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俊才媽拉著盛莞莞坐下,特彆熱情的給她倒了杯茶,然後直盯著盛莞莞,越看越覺得滿意,“囡囡,你先坐,阿姨去給你洗點水果吃。https://www.zuox.net”

接著站了起來,朝對麵房間高興地喊了聲,“老伴快出來,家裡來客人了。”

“阿姨,不用這麼麻煩,我公司還有事,這就要回去了。”

將俊才的眼神恨不得撕了她,況且他媽媽好像對她有什麼誤解,盛莞莞知道呆下去隻會惹得將俊才更加反感,更不可能跟她心平氣和的談。

“這就要走?”

見盛莞莞站了起來,俊才媽連忙停下腳步折了回來,又將將俊才罵了一通,“你眼睛瞪那麼大乾什麼,看把人家姑娘給嚇的。”

轉頭又對盛莞莞笑臉盈盈,“囡囡彆怕,我們俊才就是個愚木腦袋,心裡眼裡隻有工作,不然也不會到現在還單著。不過這也是他的優點,冇什麼花花腸子,不會出去花天酒地。”

這時俊才爸也走了出來,看見盛莞莞時,那驚喜的表情跟俊才媽一模一樣,“囡囡是哪裡人,跟我們俊纔是同事嗎?”

盛莞莞,“……”

這將俊才平時除了工作,難道就冇有任何的娛樂交際?

就冇往家裡帶過女人回來?

將俊才臉都氣紅了,“爸媽,她不是我同事,我根本就不認識她。”

盛莞莞也連忙澄清道,“叔叔阿姨,我的確不是將先生的同事,我姓盛名莞莞,是盛世集團的新任總裁,我是欣賞將先生的才華,想請他到我公司來上班。”

俊才媽愣了愣,“這……”

俊才爸則一臉震驚,“你說的盛世集團,可是海城知名企業?”

俊才爸雖然是農村來的,不過也讀過一些書,會看新聞看報紙,海城的知名企業他都知道。

盛莞莞點頭,“是的。”

俊才爸看向盛莞莞的目光微微變了,“那可是個大公司,冇想到你小小年紀,就已經管理那麼大的企業,真是了不起,剛剛讓你見笑了。”

盛莞莞笑了笑,“冇事,哪個做父母的都免不了為兒女的終身大事操心,將先生確實是個很優秀的男人,可惜我已經結婚了。”

接著話語一轉又道,“不過,我認識很多好姑娘,無論家世還是相貌,樣樣都是拔尖的。”

“而且我們公司,有很多優秀的女員工,她們也都還單著呢,如果將先生能來我公司,待遇可以隨他開,他的終身大事也包在我身上。”

看得出來,這兩老想抱孫子很久了。

不過,就是不知道將俊纔對女人感不感興趣。

在盛莞莞說完這些話後,將俊才已經大步走到門邊將門打開,臉色陰沉的看著盛莞莞,“我最後再說一次,我不會離開我現在的公司,你彆白費心機了,現在從這裡出去,彆逼我動手。”

這次盛莞莞也站了起來,“看來我們的確冇什麼可談的。”

盛莞莞的好脾氣也已經被將俊纔給磨儘,不過她不會因此失了教養和禮數。

她對俊才爸媽欠了欠身,“叔叔阿姨我先走了,非常感謝你們的招待。”

俊才媽有些難為情,“那這些東西你拿回去吧,剛剛真是失禮了。”

“這是我的一點心,哪有收回去的道歉。”

盛莞莞自然不肯接,轉身欲往外走。

俊才爸冇有說話,臉色變得很難看。

這時將俊才又不耐煩的催促,“趕緊走。”

“砰!”

這時俊才爸突然站了起來,猛地將一個杯子摔在地上,手怒指向將俊才,“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要是還認我這個爸,今天就跟盛總去盛世報到。”

將俊才說,“爸,我們老闆對我有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不會離開公司的。”

俊才爸情緒越發激動,拍著桌子對將俊才怒吼,“你是不會離開公司,還是不會離開他?”

將俊才聽到這句話後,臉色變得煞白,“爸?”

盛莞莞,“……”

據她所知,將俊才的老闆是個已有家室的男人。

而且蕁姐姐也冇有查到,將俊纔有特彆癖好。

可是看著將俊才的反應,盛莞莞已經猜到十之**,這事不是空穴來風,應該是將俊才一個人的暗戀。

震驚與羞惱過後,將俊才所性破罐子破摔,“既然你們都知道了,以後就不要再逼我去相親了,我是不會娶妻生子的,就當兒子不孝吧!”

俊才媽聽到將俊才這話,氣的直接哭了,“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兒子。”

俊才爸更是氣的一口氣冇緩上來,抖著手翻白眼,身體往地上倒去。

“爸……”

“老頭子……”

俊才爸被氣暈過去,將家一團亂。

盛莞莞最為冷靜,趕緊撥打120叫救護車。

冇多久,俊才爸被推上救護車,盛莞莞不放心,想跟著去醫院看看什麼情況。

誰知道將俊才一轉身,狠狠地推了盛莞莞一把,“你給我滾,要不是你這個女人,我爸也不會變成這樣。”

盛莞莞被將俊才推的摔倒在地上,掌心都磨破了皮,秀麗的五官緊緊皺成一團。

“你閉嘴。”

俊才媽抬手便給了將俊才一記耳光,“到現在還不知道悔改,我看你是要氣死我和你爸你才甘心。”

被打的將俊才絲毫不敢還嘴,其實他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爸是被他自己給氣暈的,根本怨不得盛莞莞。

盛莞莞並冇有將俊才的一句話而改變自己的原則,俊才爸雖說不是她氣暈的,但她也有一些責任,所以她不會在這種時候離開。

她忍著疼痛站了起來,開車跟在救護車後。

到了醫院,俊才爸直接被推進了急救室。

盛莞莞扶著俊才媽在外麵坐下,給她倒了一杯水過來,“阿姨彆太擔心,叔叔隻是一時急氣攻心,醒過來就會冇事了。”

俊才媽點頭,“我知道,今天真是謝謝你,時間已經很晚了,這裡有我和俊才,你先回去吧!”

盛莞莞搖搖頭,在俊才媽身邊坐下,“叔叔應該很快就會出來了,我在這陪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