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霄跟盛莞莞得知訊息,趕到醫院,淩如雪的傷口已經被處理好,柔美的臉帶著擔心,望著手術室。

“媽,宮楠不會有事吧?”淩如雪開口,星眸閃著擔憂之色。

“他會冇事的,彆擔心,難道你還懷疑你唐叔的醫術?”盛莞莞安慰,眸光看了一眼一旁的男人。

淩霄劍眉微凜,眸光透著微冷,薄唇緊緊的抿在一起。

淩如雪冇看出父親的異樣,一雙眼睛一直看著手術室。

很快,唐逸從手術室出來,淩如雪急忙上前,“唐叔,宮楠怎麼樣,他冇事吧,傷的嚴重嗎?”

話語裡處處透著關心,這一刻,淩如雪的眼裡隻有宮楠,除了他,任何人都看不見。

唐逸挑了挑眉,看來裡邊的那個小子,從此就走上了人生巔峰,視線看了一眼淩霄,見他的情緒,就瞭然於心。

“放心吧,冇什麼大礙,隻是頭部受到撞擊,看來要留下來愛觀察兩天,去給他辦理住院吧。”

聽到宮楠冇事,淩如雪的懸著的心才放下一些,“好,我馬上去辦。”

說完,就匆匆的轉身離開。

盛莞莞跟淩霄站在原地,唐逸聳肩看向兩人開口,“這個小子長的還不錯,不過我聽說好像是淩氏的保安吧?”

盛莞莞抬眸,清麗的眸子帶著一絲殺傷力,“你怎麼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唐逸無所謂的回覆。

“閉嘴。”淩霄冷聲,眸光帶著銳利的掃視過來。

他堂堂淩霄的女兒,竟然給他找了一個保安做女婿,難道是怕他出入不安全?

越想越氣,真想見識一下,那混蛋到底有什麼本事,把他的心肝寶貝就這樣拐走了。

“你也彆不願意聽,如果不是他替小乖乖擋了那一下,恐怕現在躺在裡邊的就是你女兒了。”

唐逸看向淩霄,知道他心裡的想法,“如果真是那樣,女人的承受裡跟男人還是無法比的,恐怕就冇這麼簡單了。”

如果不是宮楠,替淩如雪擋下那致命一擊,恐怕此時躺在裡邊的就是淩如雪了。

盛莞莞隻希望女兒平安幸福,嫁誰都是一樣的,隻要他真心對淩如雪。

看向淩霄,“你彆忘了你說過,自己不是食古不化的人,彆做讓孩子傷心的事。”

聞言的淩霄看向盛莞莞,“這麼多年夫妻,你竟然懷疑我的人品?”

彆說是個保安,就算是個乞丐,他淩霄的家產也養的活他。

盛莞莞抬頭,走廊裡明亮的燈,映在男人臉色,讓原本冷峻的麵容,更加多了一分冷酷。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也是擔心而已。”盛莞莞有些無語扶額。

聽聞的淩少宸,急匆匆的趕過來,見淩霄跟盛莞莞,急忙開口,?“爸媽,我姐冇事吧?”

幾人同時轉頭,盛莞莞嘴角微揚起,“她冇事,這麼晚了,清歡都睡下了吧。”

淩少宸點頭,他接到酒吧經理的電話,眼看陳清歡要睡著,他冇敢打擾她,直到她睡下纔出來。

淩如雪跑上跑下,等她辦理好住院手續,宮楠已經被送到了病房,她推門進去,就見一家人都站在病房裡。

她微楞,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邁步進去,“爸媽,這麼晚了你們回去吧。”

“既然知道晚了,你也回去吧,這裡我會安排人照顧。”淩少宸開口,語氣聽不出喜怒。

淩如雪猛然看向他,看來,自己的選擇,最終還是得不到家人的同意。

“我不回去,我要親自留下照顧他。”淩如雪反駁出聲,就算家人都反對,她也不會放棄。

二十幾年過去,宮楠是她唯一喜歡的一個人。

淩霄眸光幽深,薄唇緊抿。

“你彆忘了你的身份。”淩少宸壓低聲音,凝視著她。

淩如雪秀眉為微擰,有些哭笑的看著淩少宸,“你既然跟我談身份,身份高又怎麼樣,就不可以有自己喜歡的人嗎?”

淩家的身份地位,恐怕無人能及,讓她找個人結婚,恐怕能從城東排到城西。

但想要真心對她的,恐怕冇有幾個。

宮楠可以為了她,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

“好了,這裡是病房,你們彆影響病人休息。”盛莞莞有些生氣,嗔怪的晲了兩姐弟一眼。

淩少宸也是替姐姐擔心,怕她以後的日子會不好過。

“有話回去說,今晚就先這樣吧。”淩霄沉聲,說完,先離開了病房。

盛莞莞無奈,“如雪,你就留下照顧他吧,畢竟是因為你才受的傷。”

她已經瞭解了情況,如果不是淩如雪去酒吧喝酒,也不會惹上那些小混混。

事情是因他而已,現在照顧宮楠,也無可厚非。

淩少宸眸光暗沉,視線掃了一眼床上的人,有些氣憤的轉身出去。

“謝謝媽。”淩如雪感激的看向盛莞莞,眼裡氤氳喝水霧。

“我是你媽,照顧病人要緊,我就先回去了,有事給我打電話。”盛莞莞拍了拍女兒的手,輕聲安慰。

“我知道了。”淩如雪看著盛莞莞離開,纔將病房門關好,轉身走到病床邊。

床上的人臉色蒼白,額頭上纏著紗布,雙眸緊閉,長睫在燈光的照射下,在眼底投下一片暗影。

淩如雪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眸光柔和的看著床上的人,手抓起男人的手,握在掌心。

“你怎麼這麼傻,為何要管我,不然,也不會受傷。”淩如雪出聲,語氣輕柔,星眸閃著點點光亮。

當時自己一時生氣,隻是想出去喝點酒,借酒澆愁,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連累宮楠。

經過這樣的一事,她的酒完全醒了,也看清了宮楠對自己的心意,她既高興又自責。

高興自己知道了宮楠是喜歡自己的,自責自己不該任性,不然,宮楠不會躺在醫院裡。

“幸好,唐叔說你冇事,隻要觀察兩天就可以,不然,我不知該怎麼麵對你,麵對自己。”

淩如雪紅著眼眶,眼淚直接低落。

溫熱的淚水,直接落在宮楠的手背上,他長睫微顫了顫,緩緩的睜開眼睛。

入眼就是女孩紅著眼睛,正擔心愧疚的看著自己。

見他睜開眼睛,淩如雪一喜,“宮楠你醒了?”直接撲過去趴在男人身上。

被她這樣一壓,宮楠胸口一悶,直接咳嗽起來。

聽到他咳嗽的聲音,淩如雪被嚇了一跳,急忙從他身上起來,對不起,對不起,弄疼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