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薑平笑笑,視線在陳清歡身上上下打量,“誰讓你長的這麼好看,而且身份也高貴,如果不多要點,怎麼能看出他們對你的感情,是否真心。”

陳清歡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她竟然這麼值錢。

一麵是自己的爸媽,養育了自己二十多年,另一麵是自己愛的人,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做?

想法一出,就被陳清歡無情的扼殺在搖籃裡,那是自己的父母,自己是他們的至親骨肉,不會因為陳氏而放棄她的。

淩少宸兩人兩小無猜,在成年後兩人就確定了關係,更加不會因為利益而放棄她。

薑平看了看陳清歡,“你也彆抱太大的期望,畢竟過去了兩天,他們還冇做決定,不然,你也不會在這裡呆到現在。”

陳清歡的心一顫,薑平的話她聽的真切,也許自己高估了在他們心裡的位置。

不然,也不會到現在都不來救自己。

“這是給你買的早餐,多少吃點吧,畢竟命纔是重要的。”薑平將早餐放到,破舊的桌子上,目光輕晲了一下。

陳清歡隻想離開這裡,而且心情低落,根本就冇心情吃東西,“拿走,我不吃。”

薑平看了她一眼,“怎麼,是不是被我說中了,你自己都不相信他們會答應這個要求?”

簡直就是異想天開,竟然直接要整個陳氏,跟淩氏一半的股份。

淩氏一半的股份,恐怕也夠普通人花幾輩子。

陳清歡神色低落,斂眸輕笑出聲,“也許吧。”

她直接轉身,普通一聲坐下地上,冰冷潮濕的地麵,涼意瞬間就侵蝕整個身體。

陳清歡冷的發顫,一張臉蒼白如紙。

看著貌美如花的容貌,此刻白淨的毫無血色,卻絲毫不印象她的美。

薑平目光微閃了一下,急忙低斂眸光,“吃不吃是你的問題,總之,身體重要。”

說完,他就直接邁步向門口走去。

陳清歡失落的眸子,瞬間劃過一抹光亮,想要趁機逃出去,但手腳被束縛,起身都成了問題。

彷彿知道她的意圖,薑平的腳步頓住,轉身,“彆白費力氣了,就算現在我把你放走,你也未必能回的去家。”

說完,絲毫冇有留戀,打開房門離開。

看著房門在眼前慢慢的關上,陳清歡眼底燃燒著怒火,但卻無濟於事,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門再次關上。

薑平的話在耳邊迴盪,她不能這樣下去,兩天冇進食,身體軟弱無力,恐怕剛一出去就會暈倒。

目光猛然看向那張破桌子,艱難的從地上再次爬起來,向桌子跳去。

……

淩霄帶著轉讓書,親自給淩少宸送來,看著自己威嚴的父親,淩少宸目光微閃了下。

“爸,對不起,我真的不能失去清歡。”

淩氏是父母的,他冇有經過他們的同意,竟然私自答應將股份轉給陳浩,是大逆不道的。

淩霄眸光幽深,如一汪深潭能將人吸食進去,“愛一個人冇有對錯。”

說完,將一份檔案遞了過去。

淩少宸詫異的看向淩霄,不可置信的接過檔案夾。

“爸,謝謝你。”

“快去吧,時間不等人。”淩霄沉聲,他經曆過多次這樣的事情,深知此時淩少宸內心的煎熬。

陳風的助理也拿來了檔案,幾人一同進去。

陳浩看著眼前的兩份合同,臉上露出勝利的笑意。

“現在可以放人了吧?”淩少宸周身散發著凜冽的氣息。

陳浩擦了擦嘴角,得意不已,“當然,但還要等等。”

聽聞後,幾人的神色都變的異常難看。

“陳浩,你出爾反爾?”任芷萱紅著眼睛,憤怒的大喊著,聲音沙啞。

又經過了一夜,不知清歡怎麼樣了。

現在陳浩竟然做出這樣的事,讓所有人都無法接受。

淩少宸內心無比煎熬,再也承受不住,一拳就打了出去,陳浩臉頰偏向一旁,舌尖抵了抵嘴角。

“如果你不想活著離開這裡,那我就成全你。”淩少宸雙眼赤紅,憤怒的低吼著。

陳浩不以為意,慢慢的轉過頭,視線掃視眾人一眼,透著漫不經心。

“我要確定檔案是否屬實。”

如果他們騙他,那最後自己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跟你去鑒定總可以吧。”淩霄站在門口,聲音幽冷透著嚴厲。

陳浩看過去,見到淩霄的那一刻,目光閃過一抹冷意,這纔是自己真正的仇人。

淩霄眸光微眯,銳利的眸子清晰的捕捉到,陳浩剛剛的神色變化。

“好,我相信,堂堂的淩氏前總裁,海城的風雲人物不會出人反而,來對付我一個身無分文的人。”

陳浩打了個電話,纔跟淩霄一起離開。

淩少宸等不及,在聽到陳浩告知地址後,就飛快的跑到車上,車子如離炫的箭,直接竄了出去。

陳風的車緊隨其後,先後去了陳浩說的地址。

薑平接完電話,眸光微眯了一下,急忙打開地下倉庫的門。

陳清歡聽見聲音急忙轉眸,見薑平大步過來,解開自己腳上的束縛,扯著她的手臂就往外走。

“你乾什麼,帶我去哪,放開我。”陳清歡一個不防人差點摔倒,被薑平拉著纔沒倒下。

薑平冇回答她,直接將人拎出地下倉庫,路過一間房間,冇有停留直接出去。

外邊陽光正好,空氣中飄著雨水過後的清新,地麵還有些潮濕,陳清歡有些欣喜。

眼看著前邊停著一輛車,陳清歡心裡清楚,他就是想帶著自己坐上那輛車,再次逃走。

不行,這是唯一的機會。

機會要靠自己爭取,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任人宰割。

眼下自己的情況,吃了些早餐,恢複了一些體力,就算是跑恐怕也跑不出去。

眸光微轉,如果自己大聲呼救,是不是就可以有一絲獲救的希望。

彷彿看穿她的心思,薑平冷聲開口,“彆想逃出去。”腳步也隨之加快。

眼看著車子越來越近,陳清歡內心忐忑不安,她心裡清楚,進了車子,她想逃恐怕就更加難了。

不能就這樣放棄自救的辦法,眸光轉動用力將薑平推開,薑平一個不注意,人直接撞到車上。

陳清歡不敢怠慢,推開人轉身就跑。

薑平憤怒不已,嘴裡咒罵一句,目光陰冷的看向陳清歡。

“你給我站住,不然有你好看的。”他聲音威脅,腳步已經邁開。

陳清歡身體虛弱,剛跑幾步就有些氣喘籲籲,邊回頭檢視情況邊跑,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快點逃離這裡。

轉頭,猝不及防,整個人撞進一個結實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