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盛莞莞上車時,盛夫人泣不成聲。https://www.whtxt.com

盛莞莞也是雙眼赤紅,都說嫁出去的女人潑出去的水,從今天起,她就成了外嫁女,要住在彆人家,這裡以後會很少回來住了!

“我想把我爸爸接回來,我始終不放心他一個人在醫院。”

待情緒平定後,盛莞莞向淩霄說道。

她擔心盛燦在醫院,也會遇到今晚這種事。

淩霄背靠皮椅,閉目養神,身上帶著幾分慵懶,聲音低沉悅耳,“隨便你。”

盛莞莞又問,“今晚那個人你認識嗎,那樣放他走了,他會不會回來報複?”

想到陳強那張臉和眼神,盛莞莞心中就一陣惡寒。

那男人長相醜陋,身手卻非常了得,盛莞莞有些擔憂。

“他不敢。”

借陳強十個膽,他也不敢和他作對。

放走陳強,不過是讓他去收拾陳\雲帆。

淩霄那兩腳,已經將陳強的雙腎踢裂,他的雙腎恢複不了原來的功能,會一直衰竭下去。

腎臟衰竭,會造成不舉和尿毒症。

陳強記仇,在淩霄這裡吃的虧,他會在陳\雲帆身上加倍還回來。

但是這些話,淩霄懶得跟盛莞莞解釋。

“你打算什麼時候去盛世?”

“不急。”

不急?

盛莞莞眉頭跳了跳,“那你想好怎麼對付陳文興了嗎?”

她很想淩霄能趕緊將陳文興給收拾了,誰知道那個被貪婪矇蔽了雙眼的人,還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來。

淩霄終於睜開雙眼,正視她。

盛莞莞立即坐直身體,睜大杏眼目光炯炯地看著他。

結果淩霄隻是涼涼瞥了她一眼,“聒噪。”

盛莞莞,“……”

之後盛莞莞冇再說話,她告訴自己,淩霄管理那麼大的企業本身就夠忙了,現在還要插盛世的業務,她得給他多一些時間。

見盛莞莞終於閉嘴,淩霄重新合上了眼。

鼻尖鑽入陌生的味道,帶著淡淡的香甜氣息,倒不讓人覺得討厭。

盛莞莞見淩霄對她不奈,緊挨著車門坐著。

車速很快,大約半個小時左右,他們就抵達了淩家。

盛莞莞小心翼翼的跟著淩霄進去,裡麵的傭人看見她,一個個都麵帶驚訝。

跟在盛莞莞身邊的白管家向她解釋,“淩少從不帶女人回來,少夫人您是第一個。”

原來如此。

難怪他們一個個都滿麵詫異。

淩家彆墅很大,一共三層,光房間就有幾十個,客廳八個,又大又奢華。

除此之外,電影院、健身房、收藏室、ktv、泳池、酒窖,高爾夫球場,應有儘有。

不過這些對盛莞莞而言並不算稀奇,這些都是大豪門的標配。

盛莞莞從小就知道,真正富有的人,不要去看他的房子,要看他的收藏。

小小的一幅畫,一個花瓶,它們都有可能比這棟彆墅更加值錢,有些東西甚至有錢也買不到。

當她跟著淩霄走上二樓,便聽見一陣吵雜聲從某個方向傳來。

淩霄加快的腳步,盛莞莞也緊隨其後。

此時的淩天宇已經冇什麼可砸的了,竟然將自己藏在衣櫃裡不出來。

傭人們生怕他被悶壞,可又不敢上前去強行將他拉扯出來,因為他手上握著把水果刀,怕他盛怒之下傷到自己。

盛莞莞進屋後,被屋內的情景給震驚了。

一屋子的東西,能扔的全扔了,能砸的全砸了,被子、床單、衣服、全被掀翻在地。

除此之外,還有一地的書集碎片、玩具碎片、玻璃碎片,一張凳子歪扭的躺在角落。

更可怕的是,所有皮質的東西,全被剪出一個個大洞,雪白的牆麵也被敲打出一個個淺淺的凹陷,書桌和衣櫃也全被劃花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盛莞莞怎麼也不敢相信,那個才屁點大、那麼內斂羞澀的小奶狗,居然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這也太可怕了,簡直就是災難現場!

淩霄這是養了個拆家小能手啊!

就是傳說中的二哈,拆家能力也遠不如淩霄養的這隻啊!

看來她昨晚真是將淩霄給冤枉慘了!

她側過臉,目光小心翼翼的瞥向淩霄。

隻見淩霄那張俊臉鐵青的嚇人,一身寒氣讓室內的溫度急劇下降,令人毛骨悚然,膽戰心驚。

淩家的傭人,一個個默默退去。

片刻,就隻剩下她和淩霄。

盛莞莞,“……”

這淩家的傭人可真有眼識!!!

她們都跑了,讓她怎麼辦???

“出來。”

淩霄淩厲的聲音驀然響起,將盛莞莞嚇了一大跳。

她四處看了看,並冇有發現小奶狗的身影。

順著淩霄的視線看過去,停在緊閉的衣櫃上:難道那小傢夥知道自己做錯了事,躲在裡麵不敢出來?

衣櫃裡毫無動靜。

淩霄黑眸沉了沉,目光落在角落瑟瑟發抖的薩摩耶犬身上,長腿一抬,掐住了狗脖子,嚇的它“汪汪”直叫。

盛莞莞這才發現,不是她單獨在麵對淩霄的怒火,傭人們還好心的給她留了一隻狗!

可憐的薩摩耶,被淩霄緊攥著狗脖子。

那姿勢竟和掐她的時候一模一樣,盛莞莞莫名覺得脖子有些緊。

可憐的薩摩耶,叫的好不淒慘……

可那緊閉的衣櫃,仍舊毫無動靜。

淩霄凜冽警告,“再不出來,我就掐死它。”

這回衣櫃裡傳來暴怒的吼叫聲。

盛莞莞總算確定,小奶狗真藏在裡麵。

此刻的盛莞莞就算再遲鈍,也察覺到了小傢夥的異常,他不是個正常的孩子,無法管理自己的情緒,容易暴躁失控。

這種情況一般都是因為受過某些刺激,心理出現了不可治癒的陰影和創傷。

如此便不難解釋小傢夥的行為了。

“我數三下,你要是不出來……”

“淩霄,還是讓我來吧!”

見兩父子僵持不下,盛莞莞趕緊開口。

淩霄的“辦法”要是對淩天宇有效,她此刻也不會出現在盛家。

淩霄看了盛莞莞一眼,扔下薩摩耶退到一旁。

盛莞莞,“……”

這反應也太快了,連一絲猶豫都冇有。

難道,他一直在等她開口?

不,肯定是因為他知道威脅冇有用,所以才這麼果斷的將“問題”扔給他。

或許,也有試探她能力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