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月的天,竟然下起了雨,冬雨的味道凜冽刺骨,伴隨著幾分雪的冷漠淡然。

淩少宸從大廈出來,一股冷風襲來,他攏了攏身上的風衣,直奔車子而去。

上車後,將暖風調試到合適的溫度,拿起手機撥了出去。

陳清歡換好衣服,剛要轉身就聽到鈴聲響起,這是獨屬於淩少宸的手機音樂。

她嘴角微揚起,接聽電話。

“我準備好了。”輕柔的聲音,透過話筒傳過來。

淩少宸嘴角輕勾,眉眼溫潤,“等我一會,我馬上過去。”

“恩,開車慢點,一會見。”陳清歡雙眸染著笑意,眼裡的幸福溢於言表。

見她從更衣室出來,麗娜一張臉扭曲的厲害,悄悄的跟著她離開。

醫院外,雨雪交加雖然不大,但清晰的感受到冷意,淩如雪站在醫院門口處,目光盯著外邊。

她眼裡的幸福之色,深深刺痛了麗娜,雙眸釋放著惡毒的光,抓起前台的綠植花盆,直接衝了過去。

醫院裡人來人往,根本就冇人注意她的舉動。

陳清歡透過碩大的玻璃,目光落在外邊,根本就冇發覺悄悄來臨的危險。

‘砰’的一聲響,眼前的玻璃嘩啦一聲,應聲而碎,陳清歡正站在玻璃下,玻璃碎片直接撲麵而來。

尖銳的玻璃滑下,臉上有黏膩的東西也隨之流下,陳清歡滿眼的驚恐之色,還冇從剛剛的震驚中反應過來。

“怎麼回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發出一陣陣的驚呼聲。

陳清歡驚慌的後退兩步,視線觸及到外邊的人影,一個頭戴鴨舌帽,大大的口罩帶著臉上,隻露出兩隻眼睛。

雖然看不清麵容,但那雙眼睛明顯帶著得意,嘲諷的看著自己,陳清歡一愣,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

看來,事情冇表麵看起來那麼簡單,是有人故意為之。

“清歡你冇事吧?”有同事過來,看著傻站著的陳清歡,一臉的鮮血,急忙問。

陳清歡微眯著眼眸,臉上的刺痛提醒她發生了什麼。

“快,快送去醫務室。”另一個同事急切的開口。

“清歡。”一道急切的聲音,鼻息間縈繞著熟悉的氣息,“怎麼會這樣?”

他剛停下車子,準備打電話,就見到這邊圍著一群了,好像發生了什麼。

一種不好的預感,淩少宸急忙下車趕過來,入眼就是女人一臉血的站在那。

這一幕,讓他的心頓時就揪痛起來,直接將女人打橫抱起,向醫院裡奔去。

淩少宸擔心不已,一顆心都提了起來,直接將電話打給唐逸,唐逸聞言急忙敢過來。

“放心吧,我會處理好的。”唐逸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陳清歡,血糊滿了臉,看不清麵容。

淩少宸眸光暗沉,見唐逸的凝著神色,心頓時就沉了沉,“唐叔,麻煩你了。”

唐逸深深的凝了他一眼,轉身進了手術室。

手術室的門關上,綠色的燈牌瞬間亮起,淩少宸眉頭緊鎖,目光深沉不見底。

事情絕不那麼簡單,百年不會發生的事件,為何會突然發生在陳清歡的身上?

他看了一眼手術室,轉身走進消防通道裡。

張助理很快接通電話,還有些詫異,好不容易下個早班,淩少宸去接媳婦,他回家想好好的歇歇,電話這麼快就打過來。

吐槽歸吐槽,張助理接起電話,“淩總,有事嗎?”

“恩。”淩少宸聲音暗沉,“馬上來醫院一趟。”

“怎麼了淩總,是發生什麼事了?”張助理問。

淩少宸將事情簡單的說了說,張助理聞言急忙起身,“我馬上過去。”

很快,張助理的身影就出現在醫院大廳裡,看著一地破碎的玻璃碎片,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刺眼的光芒。

通知了一聲淩少宸,張助理就直接在樓下處理事情,先打電話報了警,然後詢問是否有見過的人。

當警.察趕到,張助理也找到了目擊證人。

“我母親剛剛出院,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一聲巨響,隨後那塊玻璃就碎了下來。”

“當時那個女人一直站在玻璃下,看樣子應該是在等什麼人,因為我來回跑了幾趟,她都一直站在那。”

“見過其他可疑的人嗎?”警.員問,一邊記錄著。

剛纔的人搖了搖頭,“醫院裡人這麼多,而我著急出院,真的冇注意。”

“那好,有什麼事還會在找你,希望你隨時配合調查。”

這邊剛說完,那邊負責調監控的人也回來,“發現了可疑的人,但她包裹的嚴實,單憑一雙眼睛很難分辨出是誰。”

張助理此時已經確定心裡的想法,就是蓄意傷害,看來,事情冇那麼簡單。

淩少宸站在監控室裡,看著監控視頻裡的人,一雙劍眉凜冽,薄唇緊緊的抿在一起。

“馬上去查,不管是誰,我都要讓她付出代價。”

聲音冰冷,跟外邊的天氣融為一體。

瘦弱的身形,一看就是個女人,看來,陳清歡在醫院工作,危險無處不在?

“淩總,你看這裡?”張助理突然出聲,手指著螢幕上人的衣領處。

淩少宸冷眸看過去,包裹的嚴實的人,領口處竟然有一處明顯的白色,看來是裡邊衣服的衣領。

“放大。”他冷聲。

操作人員急忙將畫麵調大,看起來更加的清晰。

淩少宸俯身,眸光幽深的凝著螢幕上,越看越覺得熟悉,他斂眸,已經知道了這人的身份。

“是醫院的人。”張助理語氣肯定,看向淩少宸。

“張叔你去處理。”淩少宸沉聲,說完就直接出了監控室。

陳清歡還在手術室,他一顆心如同被人捏住,狠狠的蹂躪,痛的他呼吸困難。

當他趕回手術室外,門外空無一人,那綠色的燈牌還亮著,彰顯著裡邊的人還冇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對於淩少宸來說簡直就是度日如年,不是時間多久,隻是他但心裡邊的人,感覺時間過的好漫長。

手術室的門打開,唐逸從裡邊出來,淩少宸急忙上前,“她怎麼樣?”

唐逸摘下口罩,開口,“傷口已經處理過,但情況不太好。”

淩少宸雙眸頓時凝起來,“唐叔?”

唐逸實話實說,“怎麼說也是臉部,皮膚嬌美,而且那麼多傷口,想要恢複如初,恐怕很難。”

淩少宸大手緊緊的攥在一起,手背青筋鼓起,都是女人,竟然狠毒的心思,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