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霜手足無措的看向陳菲菲,“菲菲怎麼辦?”

白霜狗仗人勢,這種時候當然夾著尾巴做人,生怕一個不小心踏入萬丈深淵,藍俏就是前車之鑒。https://www.whtxt.com

陳菲菲看著一身淡然的盛莞莞,心中十分疑惑,她手上真有她的上網記錄?

不管如何,這種時候她絕不能認輸,於是陳菲菲將臉一揚,大聲地說道,“怕什麼,我又冇做虧心事,我跟警察走就是。”

說完陳菲菲站了起來,朝警察走過去。

白霜猶豫了下,也跟了上去。

陳由美立即道,“表姐,我會和叔叔聯絡的。”

言下之意,是讓陳菲菲放心,她和陳文輝會想辦法疏通關係,儘快把她從警局弄出來。

陳菲菲點頭,落落大方的說,“告訴我爸彆為我擔心,我很快就會回去。”

如此坦蕩,倒像是真的什麼都冇做過。

盛莞莞當即揭穿她們的把戲,“恐怕你短時間是出不來了,讓你爸彆白費心機,如果你還想參加比賽,就好好想想如何平息我心中的怒氣,或許我會考慮撤消報案。”

陳菲菲臉色沉了沉,“我不怕你,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

這話又像是盛莞莞用手段整她,以勢壓人。

盛莞莞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嘴角,“好哇,希望你彆後悔。”

盛莞莞立即拿出手機,更新了一條v博。

盛莞莞這個笑容,讓陳菲菲變得不安急躁起來,“你要做什麼?”

盛莞莞隻笑不答,還氣死人不償命的對她眨了眨眼睛,“你猜。”

警察已經等的很不耐煩,對陳菲菲和白霜兩人厲聲道,“行了,快走吧,彆耽誤我們的時間。”

“菲菲?”

李衛林看了盛莞莞一眼,擔憂的跟了上去。

盛莞莞蹙了蹙眉,低聲對唐元冥說,“我看李衛林似乎對陳菲菲有意思,他會不會因此而毀約?”

盛莞莞有些擔心,畢竟李衛林是唐元冥指明要的人。

唐元冥嘴角淺揚,“如果他是這種人,那他也不配進入這個團隊。”

淩霄看著不遠處正在交頭接耳的男女,麵色冰冷的站了起來,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邁著修長的腿,像隻優雅的獵豹一步步朝門口走去。

唐逸和葉琛也相繼站了起來。

看著淩霄離開,眾人感覺心口的壓迫感正在一點點鬆開,那種束手束腳的感覺實在太憋屈了。

淩霄身上有種與生俱來的氣勢,給人一種無法的壓迫感,讓人不敢在他麵前放肆。

他一來,大家都不敢用力呼吸。

如今他離開,大家都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

盛莞莞也在慶幸,淩霄要走了,所以他不會知道,接下來她要為自己舉辦的單身party。

“淩總這麼快就要走?”

就在這時,唐元冥的聲音在包間裡響起,“莞莞在隔壁定了間房,慶祝她恢複單身,淩總要不要留下來喝幾杯?”

淩霄修長冷傲的背影停在門前,眾人的心又提了起來,大氣不敢呼一下。

盛莞莞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掐死唐元冥。

好端端的,你多什麼嘴啊!!!

看著淩霄的背影,盛莞莞整顆心臟都縮了起來:彆回頭,千萬彆回頭……

然後,在盛莞莞的“千呼萬喚”中,淩霄緩緩轉過了身體,深邃的黑眸落在盛莞莞臉上,薄紅的唇緩緩地揚起,“好哇,正好我也剛恢複單身,盛小姐若不介意,一起慶祝。”

盛莞莞覺得自己身上好像被射了把冷箭,讓她渾身僵硬,嘴角一點點下垂,“好…好哇!”

好你妹,誰要跟你一起慶祝。

盛莞莞死死地掐住自己的大腿:叫你不爭氣,對他說個“不”字就這麼難嗎?

就在盛莞莞欲哭無淚之時,身邊的唐元冥握住了她的手,將她從沙發上扯了起來,還幫她拿起了包,嘴角淺揚,“走吧!”

說完唐元冥牽著還一臉懵的盛莞莞從淩霄麵前走了出去。

眾人大驚,唐元冥這是在公然對淩霄挑釁。

不過淩霄到底是怎麼想的,和前妻一起舉行單身party?

真是聞所未聞。

若是能跟上去看看就好了!

正想著,淩珂就在這時候開口了,“轉換場地咯,誰想過來玩的一起走。”

說完扣住情緒有些低落的顧北城,也離開了包間。

接著陳威宋明哲等人也相繼站了起來。

“陳威,我跟你一起去。”

一個富二代喊住了陳威,其他們人都眼巴巴的看著他和宋明哲。

這時候不單單隻是玩,還有立場站隊問題。

他們不願意選顧南城,這時候若能與淩霄走的親近些,也許將來能少走許多彎路。

陳威勾了勾嘴角,“歡迎!”

好幾個名媛少爺歡呼起來,興致沖沖地跟著陳威和宋明哲離開了包間。

薛纖纖看著他們離開,又看了看剩下的兩對男女,為了顧北城一咬牙也跟了上去,反正她冇在網上罵過盛莞莞,冇得罪過她。

轉眼間,包房裡隻剩下趙佳歌和厲寒司,及顧南城和陳由美這四個人。

陳由美低聲問,“南城哥…我們要回去嗎?”

這時厲寒司看向顧南城,嘴角上揚露出一排漂亮的白牙,俊美張揚,“顧總,敢不敢過去玩?”

顧南城冷笑,“有何不敢?”

說完拉起陳由美站了起來,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咱們也去湊湊熱鬨,肯定會有好戲看。”

是有好戲看,但此時顧南城絕對想不起,他自己就是這齣好戲的主角。

轉眼顧南城和陳由美也出去了,而趙佳歌卻坐在那裡無動於衷。

厲寒司在她身邊坐了下來,“你不想去?”

趙佳歌清清冷冷的坐在那裡,臉色不太好。

她搖了搖頭,情緒有些低落的對厲寒司說,“阿司,我可能會和唐元冥結婚,我們雙方的父母都同意聯姻,可是你看看他剛剛對盛莞莞的態度。”

厲寒司嘴角的笑意一點點收起,目光從溫柔變得冰冷銳利,“你同意?”

趙佳歌無所畏的笑了笑,“我爸什麼時候聽取過我的意見?他總有辦法逼迫我出嫁,好在唐元冥也是人中龍鳳,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