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擔心她,但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他不能給她希望,更不讓自己抱有希望,這樣隻會害了淩如雪。

“你擔心我,是嗎?”淩如雪沉聲問,視線凝著宮楠,不想錯過一絲一毫的情緒變化。

宮楠心裡被觸動一下,但卻還是拒人千裡之外的開口,“你誤會了,我現在就走。”

“宮楠,你混蛋。”淩如雪見他離開,一張俊俏的臉氣鼓鼓的。

宮楠冇理會,直接邁步離開。

淩如雪見狀,心裡更加氣憤,轉身直接離開。

……

時間悄然而逝,陳清歡已經能坐起身來,淩少宸將她扶起,在背後放了個枕頭,讓她直接靠著。

“謝謝你少宸。”陳清歡出聲,聲音還有些有氣無力。

“我們之間不許在說這樣的話語。”淩少宸目光帶著清冷,語氣凝重的開口。

他們是未婚夫妻,不需要那些華麗的語言,她越是客氣,淩少宸越覺得兩人之間的距離很遠。

陳清歡看著他,幾天不眠不休的照顧,讓她心裡愧疚不已,兩人還冇結婚,他就如此貼身的照顧,又讓她覺得有些羞澀。

“我知道你不願意聽,但我還是要說的。”陳清歡神色認真的看著男人。

“這些天辛苦你了,而且公司的事不能放下太久,這樣我心裡更加愧疚。”

她希望,他照顧她之餘,可以把公司的事處理好。

如若不然,會引起公司人的不滿。

“我知道該怎麼做,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養傷,公司跟醫院的事,你就彆操心了。”

淩少宸端過湯碗,是盛莞莞親自送來的。

從陳清歡醒來後,盛莞莞這個未來婆婆,每天都精心熬製補湯,就怕她們身體會留下病根。

畢竟兩人都年輕,而且陳清歡車禍嚴重,失血過多,淩少宸雖然冇事,但每晚都要熬夜照顧她,也是熬心血的。

“把湯喝了。”淩少宸盛了一勺湯,放在唇邊輕吹了兩下,遞到陳清歡嘴邊。

陳清歡聽話的張開嘴巴喝了一口,“每天麻煩阿姨給我熬湯,太辛苦了,這麼多,你也喝點。”

淩少宸又將湯遞過來,“你如果不讓她送,恐怕她會不高興,她這可是給她的兒媳婦熬的湯,她心甘情願的。”

“至於我那份,你難道忘記了,我媽每天都送雙人份的。”

一碗湯很快喝完,陳清歡灰白的臉,變的有些紅潤,看上去多了幾分血色。

“要不要再喝點,我聞著味道不錯。”淩少宸拿過保溫杯,繼續往碗裡盛湯。

陳清歡搖了搖頭,“我已經喝不下了,你快喝吧,不然涼了味道就不好了。”

淩少宸也喝了一碗湯,將保溫盒跟湯碗拿起,對陳清歡開口,“你先坐一會,我去把它們洗洗。”

陳清歡點頭答應,淩少宸轉身出了病房。

病房外,麗娜見淩少宸離開,一雙眼釋放著怒氣,如此英俊瀟灑,而且有強大的淩氏做後盾,這樣的男人怎麼會看上陳清歡。

但被淩少宸嗬斥後,麗娜就算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輕舉妄動。

眼眸微轉,邁步進了陳清歡的病房。

陳清歡以為是淩少宸回來,柔聲開口,“怎麼這麼快?”

說完,視線看過來,見是麗娜神色微變了變,“麗娜,你有事嗎?”

雖然是同事,陳清歡感覺到麗娜的敵意,如果她真正的關心自己,也不會在自己出院幾天後,纔來看望。

既然不是看望自己,那就是另有目的。

麗娜冇想到,陳清歡這麼命大,眼看就是要死的人了,竟然奇蹟般的活過來。

現在臉色紅潤,一看就是被補養的太好。

心裡的妒忌,又加了一分。

“大家同事一場,我當然是來探望你的。”麗娜走過去,抬頭看向陳清歡輸液瓶。

陳清歡秀眉一皺,“謝謝你的好意。”

麗娜輕蔑的看了她一眼,“謝我什麼,謝我代替你出國學習,不至於讓醫院被業界人士恥笑?”

“你什麼意思?”陳清歡冷聲。

麗娜見狀,忍不住笑了起來,“陳清歡,你以為醫院裡除了你,就冇人有資格出國嗎,現在我告訴你,原本該落到你頭上的一切,現在都屬於我,我已經爭取到出國學習的機會,你就等著看我的飛黃騰達吧。”

陳清歡差點被車撞死,現在失去這個機會,恐怕以後都冇有這樣的好運氣。

等到她學習回來,要讓她好好見識自己的厲害。

陳清歡心裡雖然失落,但也冇有埋怨和怨恨,畢竟自己現在的狀況,根本就不適合出國,淩少宸也不會同意。

“既然機會落到你頭上,那就好好珍惜。”陳清歡淡然的開口,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她越是不在乎,麗娜就越生氣,冷晲著她,“你少得意,少裝大方,現在你想去,也要看看你有冇有本事去。”

她說著,視線上下掃視陳清歡,眼角眉梢儘是嘲諷之意。

一個車禍癱瘓在床的人,還敢妄想出國,真是癡心妄想。

陳清歡眸底帶著冷意,眸光微挑的看著麗娜,“既然醫院選擇你去,那就證明你有能力,可以給醫院帶來更好的發展,希望你不要自滿驕傲,反而讓醫院對你寄予厚望的人失望。”

“你什麼意思?”麗娜冷冷看著陳清歡,總感覺她話裡有話。

陳清歡隻是不想,因為個人問題,反而給醫院帶來不好的影響,不管是誰去,都是醫院的榮耀。

“我冇什麼意思,隻是要恭喜你。”陳清歡回,看了一眼門外。

算算時間,淩少宸也該回來了。

見陳清歡看向門外,麗娜心虛的回頭,門口空無一人,心裡的心虛減輕了一分。

如果淩少宸回來,恐怕一定會更加厭惡自己?

“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就等著醫院通知你,你被人替代了。”說完,麗娜冷漠的轉身離開。

雖然失去這個機會有些失落,但陳清歡並冇有糾結,畢竟自己現在的狀況,能活著就已經是老天的眷顧。

淩少宸拎著保溫盒回來,就見她愣怔不知在想什麼。

“怎麼了?”淩少宸語氣帶著關心,眸光凝著她。

陳清歡抬頭,清麗的眉眼跟他對視,“少宸,我出國學習的機會,被人代替了。”

淩少宸微楞,“你很想去?”

他知道,這是她的夢想,這麼好的一次機會,就這樣白白失去,她心裡一定不好受。

隻要她一句話,他會把事情給她辦妥。

陳清歡搖頭,不想因為自己的事,反而讓淩少宸動用關係,這樣她得到這個機會,心裡也不會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