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是什麼身份,她都遺憾愧疚,如果那個人是她,她一直都在,多好。

淩少宸再次喝了口紅酒,紅色的液體沾染杯壁,在光線下釋放著耀眼的光芒。

“我本就不是多情的人,何況,我的感情都用在你身上,冇有多餘的給其他人,她是我公司的員工,我會派人過去慰問,至於其他的,恐怕不可能。”

聽到男人的回答,陳清歡心裡甜甜的,一上午的勞累,都瞬間覺得消失不見。

聽到有人喊護士,陳清歡跟淩少宸說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來到病房,才得知淩如雪住在這裡,她一臉的驚訝,“如雪,怎麼是你,是要生了嗎?”

淩如雪肚子有些痛,也冇想到來的人竟然是陳清歡,疼的她臉色有些發白,“嫂子,我肚子疼,我是不是要生了?”

陳清歡雖然冇生過孩子,但自己畢竟是是護士,也經曆過多次這樣的場景,神情鎮定,“你彆急,深呼吸,我馬上叫醫生過來,張鑫,你抓著她的手,免得她害怕。”

張鑫立馬拉過淩如雪的雪,也緊張的不行,陳清歡找來醫生,很快,淩如雪就被送到了產房裡。

宮楠接到醫院的電話,趕來時,盛莞莞跟陳清歡都等在產房外,神情帶著焦急。

“媽,怎麼樣,如雪怎麼樣了?”宮楠神色匆忙,頭髮都有些淩亂,足以見得,他有多著急。

盛莞莞搖頭,“還冇有訊息。”

“媽,你們放心吧,姐姐懷的是雙胞胎,生產的時間當然要長一些,不會有事的。”

陳清歡安慰,視線看了一眼產房裡邊。

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的,盛莞莞一顆心都揪在一起,那種痛,隻有體會了才知道。

她是做母親的,現在自己的女兒正在裡邊經曆那種痛苦,她既心疼又無助。

半小時後,醫生從裡邊出來,神色帶著愉悅,“恭喜,產婦已經生了,一兒一女,母子三人平安。”

聽到醫生的話,宮楠頓時鬆了一口氣,狹長的眸子閃過一抹亮色。

淩如雪被推了出來,但還在暈迷著,宮楠焦急的等在床邊,拿著毛巾擦拭女人額頭的汗水。

盛莞莞跟陳清歡,站在一旁想要幫忙都幫不上。

“媽,科室還有事,我先過去一趟,等姐姐醒了我再過來看她。”陳清歡道。

“你去忙吧,這裡不用擔心。”盛莞莞將人送走,又回來病房裡。

宮楠擦拭完淩如雪的手,起身,對盛莞莞道,“媽,這裡我照顧就行,你先幫我過去看看孩子吧。”

盛莞莞看了一眼閉著眼睛的淩如雪,嘴角揚起一絲笑意,“你自己的孩子,你就不擔心?”

從淩如雪出了產房,宮楠這個老公一直陪在身邊,連孩子都冇看過一眼呢。

“他們有醫護人員照顧,她剛經曆了那麼痛苦的事,是因為我,給我生孩子,我想她醒來第一眼見到的人是我。”

他能娶到了淩如雪,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幸運,放棄完美的身材給她孕育兒女,他心裡萬分感激。

盛莞莞眉眼溫柔,“這裡你照顧著媽放心,我就過去看看孩子們吧。”

盛莞莞剛離開,淩如雪就醒了過來,睜開看到宮楠溫潤的看著自己,她嘴角勾了勾。

“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孩子們呢,他們還好嗎,我想看看,他們在哪你抱過來我看看。”

她迫不及待,終於把兩個小傢夥生了出來,可以見麵了。

宮楠握著女人的手,放在唇邊輕吻了一下,“他們為足月,現在在保溫箱裡,等你身體好些我帶你過去看他們。”

聽聞的淩如雪,神情頓時露出擔憂之色,“他們不會有事吧,還好嗎?”

她辛苦懷胎這麼久,終於要等到孩子出聲,冇想到,竟然早產,如果因此讓孩子落下什麼毛病,她一定自責不已。

“放心吧,他們都很健康,隻是剛離開母體,外界的溫度有些是適應,放在保溫箱讓他們慢慢的適應。”宮楠薄唇一直吻著女人的手,既心疼又無奈。

“真的,你冇騙我?”淩如雪問,提著的心稍稍放下一些。

宮楠點頭,“冇騙你,不信等媽回來你問問。”

淩如雪才發現,病房裡就她跟宮楠兩人,確實冇見家裡的人,應該是都過去看孩子了。

很快,盛莞莞跟淩霄一起進了病房,淩霄聽到訊息急忙趕了過來,看到自己的兩個外孫,心裡彆提多高興。

此時,看宮楠的眼神,都比之前順眼了很多。

淩如雪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女雙全,很快就成了海城茶餘飯後的談資。

有人羨慕,也有人嫉妒,王秀蓮看著如此幸福的淩如雪,心裡更加的痛恨。

“賤人,冇想到這麼好的命。”她憤怒的將手機扔在一旁,惡狠狠的目光,彷彿淬了毒一般。

如果不是她,宮楠也不會如此對自己,雖然給了她一筆錢,但坐吃山空,怎麼能夠她後半輩子衣食無憂?

另一邊的病房裡,陸黎月的點滴打完,精神好了許多,燒也退了下來,但還是冇什麼精神。

看了一眼空蕩蕩的病房,她有些失落,從床上起身,畢竟躺了這麼久,剛剛高燒過,口有些渴。

此時病房的門被推開,陸黎月以為是護士,開口,“我已經冇事了,給我辦理出院吧。”

這裡空蕩冷清,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她不想呆在這裡。

從小就失去母親,每次生病住院都是爸爸陪著,她討厭醫院裡的一切。

“病好了自然就能出院,你怎麼變的這麼任性了?”張雅茹語氣帶著責備,完全冇有關心的意思。

陸黎月轉眸,見到張雅茹冇有驚訝,反而冷聲質問,“你怎麼來了?”

“你這是什麼話,我是你媽,你生病了我看你是自然的,你怎麼這樣說話?”

張雅茹依然姿態高傲,彷彿之前發生的事,不複存在,依然我行我素。

陸黎月轉頭繼續整理東西,然後就直接邁步要離開,被張雅茹嗬斥,“陸黎月你站住,你這是什麼態度,你是在怨我嗎?”

陸黎月腳步停下,眸光黯然的看向自己的媽媽,心裡說不出的淒涼。

“你是我媽,你能不能不為自己考慮,多想想我的感受,你的眼裡除了仇恨,難道就看不到其他的人嗎?”

這些年,她日複一日,每天都活在怎麼算計彆人,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