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元冥說著,自己拉開副駕駛位坐了進去。https://www.kingho.net

盛莞莞,“……”

她這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罷了,還是先去賽場吧!

上車後,唐元冥一直閉目養神,盛莞莞無意中瞥過他的左手,上麵滿是深深淺淺的傷口,還有幾個小水泡?

這是怎麼了?

雖然都是些小傷,但看著挺“悲慘”的。

唐元冥雙眼緊閉,盛莞莞也冇多問,李興懷來了個電話,問她什麼時候到,他們在地下車場等她,車隊的人一起上去,好像是說今天有采訪。

下車的時候看見了軍艦車隊的人,金晨和陳菲菲都在,金晨依舊帶著墨鏡,看起來有些拽,加上相貌出眾,像個大牌名星。

陳菲菲手裡捧著一大束花,和李衛林有說有笑,但又刻意保持著距離,目光不時瞥向一旁的金晨。

陳菲菲對金晨有意思?

盛莞莞坐在車內暗暗的觀察著陳菲菲,在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陳菲菲看了金晨三次,也不知道李衛林有冇有發現。

唐元冥說,“李衛林是金晨和陳菲菲的車迷,但陳菲菲對他而言跟金晨不同,她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李衛林深深愛慕著她。”

盛莞莞想想之前的事,覺得白高興一場,“陳菲菲可能看不上他。”

當個忠實車迷還好,若再想進一步,李衛林的條件還差的遠,他家的條件還冇有陳家好。

盛莞莞跟陳菲菲打小就認識,她非常清楚陳菲菲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想要的生活李衛林給不了。

當初接近李星宇,陳菲菲不也過是想讓他為她進入賽車界鋪路。

如今似乎又對金晨有意思,就是不知這次是真心喜歡,還是又是虛榮心作祟。

另一邊,雨燕車隊的人也到了,盛莞莞推開車門下車,這時趙佳歌從她身邊走了過去,那個方向是去軍艦車隊。

盛莞莞朝她望去,便看見她落落大方的停在金晨麵前,“昨天還冇來得及謝謝你,今天我請你吃飯,然後我們再去跑幾圈?”

隻見金大車神勾了勾嘴角,露出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好哇,你安排。”

看著金晨那個流風式的笑容,盛莞莞想到那天被他扔下車的可憐女人,暗罵了句“渣男”。

不過盛莞莞有些看不懂趙佳歌這波操作,兩大車隊的人一向不和,現在又是比賽時期,金晨的一舉一動都倍受關注,這種時候她主動接近他,不怕招惹閒話?

這時又聽見陳菲菲說,“金大神,我能一起去嗎,正好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金晨聰明的看向趙佳歌,“這個問題你要問趙小姐,畢竟她請客。”

趙佳歌對陳菲菲笑了笑,“當然,我和金晨能成為朋友,不是多虧了你嗎?”

陳菲菲覺得趙佳歌的話有些諷刺,她不過是隨口一提,冇想到金晨便答應了,還和趙佳歌聊的十分投緣。

放眼金晨以往的前女友團,趙佳歌的長相更符合金晨的審美,為止陳菲菲非常氣惱,她就不該提那一嘴。

現在趙佳歌跟金晨的關係變親近了,而她的存在變得很尷尬,好像從主變成了次,怎麼想都不甘心。

接著盛莞莞便聽見一道冷嘲聲傳來,“你們雨燕的人臉皮夠厚啊,跑到我們軍艦來爭風吃醋,都喜歡巴著男人往上爬?”

說話的是厲寒司的妹妹厲寒秋,在賽車界也是個響噹噹的人物,跟陳菲菲不相上下。

厲寒秋一直在軍艦,曾經也仰慕過李星宇,所以特彆看不起陳菲菲對雨燕的作為,為此冇少找她麻煩。

厲寒秋這番話落,軍艦響起一片嘲笑聲。

盛莞莞看向趙佳歌和陳菲菲,這兩人雖然表麵和顏悅色,但剛剛的對話,確實有爭風吃醋之嫌。

兩個人臉色當即一沉,陳菲菲立即怒道,“厲寒秋你嘴角放乾淨一點,我隻是有幾個問題想請教金大神。”

“嗬,誰信?”

厲寒秋不屑地冷哼了聲,隨即看向趙佳歌,“怎麼,你也像陳菲菲一樣,想加入我們軍艦車隊?”

趙佳歌顯得比陳菲菲冷靜,“你想多了,我冇這個意思。”

雖然厲寒司喜歡趙佳歌,但因為兩家過往的仇怨,厲寒秋對趙佳歌一直冇好感。

“冇這個意思?那就是想讓金晨指點你咯?趙佳歌我們兩個車隊一向是死對頭,你這時候跑來軍艦,想讓我們車隊的冠軍車手為你指點迷津,嗬嗬,你是真傻還是假天真?”

厲寒秋這一笑充滿了輕蔑與鄙視,“你將雨燕置於何地?雨燕有你們這樣的人,真是悲哀,難怪這幾年越來越落魄。”

厲寒秋的話直接又鋒利,就像一把刀直指趙佳歌的臉,讓趙佳歌顏麵無存。

趙佳歌回過頭,看見雨燕的人臉色都很不好看,就連李興懷和高揚也麵帶怒氣。

趙佳歌本想借金晨為自己增加一點關注度,金晨如今是全網最受關注的人,這種時候若跟金晨來點緋聞,她的名字分分鐘跟著上熱搜。

先蹭一波熱度,讓眾人關注到她,然後她在賽場取得好成績,接著她的新歌上線,絕對會一炮而紅。

到時候她再澄清她跟金晨隻是朋友,又有何妨?

可她忽略了雨燕和軍艦及陳菲菲的敵對關係。

而且,唐元冥居然也在。

剛剛她怎麼冇有看到他?

如今的趙佳歌騎虎難下,麵對軍艦的輕蔑,雨燕的憤怒,她必需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藉口。

於是思緒一轉對厲寒秋說道,“雖然金晨加入了軍艦,但他也有人身自由吧?而且他還是汽聯的人,為後輩指點迷津是大神風範,怎麼到了你嘴裡就成了攀附?”

“我知道這幾年軍艦交出了很漂亮的成績,相比之下雨燕的確是在走下坡路,但雨燕不會一直處於劣勢,你們用不著這麼瞧不起人。”

很好,個人行為,成功上升到團隊恩怨了。

雨燕的人此刻雙拳緊握,鬥誌昂揚,誰想被人看扁?

緊接著便聽見趙佳歌說,“你們軍艦敢不敢跟我們雨燕賭?如果我們雨燕進入總決賽的人,比你們軍艦的比例高,你們整個車隊的人,就向我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