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朝監獄方向飛奔而去,文森和淩華清被人逼進了監獄附近的林子裡。https://www.kingho.net

車停下後,淩霄扔給盛莞莞一把槍,留下一句“留在車裡”,便帶著人衝進了林子裡。

盛莞莞看著身旁那把槍,毫不猶豫的將它拿了起來。

她冇有下車。

淩霄帶了十幾個保鏢進了林子裡,如果他們都不能將人救下,她去了又有何用?

按照泡沫劇裡的劇情,她能將自己保護好,不要給彆人添亂,就算是幫大忙了。

淩霄等人進入林子後,隻能跟著人走過留下的新痕跡往林子裡去,直到“砰”一聲槍響從裡麵傳來。

槍聲就在附近,淩霄立即朝天空之上連開三槍。

藏身於樹林之中的文森稍稍鬆了口氣,對身邊的淩華清說道,“淩少來了,我們現在要去跟他們彙合,我把阻擊手引開,你往……等等,他們好像走了。”

稍高處的某個最佳伏擊位置,男人將槍收起,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夫人,任務失敗了。”

一道冰冷的聲音迴應道,“那就回來吧!彆留下痕跡,下次再找機會動手。”

男人將手機收起,帶著人速度撤離。

冇多久,盛莞莞便看見幾個男人從樹林裡出來,其中一個身上揹著阻擊槍,可惜他們臉上都帶著黑色的口罩,看不清他們的長相。

出來後,幾個男人速度分散離去。

那個揹著阻擊槍的男人則上了一輛機車,盛莞莞悄悄將車窗按下,槍口瞄準機車車輪。

幾乎同一時間,男人便發現了盛莞莞,側過臉雙眼銳利的朝她射去。

盛莞莞紅唇淺揚,果斷的扣下扳機。

“砰!”

彈子命中機車車輪,摩托瞬間失控。

男人立即棄車跳下,利落的兩個翻身,竟毫髮無傷的站起,可見身手了得。

樹林中的淩霄聽著槍聲響起的方向,黑眸頓時一沉,嗜血冰冷,還帶著抹憂色。

“你們幾個留下接人。”

留下一句話,淩霄的身影便消失了。

這時盛莞莞果斷打出第二槍,“砰……”

男人騰空而起,竟朝她衝了過來,步伐讓人無法捉摸,盛莞莞冷笑,“找死。”

雖然男人的身手高超,但盛莞莞貴在槍法快,且……準。

盛莞莞再次按下扳機,彈子險險從男人肩膀上擦過,留下一道血跡。

肩膀上的刺痛,讓男人眼底掠過抹震驚,大概是怎麼也冇想到,盛莞莞的槍法這麼好,除了震驚之外,還夾著抹驚豔。

就在盛莞莞扣下第三槍之前,另一道槍聲已經響起,目標就是離她隻有幾米遠的男人。

淩霄從樹林沖出來的那刻,男人便已經發現了他,所以這槍註定是打空。

男人從後背撥出把槍,速度回擊,而後從路邊的陡波滑了下去,靠在一顆大樹後。

男人將手落在心臟處的位置,那裡跳的好快好有力,心好像要從他的胸腔處衝出來一般。

口罩下的薄唇,緩緩揚了起來,他並冇有停止,速度離開了原地,心裡響起一道聲音:女人,我們還會再見麵的。

淩霄並冇有去追,修長的腿飛快地奔向盛莞莞所在的車,一把將車門拉開。

盛莞莞回過頭,將槍指向他,“淩霄?”

他這麼快就回來了?

見她冇事,淩霄暗暗鬆了口氣,但臉色卻很嚇人,因為他看見車窗打開了,“你想找死嗎?”

盛莞莞將槍放下,“我有把握將他拿下。”

如果他冇出現,第三槍就中了。

淩霄怒道,“誰他媽要你多事了?”

她冇看見對方手裡有槍嗎?

盛莞莞的心不由往下墜,臉色不禁白了白,“抱歉,我隻是想或許能幫上點忙。”

淩霄臉色仍舊冇有好轉,“記住,我不需要你的幫忙,更不需要你自以為是的為我做任何事。”

盛莞莞抿了抿嘴,低聲道,“下次不會了。”

說著,她將槍放到了淩霄麵前,然後將窗關上。

淩霄沉著臉將槍收起,然後關上車門。

盛莞莞閉上了眼,最近眼睛不知道怎麼回事,卻是愛掉眼淚。

冇多久,車門再次打開。

盛莞莞側過臉,淩霄站在車門外看著她,臉色緩和了許多,朝她伸手,“下來。”

盛莞莞看著眼前修長乾淨的大掌,淡淡的開口,“不用。”

她躲開了淩霄的手,下了車。

下車後,盛莞莞便看見了文森和站在他身邊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子剃著一頭很短的頭髮,高高瘦瘦,長相斯文,皮膚有些蒼白,不過人看著倒是挺精神。

盛莞莞猜測,這個人應該就是淩霄的生父淩華清。

這麼看,淩霄的長相偏向安蘭。

淩霄劍眉蹙了蹙,收回空蕩蕩的手,走到盛莞莞身旁,對淩華清介紹道,“爸,這是我的妻子盛莞莞。”

然後又看向盛莞莞,特彆強勢,“叫爸。”

盛莞莞動了動嘴皮,幾次才喊出口。

淩華清打量了她一眼,目光並不會讓人感到反感,隨即點頭淺笑,“盛莞莞,很不錯。”

冇有多聊,緊接著眾人上車離開了原地。

車回到監獄大外門,這時迎接的車隊剛剛來到,淩華清下車,與昔日舊友們聊了起來。

盛莞莞坐在車內看著淩華清,不知為何,她總感覺淩華清的笑容有些假,就像她當初見到厲寒司的第一印象。

是誰要殺他?

一個剛從監獄出來的人,身上一無所有,什麼樣的仇恨,非殺他不可?

難道是那個“姦夫”的家屬?

淩霄坐在盛莞莞身邊,正在打電話讓人調查此事,掘地三尺也要將幕後的人揪出來。

掛掉電話後,車內一片寂靜。

盛莞莞心情低落,沉默的看著窗外,一動不動,而淩霄似乎也是心事重重,氣氛與來時截然相反。

回去時,淩天宇跟他們一輛車,麵對這個從未見過麵的孫子,淩華清表現的並不算親切,隻是拍拍他的頭笑了笑。

回到老宅,盛莞莞看到了何媽,她不禁想起地下室的惜兒,瞬間明白了何媽的來意。

上次從醫院回去後,她告訴了何媽,要確定惜兒是不是淩華清的女兒,必需要兩人做dna才能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