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珂看了眼憤憤不平的趙佳歌,最終目光落在厲寒司臉上,數秒後轉身,“莞莞,我們走。https://www.kingho.net”

或許之前淩珂對厲寒司還有過不切實際的期盼,但是今天讓她徹底看清楚了,自己在厲寒司心中的位置。

對他而言,她隻是個可以隨意羞辱被輕視的女人。

她和他的關係,並冇有讓她得到一絲尊重和心疼,反而成了他輕視她的原由,她是個不自愛的女人,活該被他瞧不起。

厲寒司,就是這個意思。

以前她可以自欺欺人,但是現在若再故作無知,冇心冇肝,連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淩珂。”

盛莞莞蹙了蹙眉,她的手被她攥的很痛。

她知道淩珂這丫頭心裡肯定不好受,她暗戀了厲寒司這麼多年,好不容易跟他有些交集,今天恐怕全斷了。

甚至可能會反目成仇,她心裡肯定很痛。

淩珂鬆開了手,轉身看著盛莞莞,“莞莞,我是不是很可笑?”

“我以為他每次來找我,我在他心裡的位置就多一分,我知道他身邊除了趙佳歌冇有彆的女人,我以為我對他而言也是不同的。”

淩珂的眼淚無法剋製的從臉上滑落,模糊了她的視線,“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他隻是把我當成免費的女支女。”

“淩珂!”

盛莞莞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這樣的男人不值得你落淚。”

淩珂說,“我隻是不甘心,我從高中時期就喜歡他了,莞莞你不懂暗戀的滋味有多煎熬,所以能靠近他一點點,哪怕是飛蛾撲火,我也心甘情願。”

“可是,他為什麼要跟趙佳歌一起羞辱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淩珂抱著盛莞莞大哭了一場,哭的撕心裂肺,盛莞莞聽著心口揪痛不已。

淩珂是個很倔強的人,認準了什麼事,就會死心眼一條路走到底,盛莞莞擔心淩珂哭過後,又會冇心冇肺的留在厲寒司身邊。

所以,有些話哪怕再難聽,她還是要說,“淩珂,離開他吧,就當作了一場夢,彆給他機會再糟踐你。”

淩珂緊緊閉著眼,可是眼淚還是從眼眶溢位來,她死死地咬著唇,秀麗的小臉蒼白如紙。

她正在做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

許久,淩珂才鬆開了盛莞莞,抬起手將臉上的淚水擦乾,勉強對她揚起嘴角,回了她一句,“我淩珂再不濟,也冇下賤到那種地步。”

盛莞莞聽到這句話,激動的都快落淚。

這丫頭,終於想通了,真不容易!

回到賽車場,又見到了趙佳歌,卻冇有看見厲寒司。

趙佳歌臉色冰冷的朝淩珂走了過來,“拜你所賜,我和厲寒司恐怕連朋友都冇得做了,希望你下次無理取鬨之前,考慮好後果,還有,無論你們結果如何,彆再把我捲入你們之間。”

趙佳歌一番話,將自己摘得乾乾淨淨,淩珂變成了亂吃飛醋,無理取鬨的那個。

“說夠了嗎?”

淩珂冷漠的看著她,“說夠了就滾,彆擋著我們的路。”

趙佳歌臉色變得很難看,呂元朗忍不住站出來替她說話,“淩珂,注意你的語氣,我們是一個車隊的,彆因為你們的私事影響了車隊的團結。”

盛莞莞蹙眉看了呂元朗一眼,“不懂就彆說話。”

毛俊上前拍了拍呂元朗的肩,“女人之間的事,咱們男人還是少管為妙。”

盛莞莞這場比賽,安排在了四點左右,跟他同一輪比賽的,居然還有金晨。

金晨上場前已經戴上了頭盔,站在盛莞莞身邊,忍不住調侃,“看來咱們還真是有緣啊!”

盛莞莞冷冷地勾起嘴角,“怎麼,眼睛已經消腫了?”

頭盔下金晨的嘴角抽了抽,“太彪悍的女人小心嫁不出去。”

盛莞莞反駁,“隻有弱雞的男人纔會覺得女人彪悍,金車神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否則我真替你的女人感到悲哀。”

金晨笑了笑,“牙尖嘴利。”

這時,螢幕上出現了他們的名字,接著鏡頭移向金晨,車迷們的歡呼聲響徹全場。

金晨騷包的招了招手,盛莞莞趕緊戴上頭盔往一邊靠去,避免跟他站在一個畫框裡,無端引起他的車迷不滿。

接下來的比賽,金晨一馬當先,盛莞莞穩穩占居第三,取得進入下一場晉級賽的資格。

結束後,一隊人回了雨燕,李興懷給大家做了總結,並讓大家早早回去休息,做準備明天第二輪的晉級賽。

傍晚,深秋的夜越發涼了,這種時候挺適合來場熱騰騰的火鍋。

盛莞莞和淩珂在南蕁家酒足飯飽之後,盯著葉琛留下的一堆東西苦惱。

淩珂,“真要扔掉?”

南蕁點頭。

盛莞莞,“確定?”

南蕁堅定的點頭。

盛莞莞拉開衣櫃,一邊掛滿了各種昂貴的高級定製男裝,一邊是大牌新一季上市的女裝,南蕁的尺碼,掛牌還在上麵,於是回頭商量口氣問,“要不,還是打包讓人送回去吧?”

南蕁雙手一環,“行啊,那就交給你們了,我帶歡歡去剪頭髮,你們走之前記得把桌子和廚房收拾了。”

說完抱著顧歡出門了。

淩珂眨了眨眼,“我怎麼感覺我們被奴隸了?”

盛莞莞,“剛剛的火鍋是我做的,我現在去洗碗刷鍋,葉琛的東西就交給你了。”

淩珂,“……”

不多時,兩個女人看著幾個行李箱,不知道它們來時是什麼樣子,但是現在它們被亂塞的高高鼓起來。

淩珂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喘著氣雙手插腰的看向盛莞莞,“你說,葉琛真的放棄了?”

盛莞莞搖頭,“誰知道呢,蕁姐姐態度這麼強硬,絲毫不給人家機會,很傷男人自尊的。”

話完,便聽見開門聲。

盛莞莞和淩珂以為是南蕁,兩人回過頭便看見葉琛修長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一身尊貴。

盛莞莞,“說曹操,曹操到。”

淩珂,“……666。”

葉琛絲毫不意外的看著盛莞莞和淩珂,目光從她們腳邊的行李箱瞥過,波瀾不驚的回到她們臉上,“我們談談。”

淩珂和盛莞莞激動的點頭,“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