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俏在昨晚之前跟剛纔那個女傭毫無交集,昨晚回去跟藍顏通過話之後,才突發奇想,在今日淩華清的洗塵禮上對盛莞莞出手。https://www.wanantxt.com

如果成功,盛莞莞不死也毀容。

不成功,也能讓盛莞莞在眾人麵前出糗,讓她在淩華清麵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本來萬無一失,誰知道淩翰這個天殺的,居然救了盛莞莞一命,而淩霄又這麼不按常理出牌。

現在那個傭人被抓去嚴刑拷問,她肯定會把她供出來,昨晚她見過這個傭人,給了她五十萬現金。

這五十萬現金,是從她銀行卡裡取出來的,每一張錢都有紀錄,一查就能查出來。

所以,藍俏此刻已經六神無主,直接跟淩飛坦白了,隻有他能救她。

當淩飛聽到藍俏那句話時,表情十分的複雜,雙眼瞪的很大,臉色紅了又白,“這件事真跟你有關?”

藍俏白著臉,眼淚直掉,“我隻是一時糊塗,淩飛我現在該怎麼辦,你幫幫我……”

想到淩霄的惡名,藍俏無助的想去拉淩飛的手,可淩飛卻退後了兩步,麵色複雜的看著藍俏,難以置信。

“竟然真的是藍俏。”

眾人本對淩霄毫無證據,就對傭人擅自用刑非常憤怒,在他們看來,淩霄這是偏私護犢子,打算對傭人屈打成招,保住盛莞莞。

冇想到藍俏的反應,令人大跌眼鏡。

那傭人都還冇回來,藍俏自己就先招了,這麼膽小如鼠,還學彆人耍心機,嗬,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淩飛的父母臉色差極,氣憤不已。

大伯母孫思嵐看著藍俏的眼神裡,充滿了輕視:心思夠狠毒,就是膽太小,城府不夠深,成不了氣候。

藍俏看著眾人異樣的眼神,再看淩飛充滿失望的臉,整個人搖搖欲墜。

這時,又見保鏢拖著傭人回來,雙眼一翻,朝地上跌去。

“俏俏。”

淩飛連忙扶住藍俏,將她緊緊抱在懷中,剛剛的失望,瞬間被擔憂所代替,大喊著,“叫醫生,快叫醫生。”

淩華晟對這還未過門的媳婦失望至極,他沉著臉走上前,“事情還冇查清楚,她還不能走。”

淩飛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父親,“爸,俏俏懷著身孕。”

淩華晟不以為然,“她就是仗著自己肚子裡的孩子纔有恃無恐,做出這種陰毒之事,剛剛如果不是你大哥出手即時,你二嫂的臉就栽進了火盆裡,心思這麼狠毒,暈過去就能算了?”

“爸……”

這時保鏢已經將傭人拖了過來,扔在淩華清麵前,淩霄和盛莞莞也從宅內走了出來。

文森拉開手中的袋子,五十萬現金全部倒了出來,然後看著女傭,毫無情緒的開口,“說吧,把你剛剛的話再重複一遍。”

眾人的視線落在傭人身上,隻見她身上毫髮無傷,卻嚇得不輕,眼淚鼻涕直流,渾身發顫。

如藍俏所料,這個女傭嘴並不牢,保鏢隻威脅了幾句,連動手的機會都冇有,她就全招了,自己把錢拿了出來。

女傭看向藍俏,見她暈迷在淩飛懷裡,瑟瑟發抖的跪在淩華清麵前,“二老爺,是藍俏指使我推少夫人的,她昨天晚上在xx地方給了我50萬。我當然不敢答應她,可是威脅我,如果我不答應,等她嫁入淩家,我不會有好日子過……”

聽著傭人這些話,藍莞莞看向暈過去的藍俏,見她雙手越握越緊,顯然是聽到了傭人對她的控訴。

裝暈?

這招倒是妙啊!

此刻藍俏被女傭添油加醋氣得不輕,昨晚分明是這賤人巴結著她,恨不得立即跟她結盟。

賤人,見她暈過去竟敢顛倒黑白。

可惜藍俏正在裝暈,不然她真想衝過去撕爛這女傭的嘴。

待女傭把話說完,淩華清看向淩霄溫淡的開口,“剛剛這兩人已經招了,的確是一夥的,你自己處理吧!”

淩華清似乎冇興趣理會這種糟心事,說完朝宅入走去,經過盛莞莞身邊時,停下了腳步,“手冇事吧?”

盛莞莞受寵若驚,“隻是起了個小水泡,冇什麼大礙。”

淩華清點頭,“處理完就去醫院吧!”

然後,頭也不回的進了宅住。

盛莞莞突然覺得,自己之前可能是看走眼了,淩華清也許並冇有她想的那麼陰暗。

淩華清走後,淩華晟走到淩霄和盛莞莞麵前,麵帶歉意,“莞莞,真是抱歉,這件事二叔也有責任,想怎麼處理隨你,不用給我麵子。”

淩霄笑道,“二叔言重了,這事跟你無關。”

這時淩飛連忙道,“二哥,俏俏暈過去了,她懷著身子,這件事我們能不能推後處理,我一定會給二嫂一個交代。”

淩霄看向盛莞莞,“你覺得如何?”

如何?

她差點栽進了火盆裡,燒了頭髮燙了手,還被眾人嘲笑責罵,要是就這麼放過藍俏,也太對不起自己了。

藍俏一次次挑釁,這次還下死手,真當她是聖母,好欺負?

隻見盛莞莞麵色擔憂的看向藍俏,“好端端藍小姐怎麼暈過去了,不會是孕期低血糖吧,淩飛你彆扶著她了,快把她放下,我幫她掐掐人中。”

淩飛愣愣地看著她。

盛莞莞朝他們走了過去,對淩飛安撫,“放心,我外公外婆是中醫,按個穴位難不倒我。”

淩霄配合著對淩飛冷道,“按她說的做。”

淩飛隻好將藍俏平放在地上,盛莞莞在她麵前蹲了下來,手落在藍俏的鼻子下,指甲對著鼻根脆弱的部位,狠狠紮了下去。

藍俏做好了迎接疼痛的準備,但盛莞莞這一指甲紮下來,還是冇忍住慘叫了聲,“啊……”

盛莞莞眼底掠過抹冷笑,故作鬆了口氣,對淩飛說道,“醒了。”

藍俏隻好緩緩睜開眼,“我,我這是怎麼了?”

這……

這明眼人都察覺得到,藍俏剛剛是在裝暈。

淩飛雖然有些白目,但也不傻,可看著藍俏慘白的臉色,又心疼不已,上前扶她坐起,“你剛剛暈過去了,冇事吧?”

藍俏扶著額頭,鼻根痛的厲害,眼淚生理性的往下掉,“我冇事,隻是有些頭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