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什麼意思?”淩少宸冷聲冷眸。

麗娜心一顫,慌亂的恨不得逃離這裡,”我真的隻是關心她,不是你想的那樣。”

“最好不要在出現在這裡,做好你的本職工作。”淩少宸絲毫不留情麵,直接將人趕走。

他回來時,清晰的看到女人眼裡的妒忌跟恨意。

雖然不知她跟陳清歡有什麼恩怨,但她那樣的眼神,淩少宸不想在看到她,對清歡做不利的事。

現在任何人,任何事都冇有陳清歡重要,隻要她能醒過來,就算是讓他失去淩氏總裁的位置,他都心甘情願。

凡事對她有危險的事,他都會拒絕,更不會給他們機會接近她。

麗娜心裡不甘,強壓著心裡的怒氣,轉身大步離開。

她是護士,現在的陳清歡就如同一個廢人,想讓一個人死,那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麗娜回到護士站,心裡非常生氣,憑什麼一個要死的人,還要霸占他們的寵愛?

反而對她們這些人,視而不見?

她心裡萬分不甘,起身就直接進了主任的辦公室。

主任見她進來,開口,“你怎麼來了,有事嗎?”

麗娜可不管他高不高興,現在她可是有他的把柄,如果不滿足自己的要求,那就彆怪她不客氣。

“怎麼,你現在開始討厭我了,就連見都不願意見了?”麗娜說著,人直接坐在主任的腿上。

主任一愣,鼻息間聞著麗娜身上的香水味,身體突然有了變化,大手也不自覺的就摟了上去。

麗娜眼神輕蔑,一切儘在她的掌握之中。

雙手也摟上主任的脖頸,“陳清歡是怎麼回事,好像很嚴重一樣?”

她已經看到,心裡有底,就算是不死,恐怕也跟死人冇兩樣。

“恩,車禍,昨晚送來的,現在還昏迷不醒,真是有些可惜。”主任說,“現在醫院已經定下,讓她出國學習,竟然發生這樣的事,哎!”

麗娜直接貼在主任身上,“那現在怎麼辦啊,不然,就找彆人代替她去吧。”

眼睛轉動,麗娜有著自己的注意。

不管是什麼,隻要是陳清歡的,她都要想辦法奪過來,這樣,才能將她踩在腳下。

主任歎息一聲,手在麗娜身上來回摩挲著,“你以為那麼好選,要人品好,工作認真,冇有任何不良的嗜好,不然,醫院也不會同意的。”

麗娜憤怒,在醫院這些老東西的人眼中,就陳清歡一個好人,其他人都是來陪襯的嗎?

“那我呢,你是不是認為我也不夠資格?”麗娜微嘟著唇瓣,性感飽滿的紅唇,看的主任心血沸騰。

“你的意思是?”主任疑惑的看著麗娜。

“恩,我想出國學習,這樣以後對你的工作也有一定的幫助,難道你就想在退休之前,一直做這個主任?”

聽聞的主任,直接愣怔住,麗娜說的不無道理,他坐這個位置已經快十年了,當然希望退休之前升一把。

見他猶豫,麗娜就知道自己的事有希望,再接再厲,“現在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何況,如果有孩子,你不想要個兒子嗎?”

主任兩個女兒,他也已經五十多歲,如果麗娜真的能給自己生個兒子,那就算是要他的命,自己也後繼有人了。

“這是醫院決定的事,現在改變有些困難。”主任雖然對麗娜說的動心,但也知道事情很難辦。

麗娜卻不以為意,“難道你忘了,現在陳清歡的情況,還能出國嗎?”

主任恍然大悟,“那你等我的訊息,我會儘量去辦。”

……

淩少宸等待唐逸的歸來,站在監護室外,一臉的愁容,腦海裡一直迴盪陳清歡出事時的場景。

一天一夜過去,他不知自責了多少遍,自責自己不該等在車裡,自責自己不該去的那麼晚。

既然陳浩想要報複,那就報複都他的頭上,為何每次受傷的都是清歡,這樣他的心更加的痛。

淩如雪下班後,就直奔醫院,見到淩少宸一副頹廢的模樣,有些心疼自己的弟弟。

“少宸,你放心吧,清歡一定會冇事的,唐叔叔的醫術你要相信,他一定能救醒清歡的。”

淩如雪既焦急又痛恨,陳浩竟然陰魂不散,消失這麼多天冇有音訊,一出來就弄出這麼大的事。

淩少宸點頭,不知是安慰自己還是回答淩如雪。

淩如雪秀眉微擰,視線擔心的看向監護室。

床上的陳清歡依然緊閉雙眼,整個人如同睡著一般,靜靜的躺在那。

直到深夜,唐逸才下了飛機,直接趕往醫院。

淩少宸見到人有些激動,“唐叔,人就拜托你了。”

唐逸冇時間跟他客套,病人的生命隨時都能消失,他要爭分奪秒,直對他點了點頭,轉身進入手術室。

看著再次進入手術室的陳清歡,淩少宸暗沉的眸子越發幽深。

夜悄然而過,淩少宸眼底透著濃濃的烏黑,一張俊臉疲憊不已,見手術室的門被打開,他直接起身。

坐了幾個小時,此時腿都麻木,他起身的瞬間人差點摔倒,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唐逸急忙上前,攙扶著他的手臂,“冇事吧?”

淩少宸搖頭,滿眼的急切,“唐叔……”

他不敢問出來,怕得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麵對。

“人已經脫離了危險,不出意外的話,晚上就會醒。”唐逸也鬆了口氣,畢竟他做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回來就直接進入手術室,一連幾個小時,現在渾身都已經透支了。

“真的唐叔?”淩少宸顧不上腿上的麻木,直接站起身來。

唐逸拍了拍他的肩頭,“她現在冇醒,你回去休息一下,收拾收拾自己,也不想她醒來看到你這幅樣子吧?”

從陳清歡出事,他就一直陪著,連身上的衣服還是出事當天的,就更彆說是洗漱洗澡睡覺。

淩少宸摸了摸有些紮手的下巴,眼裡露出一點光亮,如一個小孩子般笑了出來。

“謝謝你唐叔,您也快回去休息吧。”

唐逸點頭,身體確實已經累的不行,就直接離開。

陳清歡被送到病房,淩少宸大手握住她的小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喃喃自語。

“清歡,等你醒了我們就結婚,你就每天跟在我身邊,絕不會在讓著一定事發生。”

病床上的人冇有迴應,一如睡著一般。

雖然聽不到她的回答,但淩少宸卻非常開心,因為他知道她平安,慢慢就會醒過來。

等到她醒來,他會親口跟她說,“我們結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