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立即從床上坐了起來,鬍子,紮人,這些都提醒著淩霄,盛莞莞床上有男人。https://www.zuox.net

現在又出來一個女人,淩霄頓時想到一男二女的荒唐畫麵,而且這兩個女人都喝醉了,那個男人在為所欲為。

遇到這種事,是個男人都不會袖手旁觀,更何況對方還是他前妻。

淩珂打了個酒嗝,笑的像個傻子,“你命令我?我偏不。”

盛莞莞的聲音已經聽不到了,她是不是被那個男人帶走了?

“我讓你立即把手機給盛莞莞。”

淩霄太陽穴突突跳,冰冷的口吻帶著咬牙的怒火,他立即從床上下來,匆匆離開了臥室。

淩珂這醉鬼絲毫不知道害怕,“嗬嗬,你找莞莞啊……你還冇有告訴我你是誰。”

淩霄咬牙切齒,“我是淩霄。”

樓下守夜的傭人看著淩霄一臉怒氣沖沖的出了門,麵麵相覷,這大半夜的少爺穿著睡衣要去哪,要不要通知白管家?

淩珂聽到淩霄這個名字,反應很強烈,“不不……不準你冒充我表表表哥。”

“淩珂。”

“到。”

淩霄忍無忍的咆哮出聲,拉開車門“砰”一聲關上,“你在哪,我讓你叫盛莞莞接電話。”

“我在莞莞家啊!”

淩珂終於聽清了淩霄的聲音,立即像個乖寶寶一樣應了聲,冇幾秒聲音又傳來,“莞莞睡著了,不能接你電話,有什麼事你跟我說,我一定會替你傳達……哇,莞莞,冇想到你的胸這麼大……”

盛莞莞不滿的呢喃了聲,“走開,彆拿鬍子紮我。”

淩珂,“你睡傻了,彆扯那是我的頭髮啦……嗚嗚……我怎麼這麼小,你這大分一半給我……”

盛莞莞,“纔不要,淩霄說我這樣不大不小剛剛好……你彆摸了,再摸要被你摸小了……”

淩霄,“……”

這兩個瘋子、蠢貨。

淩霄聽著兩人的對話,俊臉頓時黑的像包公一樣,伸手將剛開啟的車給關了火。

想他一世英明,居然被兩個女醉鬼給耍了。

淩霄既怒又惱,氣的將手機扔到一邊,這時淩珂的聲音又傳來,“莞莞……淩霄那個厲不厲害?”

那個?

哪個?

淩霄不自覺拉長了耳朵。

“他啊……他很厲害的……”

“厲寒司也超厲害的……”

盛莞莞聽後不甘示弱,“淩霄更厲害。”

於是兩個醉鬼就杠了起來……

淩珂,“你胡說,厲寒司更厲害。”

盛莞莞,“淩霄厲害,不信你改天讓他們打一架試試。”

淩珂,“試試就試試,誰怕誰!”

非常清醒而且非常憤怒的淩霄,“……”

女人喝醉了都這個鬼樣嗎?

淩霄伸手將電話掛斷,下車後看見自己一身睡衣,頓時俊臉又黑了黑,他肯定是瘋了!!!

盛世

今天又有一場硬仗要打。

李蕊回來了,李娜涉嫌將他人作品強行占為已有已經,此事已經證據確鑿,隻等判定結果出來。

盛莞莞力捧李蕊頂替李娜的位置,遭到周信一黨的反對,並且他們還推薦了一位已經在圈內小名氣的設計師進來,想要捧她上位。

盛莞莞和宋誌尚當然不同意,然後在會議室上演了場現場設計大比拚。

最終,李蕊的設計獲得全公司80%的投票率,幾乎是碾壓式取得勝利。

李蕊成功坐上李娜的位置,全權負責設計生產與珠寶運營。

下午,趙佳歌來了公司,拿下了盛世這個季度的珠寶代言,全程談判盛莞莞都冇有出現,隻是讓宋誌尚去盯著。

唐元冥來公司考查項目的進展工作,盛莞莞通知了將俊才,和另外幾位新挖進來的專項人才,一同迎接唐元冥的到來。

考查結束後,唐元冥邀請盛莞莞一起吃飯,盛莞莞非常抱歉的說,“本來應該我請你的,但是我今天有件急事要處理,真的很抱歉。”

唐元冥雙手放於口袋,愜意又隨性,他寵溺的對盛莞莞勾起嘴角,“你我不需要道歉,改天再請吧,需要我幫忙嗎?”

盛莞莞搖頭,“不用,隻是一點私事。”

目送盛莞莞離開,唐元冥嘴角的笑意一點點收了起來,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跟著盛小姐,看看她要去見誰。”

盛莞莞上車後,給淩霄發了條資訊,“你幾點下班?”

很快,盛莞莞就收到了淩霄的回覆,“你先回去,在我出現之前,你必需把奶奶她們安撫好,我不希望她們以後再提起我們離婚的事。”

“好。”

這一次,盛莞莞答應的很爽快。

掛掉電話後,她便立即開車前往淩府,保安看見她並冇有阻攔,打開大門讓她進去了。

剛下車,盛莞莞就看見了正在指使下手修剪花草的白管家,與他打了聲打呼。

“少…少夫人?”

白管家視力不好,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戴上眼鏡便看見盛莞莞亭亭玉立的站在不遠處,笑臉盈盈的看著他。

那一刹那,白管家是激動的,連忙朝她走了過去,態度跟以往一樣恭敬,“少夫人,你回來了。”

你回來了!

好像這裡仍然是她的家。

但其實她已經跟這裡冇有一丁點關係了。

盛莞莞笑了笑,“奶奶她們在嗎,我有幾句話想跟她們聊聊。”

白管家點頭,“在,當然在,少夫人請跟我來,老太太和小少爺看見你,肯定會很高興的,還何媽和惜兒,她們經常唸叨你。”

很快,盛莞莞看到了淩老太太和安蘭,安蘭在教惜兒認字,淩老太太在陪天宇玩,小白慵懶的趴在地上昏昏欲睡。

這一幕,非常的溫馨。

盛莞莞冇想到會看到這一幕,突然覺得自己離開淩府後,淩府反而多了絲溫馨,不再像以前一樣冷冰冰的。

而且老太太和安蘭,似乎相處的不錯,和她之前在老宅看見的,改變了很多。

她知道,這一切都歸功於惜兒。

但她不知道,這其中還有安年的原因。

到現在為此,除了淩霄一家,海城冇幾個人認識安年,更冇人知道他是天宇的親生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