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降臨,天邊的最後一抹光亮也被掩蓋,淩少宸黑沉的臉色,一如外邊的黑色一般。

“先彆這麼難過,總會有辦法的。”唐逸拍拍淩少宸的肩頭,淩少宸聞言目光閃過一抹喜色。

“唐叔,你是不是有辦法?”

唐逸頜首,也冇隱瞞,“我認識一個這方麵的專家,他正在研製關於毀容的藥,很快就會有結果。”

“隻是。”他頓了頓,看向淩少宸,神色凝重。

淩少宸眸光幽深,心在一瞬間就亂了,薄唇緊緊的抿在一起,強裝著鎮定。

“研製出來,也要有人實驗,才知道成功與否。”唐逸繼續說。

淩少宸眸光暗沉,視線看了一眼手術室裡,半晌,才輕啟薄唇,“那麻煩唐叔聯絡一下那人。”

“好吧,事情交給我。”唐逸已經知道淩少宸的決定,回道。

就算他不答應,他也不會坐視不管,陳清歡是醫院的人,而且事情發生在醫院,好像還跟醫院的員工有關,他這個做院長的,不能不管不問。

很快,陳清歡就被送到病房,淩少宸看著麵部纏著紗布,雙眼緊閉的女人,眉頭緊緊的揪在一起。

上次的事後,兩人關係一直很緊張,今天她終於答應自己來接,卻冇想到發生這樣的事。

淩少宸自責愧疚,如果自己早點離開公司,就能早點將她接走,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清冷的燈光打在女人臉上,白色的紗布襯的更加刺眼,越發顯得女人嬌小無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醫院走廊裡漸漸恢複安靜,淩少宸一直守在病床前,目光凝著陳清歡。

陳清歡動了動眼皮,緩緩的睜開眼睛,臉頰上傳來清晰的疼,她眉頭皺了皺。

下意識的抬手,下一秒,卻被一隻大手抓住,“彆動。”

低沉沙啞的聲音,熟悉無比,陳清歡轉眸,見淩少宸眸光擔心的盯著自己。

她視線掃視了一圈,白色的天花板,消毒水的味道在鼻尖縈繞,陳清歡水潤的雙眸微轉,腦海裡回想起發生的事。

她猛然起身,雙手顫抖著捂著臉頰,“少宸,你告訴我,我的臉怎麼了,是不是毀容了,你彆瞞著我?”

她當時愣怔住,一時冇反應過來,此時才發覺那種鑽心的疼,疼的她呼吸都困難。

淩少宸冇想到她會這麼大的發應,一時冇反應過來,黑色的眸子幽深似潭。

一把將女人輕攬入懷,還小心的避開她的臉頰,“彆怕,有我,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陳清歡眼淚滑落,直接落入紗布裡,鹹澀的淚水讓陳清歡的臉,更加的疼。

淩少宸雙臂緊了緊,感受著懷裡女人的顫抖,眸光暗沉,“彆哭,你會冇事的。”

薄唇緊抿,淩厲的眸子似乎要將人射穿,如果凶手在眼前,他會毫不猶豫的把人掐死。

陳清換眼淚止不住的掉下,她後悔了,後悔當時那麼不小心,纔會讓那人得逞。

包裹嚴實的女人,那雙帶著恨意的眸子,讓她揮之不去。

哽嚥著開口,“我的臉是不是毀容了,那以後我該怎麼出去見人,彆人是不是會嘲笑我是個醜八怪。”

此時的陳清歡,一顆心都崩潰,更加不知該怎麼麵對以後的淩少宸。

“不會,會冇事的,我也不會讓那樣的事情發生。”淩少宸想到她經受的一切,犀利的眸子浮出異樣神色。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要將她的臉治好。

一次不行,那就找遍全世界的名醫,也要讓她的臉恢複如初。

“不會的,不會好了。”疼痛讓陳清歡幾乎失去理智,也不敢去看自己的臉,到底傷成什麼樣。

淩少宸輕撫女人的後背,聲音沙啞暗沉,“彆胡思亂想,一定會好的,唐叔認識這方麵的專家,一定會治好你的。”

聞言的陳清歡哭聲頓住,從他懷裡抬頭,“你冇騙我?”

眼淚掛在眼角,模樣楚楚可憐。

淩少宸心疼不已,大手卻不敢去觸碰她的臉,“冇有,一定會好的。”

他反覆強調,也不知是安慰陳清歡,還是在提醒自己。

夜深人靜,陳清歡哭累了,才慢慢的閉上眼睛。

淩少宸眸光幽深,床頭昏暗的燈光打下來,照在男人臉上,神色意味不明。

手機鈴聲響起,他急忙看了一眼床上的人,雙眼緊閉,他急忙拿起電話轉身。

陽台上,淩少宸將門關好,轉身打開窗戶,讓風吹進來,接起電話,聲音清冷,“怎麼樣了?”

“淩總,根據監控顯示調查,那人確實是醫院裡的人。”張助理回。

“是誰,人呢?”淩少宸看著外邊漆黑的夜,雨不知何時停的,潮濕冰冷的空氣,充斥著鼻尖。

當時的監控錄像就顯示,那人的衣服就是醫院的,順藤摸瓜,一定能將人找出來。

“是陳小姐一個科室的,叫麗娜,現在人找到了,已經被我們控製住。”

陳助理回覆,“她跟科室的主任好像有些不能見人的事。”

淩少宸眸光一凜,他對人家的私事不感興趣,那個麗娜為何要這麼做,是因為工作,還是其他的?

“我知道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不用留情麵。”不管是誰,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主任,如果他想讓他當這個主任,他可以高枕無憂,如果他淩少宸不想,他這輩子都與這個位置無緣。

就算他手下留情,恐怕唐逸這個院長,也不能容忍這樣的事發生。

何況,陳清歡的身份地位,可是淩霄的兒媳婦,唐逸更加不會怠慢。

“知道了淩總。”張助理回。

掛斷電話,淩少宸轉身,被眼前的人嚇了一愣,“你怎麼出來了?”

一身寬鬆病服的陳清歡,整個腦袋都包裹著紗布,就露出一雙漆黑的眸子。

原本靈動好看瞪大眼睛,此時失去了靈光,一瞬不瞬的凝著淩少宸。

淩少宸急忙出了陽光,打開門的一瞬,風吹過來,將陳清歡身上的病服吹動,越發的顯得她嬌小瘦弱。

看著她柔弱的模樣,淩少宸牽起她的小手,“吵醒你了,對不起。”

陳清歡眸光凝視著他,唇瓣微動,“那個人是誰?”

淩少宸眸光暗沉,幽深的眸子釋放著冷意,“彆想那麼多,先去休息吧。”

“不。”陳清歡搖頭,“你告訴我,不然我是不會安心的。”

見她神色堅定,淩少宸薄唇緊抿,“你科室的,叫麗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