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去哪?”

上車後,淩珂直接攤在車椅上,又累又氣餒,看了趙佳歌的車速,感覺這一天都白練了。https://www.zuox.net

“去接蕁姐姐。”

盛莞莞往後視鏡看了一眼,對淩珂提醒,“有人跟蹤我們。”

淩珂看見一輛標有雨燕車隊標記的賽車跟在他們車後,立即握住扶手,“肯定是趙佳歌和藍顏這兩個女人,她們總想知道你真正的實力,甩掉她們。”

“你被氣傻了?在這種路上飆車,你駕駛證不想要了,參賽資格不想要了?”

淩珂咬唇,“靠,差點被她們給陰了,那現在怎麼辦,任由她們一路跟著?”

盛莞莞風輕雲淡,“她們想跟就讓她們跟著,一會兒讓蕁姐姐開車甩掉她們。”

淩珂奸笑起來,衝盛莞莞豎起根大拇指,“高。”

盛家

此刻的南蕁正在滿屋找女兒。

最後在視窗看見樓下停著一輛跑車,而葉琛正抱著顧歡站在車前,一派優雅的對南蕁擺了擺手。

“葉琛,你個混蛋。”

南蕁頓時氣急敗壞的大喊,“你要是敢帶走歡歡,老孃跟你冇完。”

在南蕁的怒吼之中,葉琛彎腰坐進了車裡,“砰”地一聲甩上車門,車“嗚”地走了。

全程被無視的南蕁氣的咬牙切齒,立即給葉琛打電話,剛響幾聲就被葉琛給掛了。

隨後南蕁收到了他發過來的資訊,“想見歡歡就回家。”

“啊……葉賤人,你個混蛋。”

南蕁氣的差點把手機給砸了。

吼完後立即就開始收拾東西,可是漸漸的她停了下來。

葉琛知道她的軟肋,所以每每激得她像隻無頭蒼蠅,隻能被他牽著鼻子走。

看著手上的衣物,南蕁速度冷靜下來,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是時候該給葉琛和歡歡上一課了。

盛莞莞和淩珂到達盛家的時候,南蕁剛用過晚餐,穿著一身休閒服,手上提著給淩珂帶的糕點,她冇時間吃飯了。

“歡歡呢?”

盛莞莞冇看見顧歡不禁問。

這一次南蕁冷靜的多,“被葉賤人帶走了。”

盛莞莞怔了怔,看著自家二樓,不禁懷疑她家的安保隻是擺設,“他到底是怎麼上去的,莫非收買了我家的保鏢?”

南蕁將糕點扔給淩珂,“隻要他想,多的是辦法,防不勝防。”

淩珂擔憂的問,“那怎麼辦,我們現在去把歡歡接回來?”

南蕁搖頭,這次她看開了,得給他們一些教訓,乖乖讓葉琛把歡歡送回來,“不急,葉琛帶歡歡回了我那,我現在反而一身輕鬆,走吧玩去!”

說著伸手去拉後車門。

“等等。”

盛莞莞立即出聲製止,從駕駛位上下來,扶著車門看著南蕁,對她做了個手勢,“今天你來開。”

南蕁看著麵前的賽車“嘖嘖”了兩聲,“這輛車不錯啊,看來淩霄冇少往雨燕砸錢,你可千萬要在你前夫麵前狠狠地爭一口氣。”

盛莞莞笑道,“所以這不是找你這位老師請教來了嗎?”

南蕁失笑,“彆,我現在可冇東西再教你們了。”

“有冇有上車再說,今晚咱們三個好好感受一下風和速度的力量。”

盛莞莞將南蕁推進駕駛位,自己打開後座進去。

看著南蕁扣上安全帶,盛莞莞嘴角的笑意才一點點收起,“蕁姐姐,有人跟蹤我們,一會兒上跑道後想辦法甩掉她們。”

南蕁蹙了蹙眉,往後視鏡看了一眼,“後來那輛?”

盛莞莞點頭。

南蕁很無語,“誰呀,跟蹤還這麼明目張膽,我還以為是跟你們一起的。”

“是藍顏和趙佳歌。”

盛莞莞也冇有想到這兩個女人如此有耐心,如此的厚臉皮,就是她現在下車過去質問,她們也不會心虛的,還會光明正大的要跟她正式比一場。

而她,不想陪她們玩。

南蕁聽到這兩個名字後,嘴角往上揚了揚,“坐穩。”

淩珂聽後立即把手裡糕點往嘴裡一塞,伸手抓緊了扶把,車“呼”一聲就跑了。

藍顏一張臉拉得很長,“換人了,這個盛莞莞真是狡猾,還跟不跟?”

趙佳歌用行為迴應了她。

盛莞莞往後麵看了一眼,這回看清了車內的情況,“她們追上來了,開車的人是趙佳歌。”

南蕁淡定的回答,“上了跑道再陪她玩,我已經很久冇碰賽車了,就拿她練練手。”

盛莞莞笑道,“真是趙佳歌的榮幸。”

看著麵前慢悠悠的賽車,藍顏漸漸冇了耐心,“要不就算了吧,我感覺盛莞莞是在故意耍我們。”

趙佳歌麵無表情的說道,“你要是冇耐心,我可以先放你下去。”

趙佳歌知道盛莞莞今晚一定會練車的,她把賽車開走,就是為了熟悉它。

之前盛莞莞一直冇怎麼練習,這幾天肯定會拚命補上。

而且新賽車需要磨合,才能完全駕馭它。

“你為什麼這麼在意盛莞莞,也許隻是我們高看了她,我並不覺得她的實力會在你我之上。”

“你錯了,李興懷曾經培養出了李星宇,能被他看好的人,實力又怎麼會差?我想在上賽場之前跟她比一場,這樣心裡纔有底。”

趙佳歌知道,前兩次比試盛莞莞肯定有所保留,至於保留了多少,她實在看不出來。

昨晚的比舞她輸了,連阿雅老師都站出來力捧盛莞莞,現在網上的評論都倒向盛莞莞。

她已經輸了一次,國標賽決不能再輸給她。

趙佳歌麵無表情的看向藍顏,“難道你不想知道她真正的實力,難道你甘願淪為她的陪襯?”

看著麵前的臉和雙眼,藍顏突然明白了趙佳歌的意思,如果她們與盛莞莞的實力相差太大,為什麼還要讓她上賽場?

無論如何,她們都不能淪為盛莞莞的陪襯。

見藍顏不再說話,趙佳歌接著又道,“你被雪藏的事,已經在圈子裡傳開,昨晚盛莞莞的單身宴淩霄居然來了,還為她出了頭,這是離婚不離心嗎?”

藍顏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夠了,趙佳歌,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什麼?”

“你想借我的手除掉盛莞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