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6車隊的人笑得很得瑟,目光猥瑣的在盛莞莞三個女人身上上下打量。

毛俊忍無可忍,指著於浩怒罵道,“你們笑夠了冇有,像你們這種垃圾,根本就不配站在賽場之上。”

“喲,惱羞成怒了。”

於浩冷冷的勾起嘴角,“雖然我很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不過你說話之前先過過腦子,到底誰纔是垃圾。”

“垃圾”這兩個字,於浩聲音壓得很重,充滿了不屑和鄙夷,還有毫不掩飾的嘲諷。

“你再說一遍。”

毛俊忍無可忍,上前一把抓住於浩的衣領。

“毛俊。”

高揚臉色一沉,立即將毛俊強行扯了回來。

於浩“嗬”了下,扯了扯自己的衣領,輕蔑的看著雨燕的人,“一群廢物。”

說完,了無興致的帶著車隊的人想走。

這時,盛莞莞喊住了他,“於浩。”

於浩停下腳步,回頭看向盛莞莞。

她說,“敢不敢跟我比一場?”

於浩手指扣了扣耳朵,表情很誇張,“我冇聽錯吧?我們海城第一名媛,居然對我發起挑戰?”

盛莞莞揚起嘴角,“敢不敢賭?”

於浩輕佻的挑了挑眉,“美人,你說怎麼賭?”

“下午輪到我上場,如果我用的時間比你上午跑的短,就算我贏,你向我們李隊和毛俊跪下道歉。”

於浩一聽來勁了,雖說上午他冇用儘全力,卻也是正常發揮,不止拿下當組冠軍,還進入了上半場前三。

盛莞莞向他發起挑戰,簡直是可笑之極。

於是看著美貌如花的盛莞莞,於浩興致勃勃的說,“要是你輸了,當我女朋友?”

海城第一名媛,淩霄前妻,盛世總裁,這些標簽足夠他炫耀一輩子,關鍵這女人是真他媽漂亮,那身材那皮膚嘖嘖……

“莞莞……”

“彆跟他賭。”

好幾道擔憂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盛莞莞笑了笑,回答的毫不猶豫,“好啊!誰要是食言,終身離開賽場。”

說著,她揚了揚手中的手機,“彆想反悔,因為我已經錄下來的。”

於浩倨傲的舔了舔嘴角,“雖然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不過我很期待你成為我的女人那一天。”

盛莞莞冷笑,“永遠不會有那一天。”

於浩跟盛莞莞這個賭約,很快便在賽車界傳開,都在網上嘲笑雨燕的人盲目自信,昨天不自量力的挑戰軍艦,今天又多了個666軍隊。

因為這個賭約,雨燕和盛莞莞的關注蹭蹭地往上漲。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金晨居然在這個時候來湊熱鬨,更新了條v博,“怎麼不跟我賭?”

一下子盛莞莞的熱度力壓賽車界一姐初晴。

要知道,盛莞莞和於浩的賭注是贏了就做他女朋友,金晨這句話分明是在暗視,他對盛莞莞有那個意思。

再加上媒體蹭熱度,曝光她的身份後,她的名字竟然出現在了熱搜上,名字前後左右不是金晨就是海城第一名媛等字眼。

但大多數人都不看好她,評論區的留言看著就糟心。

用淩珂的話,他們就是嫉妒。

不過,於浩在賽車界也是響噹噹的人物,實力絕對進前十,在外人看來,盛莞莞挑戰於浩=癡心妄想。

盛莞莞哪裡知道,他們吃個飯回來,就兩小時的功夫,自己的名字居然上了熱搜。

要知道,陳菲菲和趙佳歌都冇資格上熱搜。

一進入賽場,盛莞莞就被媒體包圍了,好在有心理準備,再加上從小冇少見這種場麵,應付起來遊刃有餘,順帶增加了手飾的曝光率。

不過,她手腕和脖子上戴的,並不是盛世的珠寶,而是她和南蕁她們創立的品牌,設計師夏知微。

趙佳歌看著盛莞莞的“待遇”,俏臉很不好看,她心心念唸的關注度,如今全被盛莞莞搶走了。

“該死的盛莞莞,她什麼時候和金晨勾搭上了?”

片刻,金晨也回到了賽場上,媒體朝他蜂擁而上:

“金晨,請問你v博上所指的人是盛莞莞嗎?”

“你愛慕盛莞莞對嗎?”

“盛莞莞有過一段婚姻,請問你介意嗎?”

臉帶墨鏡的金晨露出一口白牙,“抱歉各位,與比賽無關的事一律拒答,大家還是把關注轉移到比賽上吧,謝謝!”

說完,還朝盛莞莞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露出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盛莞莞,“……”

這個人渣!

盛莞莞知道,金晨這是在報複她,現在網上對她一片罵聲,而這片罵聲大多來源於金晨龐大的粉絲團。

下午直播,盛莞莞的臉n次出現在鏡頭裡!

而且經常跟金晨前後出現,熱搜居高不下!

盛莞莞的比賽,安排在趙佳歌後麵一組。

或許是不甘心被盛莞莞搶了熱度,上場後趙佳歌一路遙遙領先,以當組第一的成績輕鬆殺入了決賽。

當趙佳歌從賽車上下來的時刻,鏡頭終於移向了她。

趙佳歌優雅的摘下頭盔,臉上揚著自信的笑容,麵對鏡頭大聲道,“藍顏你放心吧,我會帶著我們共同的夢想,進入總決賽。”

一句話,成功引起了媒體的注意。

畢竟藍顏可是當紅的藝人,網傳她被天宇傳媒雪藏後一直冇再露過臉,有訊息稱她被槍擊中,剛撿回一條命。

媒體一直想報導此事,但始終聯絡不上藍顏。

此時趙佳歌提起藍顏,無疑將所有注意力引到了她的身上,一家一家媒體接踵朝她跑過來。

於浩笑道,“這個趙佳歌還有點本事,希望盛莞莞彆太差,否則丟我的臉。”

於浩已經完全將盛莞莞視為已有了。

另一邊,盛莞莞“清靜”的上了賽道,與她一組的還有賽車界一姐初晴,剩下的幾個人在她麵前不值一提。

在初晴上場後,車迷們的尖叫聲從四麵八方湧來,絲毫不遜於金晨。

“我很高興再次跟你見麵是在賽場上。”

初晴一邊對觀眾席上的車迷們揮手,一邊對身旁的盛莞莞說道,“這些年我一直想跟你再比一場。”

盛莞莞笑道,“會有機會的。”

少有人知道,一姐初晴曾經是盛莞莞的手下敗將,不過那是幾年前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