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淩霄問他歸期之時,唐逸就知道淩霄的心已經淪陷了,否則這個冷血惡魔,怎麼會突然大發善心,關心起慕斯的死活來了?

但願他能夠早點坦然麵對自己的心。https://www.whtxt.com

不過,他剛剛掛他電話,是因為惱羞成怒成嗎?

唐逸心情大好,“淩爺惱羞成怒,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啊!”

一夜冇睡,再加上這幾日的奔波,盛莞莞真是累慘了,趴在慕斯床邊睡的很沉。

她的手機進來幾個電話,都被慕斯掛斷了,除了給盛夫人回了條簡訊,其他人一概冇理,將她的手機關機了。

慕斯的指尖輕輕從盛莞莞眼下的青色掃過,眼中泛起了抹心疼之色,“你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覺。”

盛莞莞睡得並不安穩,因為心中牽掛著很多事。

她夢見將俊才拒絕了她,她夢見周信回來了,她夢見自己被趕出了盛世,她夢見盛夫人失望的眼神。

她夢見淩霄一身冷漠的看著她說,“盛莞莞你杠不住的,最終你還不是要依靠我。”

她的眉頭越皺越緊,放在被子上的手也緊緊攥成了拳,無助卻又堅強的囈語,“不……我可以……我能杠住……”

聽著盛莞莞的囈語,慕斯心頭越發沉痛。

她本可以無憂無慮,如今卻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這一切都是他帶給她的。

如果她當年選擇的人是淩霄或者彆人,現在應該會過得很幸福吧!

看著盛莞莞緊皺的臉,慕斯的手放在她的發頂,輕輕的安慰著她,“我相信你能杠住,因為你還有我,我會一直陪著你,讓你變成你要的樣子,睡吧……冇事的……你還有我……”

漸漸的,盛莞莞的眉頭被扶平,呼吸也平穩下來。

看著盛莞莞就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慕斯很想時間就永遠停留在這一刻,他和她的距離已經很久不曾靠得這麼近了!

盛莞莞這一覺從中午睡到了傍晚,病房裡來了兩個警察,他們來找她和慕斯錄口供。

二十分鐘後,他們離開了。

許寧遠讓人送來晚餐,很豐富,但現在慕斯隻能吃點流食,而且他不能坐起來,隻能讓人一口一口的餵給他。

病房裡隻有她和許寧遠,剩下的兩個保鏢守在門外,餵食這種事自然落在盛莞莞的頭上。

中午慕斯隻喝了幾口湯,現在盛莞莞想喂他吃點粥。

走廊另一邊的病房裡,淩華清剛吃了點東西,現在他能坐起來。

藍顏扶著他下床,“伯父,我扶你到走廊外走走吧,躺久了身體反而會痠痛。”

淩華清點頭,“好,聽你的。”

藍顏扶著淩華清朝慕斯所在的病房方向走去,口中一邊說著,“伯父,說來也巧,我剛剛在這邊看到了盛小姐,她好像也有親戚入了院。”

淩華清腳步一頓,“盛莞莞?”

藍顏點頭,“嗯,就在前麵那間病房。”

淩華清想起早上和淩霄的對話,臉色沉了沉,“你扶我過去看看。”

藍顏笑了笑,“好。”

醫院要保證通風,清潔工每天早上打掃衛生,都會把裡麵的門和窗戶打開,讓風形成對流,這樣病房裡的空氣就會好很多,病人也不會感到悶。

透過視窗,淩華清和藍顏看見盛莞莞小心翼翼的在給淩霄餵食。

淩華清的臉色當下就黑了,手緊緊的攥著,藍顏的手被他握得很痛,眼淚差點冇掉下來。

藍顏萬萬冇想到,淩華清的反應會這麼強烈,不過想想他之前因為謀殺姦夫,才被關進去這麼多年,心中又釋懷了。

看著淩華清陰冷的臉色,她不免暗暗替盛莞莞捏了把冷汗。

淩華清對這種事是零容忍,盛莞莞這次是完蛋了,哪怕是離婚,在這之前怕也是少不了吃些苦頭的。

“你們是誰,這裡是私人病房,冇事趕快走。”

守在病房外的保鏢,見兩人舉止有異,出聲趕人。

聽見聲音,盛莞莞抬起頭,便對上了淩華清陰鷙的臉,身體不由僵了下。

病房外,淩華清冷哼了聲,“藍顏,走。”

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視窗,盛莞莞並冇有將此事放在心上,她將目光收回,再餵給慕斯時,他搖了搖頭,“我吃不下了。”

盛莞莞蹙了蹙眉,他隻吃了幾口。

慕斯對她笑了笑,聲音冇什麼力氣,“你去吃吧,吃完回家去,你剛上位還有很多東西等著你去做,這裡有寧遠陪著就行了。”

盛莞莞冇有拒絕,她現在真的恨不得將自己掰成兩半來用,“好,你也不要想太多,先把身體養好,我每天都會抽空來醫院看你。”

對於慕斯的傷,盛莞莞並不愧疚,慕成周夫婦本就是衝著慕斯去的,她隻是個受慕斯牽連的無辜的受害者。

但慕斯為她擋了一槍也是事實,於情於理她都不能放任他不管,她的良心不允許。

“那個男人是誰?”

回到病房,淩華清看著藍顏,目光有些嚇人。

藍顏忍著手腕上的疼痛告訴淩華清,“好像是盛小姐的前男友慕斯,她和慕斯在一起很多年,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慕斯在結婚當天拋下盛小姐走了。”

淩華清臉色越發陰鷙,“霄兒為什麼會娶她?”

藍顏搖頭,“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阿霄和盛小姐並冇有什麼感情,前幾天阿霄還把盛小姐從家裡趕了出去,說永遠不想再見到她。”

“不過盛小姐做出這種事真的太不應該了,畢竟還冇有跟阿霄離婚,這事要是傳出去,阿霄的麵子往哪兒擺?而且伯父出了那麼大的事,她也不來看看您,隻隔了幾間病房,她就敢那樣……”

“賤人。”

藍顏話還冇說完,淩華清便黑著臉,將桌麵的東西全掃了下去,花瓶都打碎了。

藍顏嚇了一大跳,趕緊安慰,“伯父你消消氣,左右阿霄也冇把她放在心上,為這種人氣壞了身體不值得。”

然而淩華清毫不解氣,拿起枕頭邊的手機,狠狠地朝地上砸去,口中又罵了句“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