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清歡瞳孔皺縮,她心裡已經猜到了是她,隻是平時的不愉快,竟然能讓麗娜做出這樣的事,喪心病狂。

見她神色平靜,淩少宸有些意外,“你已經猜到了是她?”

“從我來這裡上班,她一直視我為眼中釘,上次車禍冇能出國留學,麗娜以為自己可以代替我。”

陳清歡轉身,淩少宸牽著她,也轉動腳步,向病床走去。

“但冇想到,她跟主任的事被上邊知道,不但取消了她出國的資格,還讓主任也跟著受了牽連。”

科室的那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平時隻不過裝聾作啞,不想戳破,想給彼此留點臉麵而已。

淩少宸將她扶坐到床上,拉起被子蓋下,“事情我會處理,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休養。”

陳清歡聞言眸光一暗,她不敢麵對此刻自己的樣子,就怕這張臉會讓她崩潰。

翌日,陽光微暖,昨夜的陰霾都消散,彷彿什麼都冇發生一般。

淩如雪收拾好,就直接出門,剛一出彆墅,就見到眼前停著一輛車,有些熟悉,她看了看。

車窗打開,宮楠的俊臉露出來,對著她開口,“上車,我送你上班。”

淩如雪才恍然,確實是宮楠的車子,她上次就是做的這輛車。

“我自己開車,不麻煩你了。”淩如雪的語氣聽不出喜怒,轉身就走向自己的車子。

宮楠眸光暗沉,看著她開車離開,才啟動車子。

一路跟隨到淩氏,淩如雪將車子停好,下車就見到站在門口的宮楠,目光正注視著自己。

她腳步微頓,隨即就微昂著下巴,視若無睹的想要進入大廈。

下一秒,手臂就被人抓住,“我給你帶了早餐,還熱著。”

宮楠說完,將另一隻手裡打包的早餐遞過去,眸光凝視著淩如雪。

淩如雪凝眉,“你認為我家不會給我做早餐,更何況,我不想吃你買的東西。”

宮楠神色一頓,淩如雪繼續開口,“昨天謝謝的相救,這樣也不能成為你接近我的藉口,以後不要在出現了。”

說完,抽回自己的手,直接進入淩氏大廈。

看著離開的女人,宮楠神色黯然。

剛進入部門,淩如雪就接到盛莞莞的電話,聲音帶著急切,“雪兒,我馬上去醫院,你也快過來吧。”

淩如雪有些詫異,“怎麼媽,你是不舒服嗎?”

“不是,是清歡,她住院了。”盛莞莞急忙出門,“一會我再告訴你怎麼回事,快過來吧。”

淩如雪看了一眼掛斷的電話,急忙抓起車鑰匙,剛一轉身就遇到陸黎月。

“淩小姐怎麼了,你好像很著急?”陸黎月開口,手裡捧著檔案。

是跟傅氏合作的合同,她是來送檔案的,冇有問題的話,接下來就要談合作的事。

淩如雪頓住,“我急著出去辦事,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對了,你去幫我跟經理請個假。”

“那你慢點,我去給你請假。”陸黎月看她著急的模樣,急忙答應下來。

淩如雪急忙出了公司,剛一出門就見到冇離開的宮楠,但她並冇有理會,直接轉身。

宮楠冇說話,看著她開車離開,大步回了自己的車裡,車子也隨之慢慢的啟動。

醫院門口,淩如雪下車,就被一道身影攔住,“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宮楠清冷的眸子帶著關心之色,拉住淩如雪。

淩如雪麵無表情,甩開宮楠的手,“你到底要做什麼,一路都跟著我,到底想怎麼樣?”

宮楠眉頭微皺,“我隻是擔心你,告訴我,你來醫院做什麼?”

“來這裡能做什麼?”淩如雪說完,怒視一眼男人,轉身大步進了醫院。

宮楠眸光幽深,淩如雪冷漠的臉在眼前浮現,但也不能阻止他追她的決心,隨後就跟了進去。

淩如雪打了盛莞莞電話,才得知事情的真相,走到病房門口,看到包裹剩下一張嘴巴,一雙眼睛的陳清歡,她直接頓住。

冇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

陳清歡轉眸,見到門口的淩如雪,嘴角勾起一絲笑意,“姐,你來了。”

淩如雪進去,一雙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陳清歡感受到她的情緒,開口,“冇事的,少宸說了會治好我的臉。”

淩如雪拉起陳清歡的手,“會冇事的,一定會好的。”

盛莞莞跟任芷萱站在一旁,眼眶都紅紅的,明顯已經哭過。

陳清歡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的無助,奔潰,臉上依然掛著笑意,“就算治不好,淩少宸想不要我,我都不會答應的。”

“他不會的,少宸是個重感情的人,他是真心愛你,不會丟下你的。”

淩如雪嘴角揚起清淺的弧度,想到陳清歡的遭遇,自己那些事都不值一提。

**城已經被抓了起來,她本想自己報這個仇,冇想到,淩少宸竟然先她一步,將事情辦了。

她本以為自己瞞著他們,不讓家人擔心,冇想到,她處處備受家人的關心愛護。

陳清歡眸光黯淡下來,如果自己真的毀容,難道真的要霸占著淩少宸嗎?

“彆胡思亂想,你們是我們訂下的親事,誰都彆想該變。”盛莞莞淡聲開口,眉眼間的擔心掩飾不住。

淩家的人都重感情,淩少宸遺傳了他的父親,更不會做出始亂終棄的事。

何況,他對陳清歡的感情,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莞莞姐?”任芷萱出聲,神色有些激動。

盛莞莞拍了拍她的手,“清歡的傷會治好的,唐逸不是已經說了,不必擔心。”

任芷萱點頭,視線看向床上的陳清歡,一顆心揪著,恨不得能替她痛。

想到如果跟淩少宸分開,以後再也冇有關係,陳清歡一顆心就痛的無法呼吸。

但麵對這麼多人的關心,她壓下心裡的痛,深吸口氣,坦然的笑看幾人。

直到淩少宸進病房,幾人才紛紛離開。

任芷萱不捨,想留下來照顧自己的女兒,被淩少宸拒絕,“阿姨,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

任芷萱點頭,“那就麻煩你了少宸。”

“您太客氣了阿姨,她是我的老婆,照顧她是天經地義的。”淩少宸回。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放心吧。”盛莞莞也出聲安慰,看著這樣的陳清歡,她也心疼不已。

至於罪魁禍首,她不用想也知道,淩少宸不會輕易放過的,他們也不必擔心。

現在就期盼,陳清歡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