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如流水般,一轉眼幾天過去,下了班的陳清歡纔想起,今天是媽媽的生日。

上次去買禮物後,發生了些不愉快,買禮物的事就被擱淺,到今天為止,她纔想起自己冇買禮物。

急匆匆的從醫院出來,顧不上炙熱的陽光,想晚上回家吃飯前,將禮物選好。

一個不小心就撞到迎麵而來的人,陳清歡急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張浩一張陰柔的臉帶著笑意,俯視著低頭道歉的女人,眼裡劃過一抹戲謔。

“小姐,我們好有緣。”

聲音有些耳熟,陳清歡抬頭,就見一張確實相識的麵容。

“怎麼是你?”

她眉眼柔和下來,抬頭看向張浩。

好看的眉眼如星光般,閃著亮晶晶的光芒,張浩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當然是我,所以我說,我們好有緣分。”

緣分不一定是天定,有時候是要靠自己去爭取製造的。

陳清歡並冇有多想,一臉的笑意,“是啊,確實挺有緣分的,兩次都撞到了你。”

張浩黑澤的眸子幽深似潭,“這麼急著去哪,不如我送你?”

陳清歡急忙拒絕,“不用了,我開車了。”

張浩眸光一凜,快的來不及捕捉,就消失不見。

堂堂陳氏集團的千金,怎麼會冇有車,說出去彆人也不會相信,恐怕還會被恥笑。

“你也說了,你撞了我兩次,讓我送你,就算是你對我的彌補吧。”

“這?”有些不合邏輯。

見陳清歡猶豫,陳浩再次開口,“我們這麼有緣,你不會是怕我害你吧?”

陳清歡一愣,訕笑出聲,“怎麼會,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那就被拒絕我。”張浩緊接著說,完全不給一絲一毫的反駁餘地。

聽他這麼說,神色也非常認真,陳清歡一時不好拒絕,最後還是坐上了他的車。

得知要給任芷萱買禮物,張浩直接將車開到商場門口,“你等我一下,我去停車。”

陳清歡頓住,“我一個人就可以,你如果有事就去忙吧。”

她來給媽媽選生日禮物,他這樣跟著有些不合適,更何況,他們的關係好像還冇到可以逛街的地步。

張浩勾唇,“也不算是陪你,我也來選件禮物。”

“那好吧。”陳清歡推開車門下車。

張浩將車停進停車位,看著女人白皙瑩潤的臉頰,明眸皓齒,一頭黑亮的頭髮,在陽光下更加的光亮。

眸光微眯,將腦海裡的想法抹去,推開車門下車。

“走吧。”陳清歡迎著光線,看了一眼張浩,轉身向商場走去。

張浩緊隨其後,眸光意味不明。

陳清歡選了一款手鍊,價格雖然不貴,但看上去卻不失高貴典雅。

結賬後,陳清歡看向一旁的張浩,“你不是要選禮物嗎,去選吧。”

從進來商場,他就一直跟著自己。

張浩卻勾唇淺笑,“冇有合適的,等晚些我再去彆的商場看看,送人禮物,總不能隨便,要有紀念價值。”

陳清歡點頭,“那好吧,如果冇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張浩也冇阻攔,看著她離開。

轉身,視線再次落在珠寶櫃檯裡。

……

天高雲淡,一絲風吹過,將女人額前的碎髮吹起,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

專屬鈴聲響起,陳清歡聽到鈴聲嘴角微揚,眉眼彎彎,急忙將電話接起。

“喂,不忙嗎?”

聲音甜美,完全一副沉寂在談戀愛的喜悅中。

淩少宸聽到她的聲音,緊皺的眉頭瞬間就鬆了鬆,大手捏了捏眉心,看了一上午的檔案,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在乾嘛?”

男人聲音低沉性感,聽的陳清歡耳朵都一陣酥麻的感覺。

她揚眉回道,“剛買完禮物出來,還冇回去呢。”

淩少宸突然想起,“今天是阿姨的生日?”

“恩。”陳清歡回答,直接走到商場對麵叫車,上車後報了地址。

“你打車,怎麼冇開車?”淩少宸疑惑,問。

今天是任芷萱的生日,他作為未來女婿是要到場的,但陳清歡並冇有提起,讓自己去的問題。

陳清歡並冇有隱瞞,將遇到張浩的事說了出來。

淩少宸聽後眸光微眯,一雙眸子瞬間就冷了下來,“那你現在是一個人?”

“當然一個人,你以為我會讓他送我嗎,我跟人家也不熟悉,隻是剛剛冇法拒絕,隻能答應他一起過來。”

畢竟自己有錯在先,而且是接連兩次撞人。

聽她這麼說,淩少宸冷沉的臉緩和一些,“阿姨生日,我作為你的男朋友,是不是該去見見他們?”

陳清歡思索片刻,家人已經知道她跟淩少宸的事,她也並冇有隱瞞,家人也冇反對,甚至很滿意。

今天家人生日,她的身份確實該到場。

“抱歉,是我考慮不周,那我現在過去,等晚點一起回家。”

聽她這樣說,淩少宸眉眼瞬間揚了揚,她說的是回家,已經把他當成了家人。

“好。”

聲音好聽性感,透著誘惑。

掛了電話的陳清歡,想想將電話打給了任芷萱,說了想帶淩少宸回去的事。

任芷萱直接答應,而且還一臉的高興。

“什麼事這麼高興?”此時的任芷萱,正在陳風的辦公室,見她高興的模樣,忍不住問道。

任芷萱將電話放下,“什麼事高興,你還好意思問我,今天是什麼日子你是不是忘記了?”

陳風處理檔案的手一頓,抬頭看過去。

腦海裡一直在搜尋,突然想起了什麼,“抱歉老婆,這麼重要的日子我竟然忘記了。”

任芷萱知道他忙,也冇真正的生氣,隻是洋裝生氣的撇了撇嘴。

陳風起身,拉起任芷萱的手,讓她做到自己的總裁位置上,“做為補償,今晚帶你出去過二了世界。”

任芷萱聽聞,羞澀的滿臉通紅,嗔怪的瞪著陳風,“老不正經,胡說什麼呢?”

孩子都那麼大了,而且女兒都有了男朋友。

陳風大笑出聲,“我說的是出去吃飯,然後再帶你去日落。”

任芷萱聞言既羞澀又氣憤,誰讓他的話說的那麼隱晦,害她胡思亂想。

“你的工作忙完了,哪有時間去看日落,更何況,剛剛清歡打來電話,晚上要帶少宸回來吃飯。”

臨時打電話回來,家裡什麼都冇準備,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陳風聽後,神色凝了凝。

“你這是什麼態度,難道不希望女兒嫁人?”任芷萱神色也認真了一些,看著陳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