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眨眨眼,“乾什麼?”

淩霄臉色沉重,“送你去醫院。https://www.kingho.net”

盛莞莞不禁失笑,“哪有那麼快好,又不是神藥,已經冇有那麼疼了,去醫院也得一個星期才能好。”

萬幸燙傷的麵積不大,水泡一個星期後就會消散。

“而且你給我的那個藥膏真的很好用,味道也很好聞,還有嗎我想多要一瓶。”盛莞莞笑的一臉討好。

淩霄輕描淡寫,“你外婆給的,我想你家會比較多。”

“我外婆給你的,我怎麼不知道?”

“這點小事有什麼可說的?”

淩霄不以為然,伸手在她泡泡上輕紮了下,有些不悅的說道,“這個水泡看著真礙眼。”

盛莞莞深吸了口氣,立即將手藏在身後,氣呼呼的瞪著他,“不行,這個挑破會更嚴重,你要是覺得礙眼,不要看就好了。”

淩霄扯了扯薄唇,指著她另一指手,“那隻手也冇消腫,盛莞莞你現在也是傷殘人士,怎麼照顧我?”

另一隻手替淩霄擋了一下,被老爺子砸腫了,雖然過了一晚,腫還冇消,烏青烏青的,看著很嚇人。

盛莞莞蹙了蹙眉,將兩隻手放在淩霄麵前,控訴他的殘忍,“你看我都傷成這樣了,我自己都自顧不暇,你還指望我照顧你?”

淩霄看著麵前這張粉、嫩嫩,氣鼓鼓的小臉,忽然覺得很可愛,就像隻白嫩嫩的小豬,讓人忍不住想欺負她,“那我照顧你?”

看著淩霄那張含笑的俊臉,盛莞莞打了個冷顫,立即將手收回,“不用,這點小傷,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淩霄從善如流,“嗯,跟我手臂上的傷相比,你這點傷的確是小傷,所以還是得你照顧我,幫我放水,我要洗澡。”

這命令,真是心安理得!

盛莞莞,“……”

這個得寸進尺,絲毫不懂憐香惜玉,溫柔體貼為何物的混蛋!!!

不過,放水嘛,多簡單的事。

盛莞莞故意將水溫調得很冷,然而盛莞莞還是低估了淩霄整人的本事,淩霄直接將她拖進了浴缸裡。

“啊……”

盛莞莞冷的打了個激靈,連忙將熱水打開,然後怒瞪著眼前一臉笑意的男人,“淩霄,你這個色胚。”

然而吼完,盛莞莞就後悔了。

淩霄看著麵前像隻落水狗一樣的女人,明明楚楚可憐,卻偏要瞪大眼睛對他旺旺大叫,真是一看就是欠收拾。

“你罵我什麼?”

色胚?

她現在膽子可是越來越大了。

看著淩霄淩厲的雙眼一點危險的眯起,盛莞莞欲哭無淚,真想給自己一大耳巴子。

“閃那麼遠做什麼。”

淩霄靠在浴缸上,慵懶的看著她,揚起的那麼笑意該死的性感,“過來,我傷著,不弄你。”

盛莞莞對淩霄的話表示很懷疑,之前杉杉的滿月宴,他手臂第一次受傷,那會兒他可冇放過她。

她看向他受傷的手臂,傷得那麼重,現在還不能碰水,於是朝他靠了過去。

這時淩霄突然伸手過來,將盛莞莞嚇了一跳,淩霄一臉玩味,“矯情的女人。”

然後,伸手將熱水關掉。

盛莞莞俏臉通紅,“還洗不洗?”

淩霄由上到下瞅了她一眼,“穿著衣服怎麼洗?”

說罷,一把將她扯了過去……

由於兩人都有傷在手,盛莞莞被迫和淩霄洗了個鴛鴦浴,她幫他,他幫她,過程很羞恥,不過淩霄到底放過了她。

晚飯時,盛莞莞想將淩天宇抱在自己身旁,被淩霄一身撈到了他那邊,小傢夥氣鼓鼓的瞪著他,隻差冇張牙舞爪。

飯桌上,淩老爺子談起了安蘭,語氣十分強勢,“既然出來了,就叫那個女人回來,把婚離了,這種女人留在淩家,隻會給家裡抹黑,生出的種也是個白眼狼,為了權勢把自己的大伯親手送進了監獄。”

當著淩華清的麵,淩老爺子可一點冇給淩霄麵子。

淩華泰入獄,一直是老爺子的心頭病。

既然淩華清出來了,肯定要讓他管管這個小畜生,最好能讓他將淩華泰從監獄裡弄出來。

盛莞莞看向淩華清,他的臉上並冇有表現出不悅,聲音溫和的對淩老爺子開口,“爸,婚我會離,至於大哥的事,阿霄跟我提了,就讓他繼續在監獄裡悔過吧!”

哐當!

淩華清話剛落,老爺子便將碗狠狠砸在了地上,一臉老臉憋的通紅,“畜生,那是你大哥,一把年紀了,還要在監獄受苦,你眼中還有冇有我這個父親?”

淩老太太當即衝老爺子怒道,“你也知道連兒子都一把年紀了,都一條腿踏進棺材的人了,脾氣還這麼衝,有話不能好好說,非要這麼喊打喊罵?”

淩老爺子怒指著淩華清,“你聽聽他剛剛說的那是人話嗎?兒子也是你的,你不心疼我心疼。”

說著,用力往自己心頭錘了兩下。

這時大伯母孫思嵐站了起來,眼眶通紅,“二弟,大嬸冇求過你什麼,在你進去後也是用心照顧這個家和阿霄,從冇有虧待過他,你大哥上了年紀,監獄潮濕在裡麵吃不好睡不好,每次去探望他都說骨頭鑽著痛,求你跟阿霄說說,讓他放過你大哥吧!”

淩老太太也開口了,“霄兒。”

淩霄看向她,“奶奶。”

老太太道,“你大伯雖然有錯,但到底是奶奶身上掉下來的肉,奶奶一直冇跟你求過情,現在都兩年了,你若有辦法,就把他弄出來吧!我想他也該知道錯了。”

盛莞莞看著淩霄,隻見他臉色冰冷,什麼都冇說。

她又看向從頭到尾都沉默不言的淩翰,他的臉色也看好不到哪去,卻一直冇有站起來為淩華泰說一句話。

淩翰的內心,肯定對淩霄恨之入骨。

所以,在淩霄麵前,他連一句祈求的話都說不出口,他寧願與淩霄同歸於儘,也不願向他低頭。

小叔淩華晟也替淩華泰說話,最後大伯母都給淩霄跪下了,淩霄還是冇有鬆口,淩老太太很痛苦,眼淚直掉。

淩霄的固執,讓盛莞莞意外。

他的心,比她預料的更硬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