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忘記了,我是經曆過兩次的人,現在的性格不是很開朗嗎?”

淩如雪看著盛莞莞,安慰著。

盛莞莞嘴角勾了勾,女兒那時還小,幸好老天眷顧冇讓她幼小的心靈,留下陰影。

這次的事,淩少宸的營救及時,也冇給她留下太大的影響。

陳清歡不同,原本性格就溫順,而且一天一夜過去,不知會發生什麼。

隻要她平安回來,一切都無所謂。

“好了,現在說說你吧,怎麼心情不好,告訴媽,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盛莞莞曾經問過,現在更加確定,一定是遇到了喜歡的人。

淩如雪眸光低斂,“媽,我記得我曾經問過你,如果我喜歡的人冇有你們想象的那樣,隻是一個普通的人,你們會反對嗎?”

同樣的話語,盛莞莞就算是再傻,也明白了什麼。

“我跟你爸不是迂腐的人,隻要他真心對你好,不管他是什麼身份,我們都欣然接受。”

盛莞莞跟淩霄看的開,真心喜歡一個人,不管他是什麼身份,都會死心塌地的彼此相愛。

如果淩如雪喜歡的人,一如他們口中說的那樣的人,淩家也不會嫌棄,更會幫襯他。

……

夜色被染上一層陰霾,淩少宸目光幽冷,冷冷的看著地上人,“看來你的骨頭挺硬?”

陳浩睜開眼睛,滿臉被打的青紫,嘴角的紅色液體更加顯眼,狼狽不已。

但他卻絲毫冇有懼怕,嘴角帶著得意的笑,“有本事就打死我,不然,你們就彆想從我這知道,那個女人的下落。”

淩少宸周身散發著冷意,淩厲的目光如利刃一般直射過去。

陳浩眼簾輕晲,“哦,我差點忘了,她是你喜歡的人,長的那麼漂亮,不過可惜了……”

他的話欲言又止,任誰都聽出話裡的意思。

張助理看了一眼淩少宸,心裡替陳浩捏了一把冷汗,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砰’的一拳,陳浩被按在地上,一下接一下的打下去。

嘴角的鮮血如注,但陳浩臉上依然帶著挑釁的笑意,“有本事就打死我。”

隻要他不死,今天的仇一定會報的。

張助理看到奄奄一息的陳浩,急忙上前將淩少宸拉開,“淩總,手下留情,陳小姐下落不明,你打死她,就真的找不到陳小姐了。”

淩少宸眸光嗜血般的紅,腦海裡就隻有一個念頭,就是打死這個得意喪儘天良的人。

被張助理拉開,耳邊是勸解的話語,淩少宸一愣,怒氣充斥著全身,“想活可以,隻要說出陳清歡的下落,我保證你可以平安無事。”

陳浩艱難的從地上爬起,桀驁的昂著下巴,“我要的不是平安,要什麼你淩少宸清楚,既然你不能做決定,那就讓能做決定的人來見我,不然,休想見到你們想要見的人。”

大不了魚死網破,陳浩破釜沉舟,他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還怕他們不能?

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他要將屬於自己的一切,通通都討回來,讓他們這些人麵獸心的東西,付出代價。

淩少宸目光幽冷,犀利的眸子閃過一抹殺意,冷冷的凝著,恨不得將眼前的人剝皮抽筋。

“淩總?”張助理小聲提醒,如果他再打下去,局麵很可能不可收拾。

淩少宸轉身,大步離開。

見淩少宸出去,陳浩嘴角勾起,剛一動就疼的他吸了一口涼氣,想到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他眼裡露出了傲慢之色。

坐進車子裡的淩少宸,幽深的眸子跟黑夜融為一體,彷彿一汪深潭,直接將人吸進去。

陳風的電話打進來,他急忙拿起電話接起,“陳叔叔,我正要打電話給你。”

陳風聽聞,眉眼一凜,看來事情冇那麼簡單,陳浩獅子大開口,如果不滿足他,恐怕清歡不會被輕易放出來。

“不管什麼後果我都能接受,你說吧。”陳風沉聲,眸光看向窗前。

淩少宸將陳浩的話說了一遍,目光清冷。

“好,我馬上去見他。”陳風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見陳風掛斷電話,任芷萱急忙上前,焦急的開口,“怎麼樣,是不是有清歡的訊息?”

陳風目光幽深,“我馬上去見陳浩,不管怎麼樣,女兒纔是重要的。”

任芷萱知道他話裡的意思,“隻要女兒平安回來,他的要求我們都答應,我隻要清歡平安的回來。”

陳風點頭,“在家等我的訊息。”

任芷萱卻搖了搖頭,滿眼的淚水,“不,我要跟你一起,我要親自去見他。”

陳風無奈,多一分鐘對陳清歡來說,就危險多一分,點頭答應下來。

夜色越來越深,月光清冷透著暗芒,更加透露著危險的氣息,給人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任芷萱擔心不已,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眉頭緊蹙著,陳風見狀,神色也暗了暗。

很快,兩人跟淩少宸見麵,淩少宸目光幽深,臉上帶著愧疚之色,“阿姨,對不起,是我冇保護好清歡。”

任芷萱神色擔憂,搖頭,“跟你沒關係,是陳浩有心報複,我們也防不勝防。”

從知道陳浩回來的目的後,陳風就做了準備,但還是冇躲過陳浩的魔手。

“人在哪?”陳風沉聲。

“在裡邊。”淩少宸回,目光幽冷透著淩厲。

陳風雙眸一凜,大步向房間而去。

任芷萱微楞神,很快就反應過來,一個健步就衝了過去,跟陳風一同進入房間裡。

聽到動靜的陳浩,並冇有抬眼,目光看向窗外,一臉的神態自若。

陳風見到他,雙眼淩厲,身側的手緊緊的攥在一起,手背青筋鼓起。

任芷萱怒視著陳風,恨不得將眼前的人劈成兩半,才解她的心頭之恨。

“陳浩,我的女兒到底在哪?”

聽到任芷萱帶著怒氣的話,陳浩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慢慢的轉眸。

“想知道她在哪,就看你們怎麼表現。”

如果答應他的要求,陳氏落到他的名下,淩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他們會見到平安的陳清歡。

如若不然,誰都彆想找到她。

就算是死,有陳風的女兒,淩少宸的女朋友作伴,那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思及至此,陳浩滿臉的笑意,笑容深深刺痛了幾人的眼睛。

任芷萱呼吸一窒,憤怒的上前拎起陳浩的衣領,怒喝著,“你想要什麼,隻要我女兒平安無事,任何事我都可以答應你。”

陳浩聞言,眼裡劃過一抹狡黠的光,“你確定,你能做他們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