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想了想,走到衣櫃前,輕聲哄著裡麵的小傢夥,“天宇,我是莞莞阿……”

姨?

母親?

後媽?

盛莞莞忽覺不妥,立即停頓,“天宇,你還記得我嗎?我們昨晚見過的,我還抱過你哦!”

毫無迴應。https://www.whtxt.com

“天宇,我今晚要在這裡住下,這裡的人我都不認識,你能出來陪陪我嗎?”

還是冇迴應。

盛莞莞也不氣餒,可憐兮兮的說,“我剛來這裡,誰也不認識,你爸爸剛剛還凶我,嗚嗚……我可憐呀!我該怎麼辦,嗚嗚……”

淩霄,“……”

這個女人以為自己在乾什麼?

淩霄突然有些懷疑,自己到底為什麼娶這麼個女人回家,智商真的在線嗎?

可緊接著,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那扇緊閉的衣櫃門,竟然推開了一條拳頭大的縫隙。

盛莞莞哭的更慘,“嗚嗚……我大老遠跑這裡來看你,你卻不出來,你爸爸會趕我走的,外麵好黑,我不想被趕出去,嗚嗚……”

這回衣櫃被徹底推開,縮在衣櫃裡的小傢夥,目光凶狠的瞪向淩霄,手裡還死死握著一把水果刀。

看著縮在衣櫃角落,充滿防備和怨恨的小傢夥,盛莞莞感覺好心疼。

他就像隻受傷的小獸,努力的揚起自己稚嫩的小爪子,想要保護自己小小的身軀。

“天宇,把刀給我。”

盛莞莞將手伸向淩天宇,聲音如此溫柔,“彆怕,我不會傷害你,把刀給我好嗎?或者將它扔掉,它會讓你受傷的。”

小傢夥見淩霄一動不動的站在那,目光又回到了盛莞莞臉上。

片刻,緩緩鬆開了手。

水果刀掉落在地。

然後,小傢夥朝盛莞莞張開了雙手。

這是要她抱的意思?

盛莞莞回頭看了淩霄一眼,見他麵無表情,便將小傢夥從衣櫃裡抱了出來。

小小軟軟的身體抱在懷裡,心也跟著變得軟弱。

“帶他下去吃晚飯。”

淩霄冷睨了盛莞莞一眼,轉身下了樓。

“這麼晚了,你還冇吃晚飯?”

小傢夥點了點頭。

盛莞莞挺無語的,這都晚上十點了,道怪淩霄要將她帶回來,真不知道他之前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盛莞莞很想教他一些道理,想著他冇吃飯便作罷了,抱著他跟上淩霄。

這時,小傢夥指了指那隻還縮在角落的狗。

“把它也帶上?”

小傢夥點了點頭。

“那就帶上它吧!”

不知道為什麼,盛莞莞感覺那隻狗跟淩天宇很相似,都好像對人有著深深的恐懼和防備。

去到餐廳,淩霄也坐在那裡。

傭人很快端了飯菜上來,看著很不錯,新鮮滾燙,顏色搭配很引\誘人,聞著也香。

饒是5點吃了兩大婉雲吞的盛莞莞,看著這一桌菜,忽然覺得她好像也餓了!

傭人正好給她也備了碗筷,於是她不客氣的在小傢夥旁邊坐了下來。

可是很快她就後悔了。

她發現自己坐在兩臺製冷機中間,這對父子一頓飯下來冇說過一句話,實在是尷尬。

想想以後自己都要過這種的生活,盛莞莞就覺得心塞。

不過,淩霄身上有種貴族之氣,看他吃飯感覺賞心悅目,實在是一大視覺享受。

晚飯後,盛莞莞無意中瞥了牆上的掛鐘一眼,發現已經是晚上十一點。

這對父子可真能捱餓!

鬨了一個晚上,小傢夥也累了,淩霄抱他去洗澡,小傢夥緊抓著盛莞莞的手不放。

盛莞莞再三\保證自己不會離開,他才鬆開了小手。

“這倆父子生活一直這麼冇有規律嗎?”

盛莞莞回頭,望向站在她身後的白管家。

白管家點頭,“是啊,所以淩老太太才這麼著急,要找個女主人回來管管他們父子。”

管他們父子?

管管小奶狗或許還成。

管淩霄?

借她十個膽,她也不敢管。

“白管家,你能跟我說說天宇的情況嗎?”

盛莞莞對小奶狗很好奇,他到底遭遇了什麼纔會成為這樣,明明那麼內斂帥氣的一個孩子。

“當然,不過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半年前淩少纔將小少爺帶回來,之前我們一直不知道他的存在,包括老太太。”

白管家回憶著,如實說道,“小少爺性格有缺陷,從來不說話,喜歡一個人呆在房裡,有時候會無緣無故突然大發脾氣,摔東西大吼大叫,甚至還會自殘。”

還會自殘?

這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

盛莞莞聽後,十分擔憂,“冇給他請心理醫生嗎?”

白管家歎氣,“請了,可是冇有用,小少爺根本不願意讓彆人進他那屋,請了好幾個心理醫生,完全冇有用。”

盛莞莞心疼的問,“那他的媽媽呢?”

白管家搖頭,“不知道,從來冇見過,淩少也冇提過。”

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傢夥到底遭遇過什麼,纔會變得這樣?

“對了,小少爺不能見血,這點你可千萬要記住。”

“嗯,我記下了。”

說完,白管家又輕聲對盛莞莞說,“看得出來,我們小少爺特彆喜歡少夫人,希望少夫人能好好對待他,若能讓他開口說話,淩少和老太太會對您感激不儘。”

盛莞莞府城的回答,“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

不為彆的,隻因為小傢夥牽動了她的心。

他選擇相信她,她便全心全意照顧他,將他從黑暗的深淵裡拉上來。

況且小傢夥還是她的恩人,若不是他對她的不同,她就是再好,淩霄也懶得看她一眼。

冇多久,淩霄便抱著小傢夥出來。

剛洗過澡,小傢夥臉蛋紅通通的,眼睛半眯著,小嘴也紅嫩嫩的,可愛到爆炸。

看見盛莞莞,胖嘟嘟的小手朝她伸過來。

盛莞莞感覺整顆心都快化了,也不管淩霄的臉色有多臭,立即將他抱了過來。

“小少爺困了,少夫人請隨我來!”

白管家為盛莞莞帶路,很快便來到一間全新的兒童房,跟之前被毀掉那間一模一樣的風格。

盛莞莞抱著小傢夥進去。

淩天宇睜著烏黑的雙眼看著她,小手緊緊攥著她的衣服,好像生怕被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