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選好了禮物,盛莞莞就先離開,淩少宸看著母親離開的背影,略有所思。

“想什麼呢?”陳清歡出聲。

淩少宸回神,“冇什麼,隻是在想晚上的事。”

盛莞莞說,兩家人吃頓飯,直接談兩人的事,他們的年紀也到了結婚的年紀,不知父母是何意?

陳清歡一臉的嬌羞,“我們還年輕,我還冇想過結婚的事。”

雖然喜歡眼前的人,但畢竟纔剛剛回國冇多久,事業也是剛剛起步,結婚還不急於一時。

淩少宸斂眸看著她,“那我們就先訂婚。”

陳清歡猛然抬頭看著他,訂婚?

畢竟是婚姻大事,她不能這麼草率,不是對眼前的男人不信任,隻是怕自己還冇做好準備,冇信心扮演好一個未婚妻的角色。

“你真的想好了?”她有些不確信的開口。

淩少宸幽深的眸子如一汪深潭,鄭重的點頭,“既然你不想這麼早被婚姻束縛,那我們就先訂婚,也算是給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一個交代。”

“難道你不想跟我訂婚?”見陳清歡神色意味不明,淩少宸眸光頓時暗沉下來。

陽光投射進車子,車窗反射出的光芒,直接照在男人臉上,讓冷峻的麵容更加多了幾分淩厲。

陳清歡搖頭,“我並不是這個意思,隻是,這麼突然一時還冇緩過神來。”

確實是突然,淩少宸也認為,卻欣然的接受。

一隻大手將她的手包裹住,聲音低沉暗啞,“從現在開始,你就要適應淩少宸未婚妻的身份。”

聽著這樣大話語,陳清歡心顫了顫,雙眸閃著光亮,凝視著眼前的男人。

“我會儘量去做,爭取做一個合格的未婚妻。”

話落,淩少宸長臂一伸,直接將人攬進懷裡。

柔軟的觸感,縈繞在鼻息間的淡香,男人的雙手不自覺的緊了緊。

夜晚很快來臨,霓虹閃爍,高檔餐廳門口,任芷萱一襲長裙,淡雅的妝容卻不失優雅。

陳風站在一旁,目光柔和溫潤。

陳清歡有些緊張,手緊緊的攥在一起,目光時不時的看向四周。

很快,黑色低調豪華的車,緩緩的停在酒店門口,任芷萱笑容滿麵,上前。

盛莞莞已經打開車門,臉上掛著笑,兩人自然的將手拉在一起,盛莞莞開口。

“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你莞莞姐。”

淩霄在盛莞莞身後下車,陳風也來到跟前,跟他打了招呼。

副駕駛車門打開,淩如雪一張嬌俏的臉露出來,淩少宸從車子下來。

英俊冷酷的麵容,渾身透著矜貴高冷的氣息。

一行人進了包房,淩少宸給雙方父母親自倒了茶水,才做回自己的位置。

端起麵前的茶杯,輕輕搖晃後遞給了陳清歡,“喝點溫水,胃會舒服的。”

幾人的目光同時看過去,陳清歡一臉的害羞之色,臉頰順間就紅了起來,低頭接過他遞來的茶杯。

“謝謝。”聲音小如蠅蚊。

桌上的幾人,將一切儘收眼底。

盛莞莞任芷萱對視一眼,一臉的笑意。

反觀兩個男人,卻麵色平靜,目光毫無波瀾的坐在那。

淩如雪看到兩人的互動,神色卻莫名的暗了暗,腦海裡出現了一個人影。

寧靜的夜晚,一切都在美好的進行中,原本就是任芷萱的生日,又成了兩家初次見麵,為了兒女的婚事。

相談甚歡,包房的門就被敲響。

淩如雪靠近房門,直接起身將寶房門打開,見到門外一個陌生的麵孔,她客氣的開口。

“你好,請問有事嗎?”

外邊的人視線看向裡邊,眸光劃過一絲淩厲,“我是來祝賀的。”

說完,直接邁步進了包房。

屋裡的人同時看過來,張浩拎著一個大蛋糕,直接放在桌子上,“不好意思,不請自來,我自我介紹一下。”

說話間,視線淡然的掃過陳清歡。

陳清歡詫異不已,臉上的笑頓時就消失不見。

淩少宸劍眉微凜,直接起身站在張浩麵前,壓低聲音,“有話我們出去說。”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不能因為不相乾的人,擾亂大家的好心情。

桌上的兩對長輩都詫異,神色各異的看著。

張浩卻對淩少宸的話恍若未聞,輕蔑的晲了他一眼,將視線看向陳風跟任芷萱。

陳風對上張浩的眼睛,感覺眉宇間有種熟悉的感覺,卻一時想不起來。

他以為,張浩是哪個合作夥伴的兒子,來找他算賬也不為過。

任芷萱眸光微眯,也有那種熟悉的感覺。

“為什麼要出去說,既然大家都在,不如在這裡說說,我到底是誰吧。”

張浩的視線在桌子上掃視一圈,還真是有麵子,從一個小小的陳家旁支,搖身一變就成了海城的上流社會。

還能跟海城首富接親,真是莫大的喜悅。

但原本這一切都不是他的,本該屬於母親的一切,現在他要一一的討回來。

陳清歡起身,目光有些清冷,“張浩,我不知道你的身份,看來你故意接近我是有目的的,那就說說吧。”

兩次都撞到同一個人,如果不是今天他的突然出現,陳清歡還冇多想。

現在想想,自己被人家利用,還傻乎乎的不知情,都有些後怕。

張浩看向陳清歡,目光帶著邪魅的笑,“如果你不是陳風的女兒,或許我們還真的挺合適。”

淩少宸淩厲的雙眸,似乎要將人看穿,“你閉嘴。”

這個女人隻能是她的,彆人休想染指。

陳風眸光微眯,看來自己的猜測冇錯。

任芷萱在這一刻,心卻亂了,自己的生日到是不重要,但今天是兩個孩子重要的日子。

不能就就這樣被破壞,她站起身,看向張浩,“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今天都請你離開,有事我們去陳氏集團去談。”

張浩看著任芷萱渾身透著淩厲的氣質,原本屬於母親的一切,現在被人覬覦偷窺了這麼多年。

這口氣讓他咽不下,也不想再忍。

“你有什麼資格,我的目的是他。”張浩說著,毫不客氣的指向陳風。

陳風眸底壓抑著翻滾的怒意,對上陳浩挑釁的目光,冷聲開口,“看來你是陳氏的對手,我太太剛剛說了,陳氏集團隨時歡迎你。”

張浩像是聽到天大的笑話,大笑起來,眼淚都差點笑出來,眨眨眼看著陳風。

一反剛纔的態度,惡狠狠的凝著陳風,“你就是個小偷,還真以為自己是陳氏的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