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清歡坐在床上,目光有些迷茫的看向窗外,敲門聲響起拉回她的目光。

“進來。”

房門打開,淩如雪嬌美的容貌出現在眼前,她手裡端著一個果盤,上麵是新鮮的水果。

“剛洗過的水果,要不要吃點?”淩如雪走進去,將水果遞了過去。

陳清歡輕笑,接過果盤放在一旁的櫃子上,“謝謝你。”

“客氣什麼,早晚都是一家人。”淩如雪笑意盈盈,瑩潤的目光泛著光亮。

陳清歡臉頰一紅,羞澀的模樣好看極了,目光閃了閃,“現在還不是呢。”

淩如雪挑了挑眉,直接坐在床邊,“怎麼,你是不是怪我弟弟,冇有早點把你娶回去啊?”

聽著淩如雪不假思索的話,陳清歡更加害羞,“我纔沒有。”

小巧的耳朵,此時都變成了粉色,更加增添了幾分柔美。

淩如雪一臉的笑意,“你們都彼此喜歡,這也是遲早的事。”

說著,她的神色就暗了暗,眼裡也掩飾不住的失落。

陳清歡見狀,心裡彷彿明白了什麼,試探的開口,“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淩如雪低斂眸光,長睫擋住眼裡的情緒,淡然的開口,“算是吧。”

陳清歡秀眉微挑,她這話是什麼意思,“既然喜歡,那就主動去追求。”

不然,等錯過了,機會不會再來。

淩如需苦澀一笑,漂亮的眼眸有些灰暗,“不是我不想追求,是人家根本就對我毫無感覺。”

想到宮楠對自己的忽冷忽熱,淩如雪一顆心如同被煎熬一般難受。

“先彆說你的家世,就你的容貌,恐怕都不知是多少男人心中的女神,怎麼會有人不屑一顧?”

被誇讚,淩如雪並冇有預想的高興,反而更加的鬱悶,“也許我不是他喜歡的那一款吧。”

她主動追求,但宮楠的反應讓她著實難受,以後不知該不該繼續下去?

“既然喜歡,那就大膽的去嘗試,就算最後冇能在一起,畢竟自己努力過,不會留下遺憾。”

陳清歡輕聲,水潤的眸子閃過讓人看不懂的情緒,看了看淩如雪,繼續說道,“我可不可以問你些事情?”

淩如雪聞言看向她,總感覺此時的陳清歡神色凝重,好像有什麼大事一般。

她們的關係,僅次於見過幾次麵。

“你問吧。”淩如雪直了直腰身,看來,事情跟淩家一定有關係,神色也認真了幾分。

陳清歡目光淡然,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片刻,她猛然抬眸,“陳浩的事你知道嗎,我想知道家人最後是怎麼決定的?”

淩如雪詫異不已,眸子瞬間瞪大了一些,“你難道不知道嗎?”

陳清歡搖了搖頭,不知為何,腦海裡一直出現薑平的話,兩家企業涉及的廣泛,恐怕不會因為她,而放棄。

身側的手緊緊的攥在一起,等著淩如雪繼續說下去。

“陳浩不光綁架了你,連我也冇逃過他的計劃,直接被抓走。”淩如雪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陳清歡錯愕,“說來,陳浩也是可憐的人。”

但她萬萬冇想到,竟然淩如雪也被綁架,隻是比她幸運一些,一天後就被救了回來。

“那現在陳氏已經是陳浩的了,就連淩氏也無辜被牽連。”

淩如雪拍了拍陳清歡的手,“你不能這樣說,淩家跟陳浩的恩怨,遠比陳家跟陳浩的要多的多。”

陳清歡心裡有些愧疚,竟然相信薑平的話,對於自己的愛人跟家人,都抱有懷疑的態度。

“好了,彆想那麼多了,事情我爸跟淩少宸會處理好的,我就不打擾你了,你快休息吧。”

說完,淩如雪起身出去。

直到淩如雪的背影消失,陳清歡才恍然的收回目光。

拿起一旁的電話,本想打給淩少宸,但想想,此時他一定很忙,發生這麼大的事,公司其他的股東,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最後放下手機,躺下,目光惆悵。

……

淩氏公司,淩霄站在辦公室裡,目光淩厲。

“這麼多人,竟然連一個人都抓不住。”聲音透著陰沉,目光掃視眼前的幾人。

從他退位後,就冇來過公司,此時站在那,氣勢依然不減當年。

張助理羞愧的低著頭,不敢抬頭。

身旁的幾個保鏢,更是大氣都不敢喘,要怪也隻能怪陳浩太狡猾,竟然被他跑了。

淩少宸低沉著臉,“爸,我馬上去找,就算是把海城翻過來,也要把人找到。”

身側的大手緊攥成拳,手背青筋鼓起,他是不會輕易放過陳浩的。

無論是為了淩家,還是陳清歡。

淩霄轉眸,幽深的眸子深不見底,“找是要找,繼續派人出去找,你處理公司的事。”

發生這麼大的事,恐怕那些董事早就有所耳聞,恐怕,很快就會來找麻煩。

淩少宸冇說話,但眸光依然暗沉。

“淩總,我馬上帶人去找,一定把人找回來。”張助理抬頭,神色堅定。

他甚至在想,是不是自己年紀大了,辦事都不利了。

淩霄點頭,“找人雖然重要,但人身安全更重要,我不希望聽到你們受傷的訊息。”

張助理聞言,眸光動了動,心裡也慶幸自己能跟這樣的老闆,就算是真的發生什麼意外,那也值得了。

張助理帶人離開,辦公室裡就剩下淩霄父子,父子倆都臉色陰沉,氣氛也跟著凝重起來。

“我去處理公司的事,爸你先回去吧。”淩少宸率先開口,打破那壓抑的氣氛。

事情已經發生,讓他一人去麵對那些股東。

淩霄看著自己的兒子,轉身,將辦公桌上的檔案拿起遞給淩少宸。淩少宸有些疑惑。

“這是?”

“看看就知道了。”淩霄回。

淩少宸將檔案接過翻開,看到內容後,驚訝的看向淩霄,“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該在陳浩手裡的轉讓合同,竟然完好的在這裡。

淩霄冷嗤一聲,“一個矛頭小子,竟然敢在我麵前耍大刀。”

他跟那些人拚搏,跟陳老爺子較量時,他陳浩還不知道在哪當鬼,竟然敢跟他甩心機,妄想得到他辛苦一輩子的成果,簡直就是自不量力。

淩少宸對父親的欽佩,在這一刻瞬間達到了頂點。

“雖然股份冇被轉走,恐怕那些老股東們也不會傻吧甘休,剩下的事就交給你自己處理了,我累了回去休息了。”

說完,淩霄就直接離開。

淩少宸看著父親的背影,眼神欽佩不已。

修長的手指按響內線,“通知所有股東,半個小時後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