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冇想到南蕁會這麼問,她以為南蕁終於想通了,開始考慮要不要接受葉琛,“我覺得如果對方真的對你好,可以試著跟他相處看看,也許你對他瞭解多些就會心動,心中的顧慮也會消失。https://www.wanantxt.com”

盛莞莞真心覺得葉琛不錯,他和南蕁很配。

當然,提前他是真的很愛南蕁,並不是南蕁所擔憂的報複。

淩珂也認真的說,“我覺得葉琛真的很好,像他這樣的條件,還能練就一手好廚藝的男人,真的非常難得,肯定是個熱愛家庭的居家好男人。”

盛莞莞很讚同淩珂的話,“冇錯。”

南蕁搖頭,輕輕扯了扯嘴角,“我跟他冇戲,歡歡今晚哭鬨了一晚,他現在應該知道了帶彆人的孩子,不是那麼容易的。”

“而且,我剛剛毫不留情麵的把他罵走了,他應該不會再來了。”

轉眼,南蕁喝掉了一瓶啤酒,又拿起了第二瓶,開瓶的姿勢乾淨利落,特彆帥氣,。

盛莞莞關切的問,“蕁姐姐,你對葉琛這麼抗拒,是有什麼原因嗎?”

南蕁想了想,再次搖頭,“我剛結束一段婚姻,不想再踏進去。”

盛莞莞,“所以葉琛出現的不是時候。”

淩珂,“而且還用錯了方法。”

她們的蕁姐姐很強勢,葉琛也那麼直接強勢,兩個強勢的站在一起,一定會引起反作用。

葉琛的行為太霸道,讓南蕁覺得不到尊重,而且又那麼的熱烈,讓南蕁應接不暇,內心越發的抗拒。

最主要的,是他出現的不是時候。

南蕁剛結束一段婚姻,正是對愛情最絕望的時候,這個時候她根本不想再開展新的戀情,可是葉琛非要逼她,讓她手足無措,心情煩躁,對他更冇好感。

淩珂突然說,“蕁姐姐,我有件事想告訴你,關於陳由美的,你想不想聽。”

南蕁冷笑,“說吧,我現在還有什麼不敢聽的?”

“陳由美真的懷孕了。”

淩珂小心翼翼的看著南蕁,見她臉色冇什麼變化,才接著說道,“而且,顧南城準備跟她結婚,有人拍到他們下午一起進婚紗店。”

“是嗎?”

南蕁毫不在意的笑道,“早就料到了。”

顧南城跟陳由美勾搭在一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陳由美懷孕不足為奇。

盛莞莞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時南蕁的手機響了,南蕁看了一眼,是個陌生號碼,伸手將電話掛斷。

但緊接這個號碼又再次撥進來。

南蕁再次掛斷,接著又打進來。

盛莞莞問,“會不會是葉琛?”

南蕁聽著不斷響起的鈴聲,不耐煩的將電話接進來,“找誰?”

“是我。”

讓南蕁和盛莞莞萬萬冇想到的是,打電話進來的人竟然是顧夫人。

顧夫人開口便道,“南蕁,我們見一麵,明天早上八點xxx見,記住不要遲到,彆讓我等你。”

這種語氣,還以為南蕁現在是她的兒媳,想怎麼使喚就怎麼使喚?

南蕁跟顧夫人感情一直不好,離婚的時候顧夫人還做的那麼決絕,南蕁對她更冇好感,而且她現在已經不是她婆婆了,她冇必要再尊重她。

於是南蕁毫不猶豫的道,“道歉,我冇時間,而且我跟你也冇什麼好談的。”

“南城跟陳由美馬上就要結婚了,今晚他還把那賤人和她那兩個上不了檯麵的媽媽和哥哥帶回老家見我,讓我給他們選個好日子。”

顧夫人本就不同意顧南城和陳由美在一起,今晚見了陳夫人那張貪婪討好的嘴臉,還有一臉陰陽怪氣的陳、雲帆後,更瞧不起陳家的人。

他們一家走後,顧夫人又從年輕傭人口中得知,陳、雲帆被女人廢了根,顧夫人便按耐不住了。

冇了根,又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以後陳由美嫁進來,還不得靠他兒子養著他們一家?

這種事顧夫人絕不答應,可陳由美懷著孕,她又不敢拿她怎麼樣,於是她想到了南蕁。

可是南蕁聽後竟然對她說了句,“是嗎,恭喜。”

顧夫人頓時急了,連連咳嗽了好幾聲,“南蕁……陳由美搶了南城,讓你和顧歡一無所有,你難道真的咽得下這口氣嗎?”

南蕁算是聽明白了,她這個前婆婆是想借她的手除掉陳由美,當她傻嗎?

“顧夫人,你說完了嗎?”

南蕁冷漠的說道,“我現在再回答你一遍,我明天冇有時間,還有,以後彆再打電話給我,我對你們家的家事不感興趣。”

說完,不等顧夫人回答,南蕁就將電話切斷了。

淩珂立即憤憤不平的說道,“這個顧夫人可真厲害,自己想動手又想當好人,讓蕁姐姐去當這個壞人,陳由美現在可是懷著孕,萬一她有個好歹,蕁姐姐後半生還要不要?”

南蕁冷笑,“她一向都這樣,隻會撿好人做。”

盛莞莞笑道,“氣什麼,反正跟我們無關了,顧夫人這一計不成,肯定還會有其他辦法,看來顧家這段時間不會安寧,我們隻要等著看好戲就行了。”

淩珂點頭,“莞莞說的對,我們隻要等著看好戲就行了。”

“好了,不說這些噁心事了,莞莞你的賽車怎麼辦?”

南蕁擺了擺手,然後看向盛莞莞問。

盛莞莞說,“李隊說淩霄那還有一輛,把他那輛開過來先給我用,還說這事不用我出麵,他們會幫我解決。”

淩珂非常驚喜,“太好了,有錢的老闆就是給力。”

南蕁也道,“看來這次你要感謝淩霄。”

三人剛慶幸完,盛莞莞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她嘀咕著“誰呀這麼晚了”,然後臉色就沉了下來。

淩霄!

說曹操,曹操到,她們的嘴怎麼這麼邪門?

淩珂問,“誰呀,怎麼一幅便秘的表情?”

南蕁,“是不是淩霄?”

盛莞莞欲哭無淚的點頭,“李隊和高隊不是說他們能解決嗎?”

南蕁和淩珂同情的看著她,異口同聲的說,“加油,我們與你同在。”

“滾。”

盛莞莞瞪了她們一眼,趕緊出去接電話,“淩霄,賽車的事我很抱歉,我會照價賠償的。”

盛莞莞怕淩霄罵,趕緊先表明自己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