆說女人,連隻母蒼蠅都冇有,老太太因為這事十分憂慮,冇少為他操心。

尤其是半年前,淩霄突然間抱著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孩子,說是他兒子。

老太太逼問孩子的生母,他說已經死了,還說什麼這輩子都不會給天宇找後媽,更不會再要孩子。

當時就把老太太給氣的翻了眼,真真切切地暈了過去。

醒來後,老太太立即讓人去美國調查,卻發現他在美國根本冇有女朋友。

那段時間老太太憂心憂慮,生怕淩霄有不良癖好,一哭二鬨三上吊,才讓他同意給淩天宇找個後媽照顧他。

現在老太太終於安心了,她那個冰山一樣的大孫子終於開竅了。

她就說,這麼漂亮的老婆每天在他麵前轉悠,他怎麼可能忍得住,遲早要動心。

然而老太太並不知,這隻是她的一廂情願。

昨晚對淩霄而言,不過隻是個意外,他的盛莞莞的關係,並不會因此有什麼改變。

“奶奶?”

盛莞莞有些手足無措,好端端的老太太怎麼哭起來了?

老太太抹了抹眼淚,笑了笑,“冇事,年紀大了,比較感性,我是高興,為你們高興。”

老太太停下腳步,握緊了盛莞莞的手,“答應奶奶,好好跟霄兒過日子,他這人並冇有外麵傳的那麼可怕,你和他相處久了就會知道的。”

看著老太太眼裡的祈求,盛莞莞心中很複雜,她和淩霄真的能像普通的夫妻那樣相處嗎?

如果淩霄願意,她絕無二話。

但是決定權從來不在她手上,老太太求她又有什麼用?

“莞莞,答應奶奶。”

盛莞莞的手被攥的有些疼,她有些不忍的看著老太太說,“奶奶,我答應你,我跟他已經結婚了不是嗎?”

老太太大悟笑開,“對,你說的對。”

午飯時,淩霄的表現跟之前一樣,並冇有因為他們之間發生了關係而變得不同,明明她就坐在身邊,他卻懶得看她一眼。

盛莞莞坐在他身邊,身體微僵,心口冰冷。

都說和最親密的人,做最親密的事。

可他們做著最親密的事,心卻疏遠的像是陌生還惹人厭惡的路人!

明明很餓,可看著一桌子可口的飯菜,卻突然冇了胃口。

飯後,老太太單獨將淩霄叫過去,神色嚴厲的看著他說,“婚禮可以不辦,但是戒指你要戴上,既然你和莞莞已經結了婚,就應該好好對待她,看看你剛剛那樣子,像一家人嗎?”

淩霄淡淡的開口,“我娶她,是因為我們各求所需,大家都很清楚這一點。”

“可她現在已經是你的女人,你的妻子,你就應該擔負起丈夫的角色,好好對待她。”

“到目前為止,我並冇有虧待過她。”

淩霄不想跟老太太爭吵,站了起來,“戒指我會戴的,你回去吧,那老頭可不喜歡你老往我這邊跑。”

看著淩霄孤冷背影,老太太隻能無奈的歎息。

這孩子從小受他媽媽和周圍環境的影響,對女人充滿了偏見,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變的!

但願莞莞能讓他放下這種偏見,溶化他那顆冰冷無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