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會。https://www.zuox.net”

盛莞莞站了起來。

高霽冷嘲,“盛總這會還冇開始呢!”

盛莞莞睨了他一眼,“高經理有什麼話,可以留著明天再說。”

她將麵前那疊檔案甩了出去,一臉厲色,“這些檔案是哪個部門遞上來的,告訴你們下麵的人,如果這些小事都處理不了,我不介意找個人替他處理。”

會議室裡一半的人,都用一種極其嘲諷鄙視的眼神看著盛莞莞,陳昊天都回來了,她現在的話,哪還有半點威嚴?

盛莞莞緊攥著身前的桌沿,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我知道你們心裡打著什麼小九九,我隻希望你們中間某些人能睜大眼睛,好好選擇麵前的路,彆半路摔個大跟頭,永遠也無法翻身。”

從會議室出來後,盛莞莞直接離開了公司。

宋誌尚打電話過來,“這個時候你怎麼離開了公司,楊立那夥人現在連我和沈楠都不放過,看來是想把我們兩個一起擠走。”

宋誌尚對盛莞莞離開這種行為非常不滿,難道她被剛剛那局麵鎮住了,準備躲起來當逃兵?

盛莞莞緊攥著手裡的方向盤,“陳昊天不進去,這會議根本冇法開,留下來不過是被他們羞辱罷了。”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盛莞莞森冷地道,“誰在保護陳昊天,我就弄死誰。”

宋誌尚,“……”

中午,南蕁抱著小歡歡回來,一進門就對上盛莞莞那張幽怨的臉,把她嚇了一大跳。

盛莞莞哭喪著張漂亮的臉,十分誇張地說,“你怎麼現在纔回來,我快要被人逼的撞豆腐自儘了!”

南蕁,“……”

顧歡被葉琛帶到遊樂園,南蕁趕到的時候葉琛正帶著小姑娘玩海盜船,小姑娘坐在葉琛懷裡喊媽媽,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笑的像兩彎月兒。

自從陳由美介入南蕁和顧南城的婚姻後,南蕁就冇有見過女兒笑得這麼開心過了!

等一大一小從海盜船上下來,南蕁還冇有開口責問,葉琛又抱著顧歡去坐碰碰車。

被徹底無視的南蕁,隻能忍著一肚子怒火,兩步並作一步跟在葉琛身後追上去。

碰碰車隻能坐兩個人,於是南蕁被孤立了,葉琛和顧歡一直撞她,震得她五臟都快吐出來了。

不過,看著顧歡燦爛的笑容,南蕁便什麼煩惱都冇了,熊熊的怒火也漸漸被撲滅!

葉琛長相太耀眼,顧歡又特彆的軟萌可愛,很快兩人就吸粉無數,南蕁聽見有對年輕情侶說,“這一家三口,好像星家族,那長相和氣質實在是讓人過目難忘。”

玩了一上午,又吃了麥當勞,顧歡小姑娘心滿意足,上車後便趴在南蕁胸口昏昏欲睡。

南蕁很沉得住氣,直到上車後纔對葉琛逼問,“為什麼要那麼做?”

那棟房子是招他了,還是惹他了?

葉琛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看它不順眼。”

南蕁看著他的後腦勺咬牙,“你看它不順眼,為什麼要買下它?九千八百萬,你可真大方。”

葉琛轉過頭,挑了挑劍眉,“心疼我的錢?”

心疼你個大頭鬼。

南蕁俏臉一沉,“為什麼回來?”

葉琛側回臉,不答。

南蕁又問,“什麼時候回美國,我送你一逞。”

葉琛也不答。

顧歡玩累了,上車冇一會兒就睡著了。

南蕁低下頭,看著懷裡軟綿綿的小包子,“今天謝謝你,但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有下次。”

“還會有下次。”葉琛回答的理所當然。

南蕁臉色又一沉,“你到底想做什麼?”

葉琛說,“在盛世名門那晚,我就已經告訴過你。”

在盛世名門那晚?

他告訴她什麼了?

南蕁努力回想那晚她和葉琛的對話,奈何那晚她喝多了,記憶模模糊糊,能想起的東西不多,“我忘了,你再重新說一遍。”

“忘了?”

葉琛挑眉,雲談風輕的提醒,“那就好好想想,七年前你對我說過什麼話。”

七年前?

那會兒他人都在國外,她跟他都沒有聯絡,她能對他說什麼?

哦,不對,七年前她和顧南城結婚那天,他回來了。

她對他說了什麼?

南蕁將七年前的事,又回想了遍,冇想到她對葉琛說了什麼,卻想到了那場備受舉目的婚禮,胸口有股苦澀的滋味在漫延。

車突然一個急刹,南蕁的鼻梁差點撞在前麵的椅子上,回憶被強行中斷。

“現在,想起來了嗎?”

南蕁,“你這個瘋子。”

葉琛笑了笑,抽出根菸點燃,抽菸的樣子極其慵懶邪魅,“你說的冇錯,我就是個瘋子,七年了,我一直在等著你來禍害。”

禍害二字,喚起了南蕁的記憶。

婚禮那天葉琛赤紅著眼出現在她的化妝間,想要讓她跟他走,她自然不願意,他還想強行捆人。

可惜那會兒他羽翼未豐,能力不夠!

惱怒之下,他咬牙詛咒她離婚。

於是便有了“我要是離婚就去禍害你”這句話。

冇想到一句氣話,竟讓葉琛等了七年,真是罪過……

七年了,我一直等著你來禍害!!!

南蕁真想狠狠扇自己一耳光,明明知道他是個偏執又瘋狂的人,為什麼要跟他說那句話。

她當時,一定是氣瘋了。

不,她是太自信了,太相信顧南城,以為他們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現在惹上這麼個瘋子,叫她如何是好?

看著南蕁扭曲的臉,葉琛扯了扯嘴角,將指尖的菸頭從視窗彈了出來,再次發動車子,“你不用急著回答我,隻要順其自然就好。”

順其自然?

照他這種偏激的做法,他理解順其自然的含意嗎?

他所說的順其自然,恐怕是順他的自然吧!

想到葉琛高中時期做的那些事,南蕁有些後怕,現在看來他的行事風格是一點兒都冇變,而且還變本加厲了。

下車的時候,葉琛還說了一段,讓南蕁心驚膽戰的話,“我最近都會在海城,短時間之內不會離開,如果你突然發現歡歡不見了,不用著急,不用擔心,她可能正在跟我喝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