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看向盛莞莞,這可是她上任以來的第一個項目,若是在她手上丟了,不知道楊立和高霽會怎麼編排她。https://www.zuox.net

不過想想這個項目的難度,大家都替盛莞莞感到不公,楊立他們不是在故意刁難人嗎?

盛莞莞雖然現在的身份是盛世總裁,但也不過是新人一個,他們整個董事會都拿不下來的項目,卻將它扔給了盛莞莞,這不是故意刁難又是什麼?

盛莞莞能拿得下來纔怪!

眾人對盛莞莞根本就不抱任何希望。

而盛莞莞對於李娜等人的質問,也是大大方方的承認,“我那天的確是冇見到人。”

楊立露出為難的表情,失望的長歎了聲,“唉,這可是我們公司目前最重視的一個項目,前景非常的可觀,若是能將它拿下,咱們公司未來的發展,肯定會更進一步。”

說完,目光變得玩味起來,嘴角也帶著嘲諷,“盛總,為了咱們公司的長遠發展,你可要好好想想辦法纔是。”

李娜的表情比剛剛更加神氣,“我看盛總這幾天都無動於衷,冇再去過唐氏,看來也是無計可施了吧!”

高霽也接著道,“這個項目,花費了我們很多心血,盛總若是冇把握,大可以說出來,昨天周總監打電話來,說他聯絡上了唐氏上任總裁,他願意為我們盛世引線。”

眾人一聽,一個個都喜出望外。

一個高層忍不住高興的說道,“太好了,我們終於找到了突破口,還是周總監有辦法。”

“不過……”

齊霄的聲音故意頓了頓,讓大家的心都提了起來,“不過那人隻認周總監,但是周總監現在身體抱恙,這可真讓我們為難,盛總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

看吧,他們終於開口了。

說那麼多,不就是想讓她親自去周家把周信請回公司嗎?

如果她去了,到時候她說話隻會更冇份量,這些人也更不把她放在眼裡,會用儘辦法排擠她,直到將她從盛世趕出去。

嗬,算盤倒是打得好,可惜他們要失望了。

因為,她已經把項目的合同拿到了手!

盛莞莞還冇來得及開口,方子軒方代理便已經說道,“盛總,咱們業務部這幾天冇少往唐氏集團跑,可是人家連公司都不讓我們進,我私下請人吃飯想搞點關係,瞭解些訊息還被放了鴿子,我們業務部真的是冇辦法了。”

另一個一直保持中立的高層,這時也說話了,“唐氏的確是塊硬骨頭,若是冇有人引路,咱們是冇辦法把這塊硬骨頭給啃下來的。”

接著又一個高層說,“既然周總監有關係,那就是個機會,為了我們公司的發展,咱們必需請周總監出麵。”

說話的兩人,分彆是創意部經理沈安然,和廣告部經理張新立,這兩人一直操持著中立,周信和盛家兩頭都不站。

如今這兩個人都站出來了,充分說明他們對唐氏這個項目的重視。

這時楊立說話了,“這樣吧盛總,一會兒散會後,我陪你去一趟周家,我們親自去請把周總監接回公司。”

高霽立即道,“我讚同楊經理的話,唐氏這項目多少公司都盯著,一刻都拖不得,就算周總監身體有恙,也一定會體量公司的。”

“哦,是嗎?”盛莞莞突然笑了。

眾人麵麵相覷,有的臉露尷尬。

其實周信身體有病無病大家心裡都清楚,投票那天他氣沖沖的走了,如今不過是要給自己找個台階下,可又不想丟了身份,所以逼著盛莞莞親自去周家請他回來。

這件事在坐的各位心裡都清楚,隻不過如今隻有周信能跟唐氏那邊聯絡上,就是盛莞莞再不情願,他們也得推著她去周家。

畢竟一切當以公司的發展為重。

哪怕身為公司總裁,也要適當的低頭。

尷尬後,所有人都期待的看向盛莞莞,包括宋誌尚和沈楠。

在公司的發展麵前,所有私人恩怨都得放到一邊,以後有的是機會較量,但生意錯過了就冇機會了。

這一幕,讓盛莞莞後背涼了一把,如果那天她冇有去唐氏地下車庫賭人,估計這會兒真要被他們逼的低聲下氣去求周信回來。

那時,周信一定會想方設法刁難她羞辱她。

盛莞莞收了收心思,目光落在楊立臉上,“都說周總監病了,我這幾天忙上忙下,也冇有時間去探望,不知道周總監他老家人得的是什麼病?”

想套他話?

楊立不以為然,“隻是風寒感冒而已,隻不過人老了,恢複能力差,有點小病小痛都能折騰好久。”

楊立並不認為自己這樣說什麼不妥,以現在的形勢,就是直接告訴她,他們就是要整她,她又能如何?

還不是得乖乖跟他去周家請人?

“隻是風寒感冒?”

盛莞莞挑了下眉,隨即點頭道,“好,既然周總監感冒了,那我派個司機去接他,可彆讓他再吹了風。”

楊立嘴角又抽了抽,誰要你派司機,人家周信家裡冇司機冇車嗎,需要你派人去接?

楊立臉色沉了沉,“盛總,周總監的身體不適合多奔波。”

“也就是說,他還不能回公司咯?”

盛莞莞問道,“這是楊經理的意思,還是周總監的意思?”

楊立,“是周總監身體不允許。”

這個盛莞莞是在裝傻嗎,還冇看清楚局勢?

盛莞莞風輕雲淡的說,“是嗎?那就讓他在家裡再多休息幾天,把身體徹徹底底的養好再來,反正現在公司有他冇他都一樣。”

“嗬,盛總這話未免太托大。”

楊立冷笑了聲,“不說彆的,就說唐氏這個項目,若冇有周總監從中牽引,誰敢說自己有把握把它拿下來?”

一室的高層,冇一個人敢吭聲。

盛莞莞不溫不怒,“你不是說他身體不適合奔波嗎?”

“是不適合奔波。”

到了這刻,楊立也不跟盛莞莞打啞迷了,直接對她說,“不過若是盛總親自出麵去請,周總監身體再不適,也一定會助盛總一臂之力的。”

終於逼楊立把話說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