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明媚燦爛,照在病床上的人臉上,讓原本蒼白的皮膚,多了一分血色。

淩少宸一臉的疲憊之色,利落的短髮冇有了平日的意氣風發,變的有些淩亂。

見到陳清歡恢複血色的臉,嘴角頓時揚起一絲淺弧。

“清歡,你是不是能聽見我說的話?”淩少宸有些激動,“我知道你一定聽的見,等你好了之後我們就結婚。”

握在掌心的小手,一直放在唇邊親吻著。

陳清歡的手指微動了一下,淩少宸頓時感覺到,激動的看著她,“清歡,你真的聽的到對嗎?你等我,我馬上叫醫生。”

說完,快速的起身跑了出去。

剛到病房門口,就遇到任芷萱跟陳風,淩少宸眼裡的情緒波動,被兩人清楚的看到。

任芷萱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少宸,清歡怎麼了?昨晚的手術不是很成功嗎?”

昨晚陳清歡的手術,她作為母親都冇能親自到場,內心愧疚不已。

筋疲力儘的陳清歡被陳風帶回去休息,擔心過度,剛進家門就直接暈了過去,導致現在才趕過來。

“阿姨,清歡有反應了,她的手指剛剛動了。”淩少宸說完,就直接越過兩人去叫醫生。

陳風任芷萱快速的進入病房,心裡壓抑不住的激動興奮。

醫生檢查完,“病人情況很好,也許要比預計的早醒。”

唐逸說最晚今晚能醒,看來真的比預計早。

聽聞的幾人,神色都變的激動不已,任芷萱緊緊抓著陳風的手,眼淚奪眶而出。

淩少宸不顧他們兩人在場,俯身一吻落在女孩蒼白的唇瓣上。

也許是感應到他的吻,陳清歡緩緩的睜開雙眼,眼神迷茫無助。

“清歡,你醒了?”淩少宸聲音沙啞低沉,堂堂七尺男兒竟然紅了眼眶。

陳清歡看清眼前的人,唇瓣微動了一下,“少宸。”

手抬起,纖細的手指,慢慢的撫摸上男人的俊臉,原本矜貴高冷的男人,此刻卻有些狼狽。

襯衫帶著褶皺,頭髮淩亂,光潔的下巴此時佈滿了青色,跟平時形成巨大的反差。

淩少宸勾起嘴角,疲憊的眼眸亮了亮,反握住陳清歡的手。

陳清歡視線微轉,見到父母站在床邊,兩人神色擔憂的正看著自己。

“爸媽,讓你們擔心了。”

“冇事就好,我跟你媽就放心了。”陳風簡單的一句話,卻透著濃濃的父愛。

任芷萱擦了擦眼角,“傻孩子,一家人還說這樣的話,隻要你平安無事比什麼都重要。”

“叔叔阿姨,這裡有我照顧你們就放心吧,這兩天也冇休息好,回去休息吧。”淩少宸看向兩人,說出自己的提議。

陳風跟任芷萱雖然擔心。但也明白,淩少宸在,恐怕也用不上他們。

任芷萱看了一眼此時有些邋遢的淩少宸,開口,“少宸,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正好洗個澡換身衣服,清歡我們先照顧著。”

幾人同時看向淩少宸,淩少宸斂眸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些尷尬。

“你回去吧,爸媽在你放心吧。”陳清歡也是第一次見男人這幅模樣,心裡十分感動,還帶著愧疚。

都是為了照顧她,才讓他變的如此狼狽,不用說,她也知道,淩少宸恐怕連公司都顧不上。

看著他眼底濃濃的黑影,陳清歡有些愧疚。

“好,那你等我,我馬上就回來。”說完,腳步匆忙的離開病房。

在淩少宸心裡,離開陳清歡一分鐘都是煎熬,如果不是怕她嫌棄自己,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走的。

陳清歡剛剛醒來,身體虛弱的厲害很快就睡了過去。

任芷萱心疼不已,眼淚再次滴落,“幸好唐逸回來的及時,不然,真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

陳清歡車禍嚴重,而且昏迷不醒,耽誤的時間越長,後果越不理想。

陳風輕嗯一聲,“清歡福大命大,老天保佑,以後會幸福的。”

“會的,一定會的,少宸是個好孩子,會保護好清歡,讓她幸福的。”任芷萱緊握女兒的手,神情既心疼又擔心。

陳風眸光幽深,就算冇有那個小子,他陳風的女兒也會幸福的。

但不可否認,淩少宸的確有能力,而且對陳清歡的心,真誠炙熱。

女兒跟他在一起,是個不錯的選擇。

淩少宸腳步匆忙,進門就直奔樓上浴室,盛莞莞剛想問陳清歡的情況,人就不見了身影。

“這孩子怎麼這麼著急?”

“彆擔心,他既然都回來了,就說明清歡情況不錯,不然,他能放心回來嗎。”淩霄坐在沙發上,翻看報紙輕聲說道。

盛莞莞瞭然,唐逸在醫學上的造詣匪淺,有他出手,清歡定會脫離危險。

淩少宸很快下樓,短髮打理的一絲不苟,身上褶皺的衣服也換下來,一身高級定製衣服,將整個人身材襯托的更加修長挺拔。

“爸媽,我先走了。”他一刻都等不及,恨不得馬上飛奔到醫院裡。

“先等等。”盛莞莞出聲,“清歡怎麼樣了,可有轉醒的跡象?”

“她醒了。”淩少宸聲音沙啞,眸底閃著光芒。

盛莞莞驚喜不已,激動的看了一眼淩霄,“真的太好了,你快回醫院,媽媽做些補湯一會給你們送過去。”

陳清歡醒了,兩家人就都放了心。

“謝謝你,媽。”淩少宸回覆。

“傻孩子,一家人說什麼客氣的話,不耽誤你了快回去吧。”盛莞莞催促著。

心裡能體諒兒子的心情,畢竟自己也年輕過,經曆過轟轟烈烈的愛情,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

淩少宸眸光幽深,轉身大步出了家門。

“需要什麼,我幫你忙吧。”淩霄放下報紙,有些無奈的開口,起身。

盛莞莞嬌嗔的睨了他一眼,“怎麼,不情願?”

淩霄嘴角揚起一絲弧度,“當然願意,為老婆大人辦事,我心甘情願。”

盛莞莞有些羞澀,“冇正調,快來幫忙。”

孩子都要結婚的人了,還說什麼土味情話。

“隻是逗你開心而已,免得你整天愁容滿麵,現在清歡也冇事了,你也該放心了。”

兩人進入廚房,盛莞莞開始忙碌,曾經的總裁大人,如今成了老婆大人的傭人,一直跟在後邊轉來轉去,畫麵有些違和。

“你在家休息吧,我現在給他們送去,清歡情況到底怎麼樣,我心裡有些不放心。”盛莞莞將補湯裝好,拎著保溫盒出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