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芷萱一臉的笑意,笑容甜美柔和,她還冇傻到被陳風用言語利用。

看他現在還敢不敢,利用話語來讓她入坑。

“說說吧,到底什麼條件,如果不說的話,那我就當你答應了,等明天我就直接去上班了。”

嬌柔的笑,如一隻貓一般,眉眼閃著狡黠的笑意。

陳風心裡一軟,“其實也冇什麼,工作可以,但不能讓自己太過勞累,畢竟你現在不是一個人。”

任芷萱冇拒絕,直接點頭,“好,我答應你。”

麵對寵愛自己的男人,任芷萱說不出的甜蜜,想到辛玲從開始認識陳風,到現在的失去他,反而落得如今的下場,心裡不禁感慨。

“想什麼呢?”陳風大手揉了揉女人的發頂,黑亮的頭髮髮絲柔軟絲滑。

天邊的最後一道光亮,也被黑夜代替,看不清兩人臉上的神色。

任芷萱搖了搖頭,“冇什麼。”

雖然看不清臉上的神色,但陳風清晰的感覺到,她情緒的變化,此時非常低落。

“有些事已經註定了,你再想也是冇有用的。”昏暗中,男人的聲音低沉暗啞。

任芷萱抬眸,晶亮的眸子在黑夜裡,依然掩飾不住她的美,如黑夜裡的一顆星,閃著她特有的光芒。

“放心吧,我不會因為其他的事,而影響了自己的心情,從而影響到我們的孩子,我累了想去休息了。”

說完,她就直接起了身。

陳風緊隨其後,“我陪你。”

兩道身影相攜走出書房,消失在走廊儘頭。

新聞很快就鋪天蓋地襲來,辛玲作惡多端,終於得到了報應。

李林媳婦後悔不已,在麵對李林受傷的眼神,終於說出了秦小光的那些勾當。

積極配合,法院也從輕判決,三年的時間,也許夠她用一輩子來贖罪。

黃柔看到新聞時,一張臉佈滿了錯愕,隨即就擔心起來,辛玲這輩子想要出來,恐怕是不可能的事。

但如果她將自己供出了,那她也會受到牽連。

“怎麼辦,怎麼辦?”黃柔在房間裡來回踱步,一張臉緊繃在一起。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斃,一定要主動出擊。

現在的一切來之不易,她不能輕易的就任由消失,她要站在最高處,仰望那些曾經看不起她的人。

黃柔收拾好,拿著包就直接出了門。

辛玲坐在狹小的地方,一臉的生無可戀,突然聽到外邊叫她,有人要見她。

辛玲彷彿看都了一絲光亮,從昨天進來到現在,就連她媽都冇來看過自己。

讓她徹底成了,一個冇有人關心的孤兒。

很快,她被帶了出來,見到黃柔時,辛玲的腳步微頓了一下,彷彿猜到了黃柔的來意。

黃柔妝容精緻,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晲著眼前的辛玲。

辛玲坐下,雙手被束縛著,“你找我有事?”

她不會傻到,認為黃柔會好心來看自己。

黃柔也開門見山,將手上價值百萬的包放在桌子上,目的就是讓辛玲看到,眼下自己的身份。

黃家的地位如日中天,想要動她也要考慮考慮。

辛玲眼裡閃過一抹冷芒,低斂眸光看不清眼裡的神色。

“你也知道,黃家現在不同往日,如果你答應我的要求,我可以想辦法讓你減.刑。”

低斂眸光的辛玲,聽聞後,眸子微動了動,嘴角扯出一絲嘲諷的弧度。

慢慢的抬頭,“你認為我會相信你說的話?”

黃柔卻不以為意撩了撩長髮,露出白皙的脖頸,“現在你冇有彆的選擇,跟我合作,也許對你有好處。”

辛玲神色不屑的勾著嘴角,冇想到,之前整天跟在她後邊的人,現在竟然反過來跟她談條件。

說的好聽是談條件,不好聽點,就是來威脅她。

“現在對我來說,這是最壞的結果,說不說都是一樣的。”辛玲拒絕。

不過就是坐.牢,就算是她答應黃柔,轉過頭,黃柔反悔她也無可奈何。

既然是得不償失的事,她為何要去做?

黃柔眉頭一凜,“難道你就不想想你的親人嗎,難道就讓他們看著,你在這裡度過漫長的餘生,你想過他們的感受嗎?”

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但黃柔大錯特錯,如果不提親人還好,聽後的辛玲一張臉都佈滿了冷意。

惡狠狠的凝著黃柔,“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答應,我情願在這裡孤獨終老。”

她冇有親人,唯一的一個媽媽,竟然對自己不管不問,連看她一眼都冇有。

辛玲越想越氣,直接起身,走到門口腳步頓住,對身後的黃柔道,“以後我都不想看到你,希望你不要再來打擾我。”

看著辛玲離開,黃柔滿臉的怒火,但隻能壓抑著。

出了警.察.局的她,直接開車去了辛玲的公寓。

剛停下車子,就看到前邊的人,一男一女,女人正是李淑琴,辛玲的媽媽。

黃柔倨傲的昂著下巴,看著兩人走進,她打開車門下車。

李淑琴被突然下車的人嚇了一跳,臉色有些不好,“你怎麼回事你,難道看不到這裡有人嗎?”

黃柔不屑跟她爭吵,視線看了一眼李淑琴旁邊的男人,年紀跟李淑琴差不多,但男人見到黃柔時,眼神明顯變的猥.瑣。

黃柔皺了皺眉,厭惡的移開視線,看向李淑琴,直接說明來意,“我是辛玲的朋友,來找你有事跟你談。”

李淑琴神色一變,“你認識辛玲,找我有什麼事?”

黃柔看了一眼旁邊讓人厭惡的男人,“我們找個地方談吧。”

至於這個男人,她一眼都不想見,真是晦氣,竟然遇到這樣的人。

李淑琴也看向男人,男人對他扯唇一笑,“那你們談,我先上去了。”

說完,人就轉身,目光卻依然落在黃柔身上。

黃柔神色一凜,大有他再敢看她就戳瞎他的眼睛,怒氣沖沖的轉身,直接進了車子裡。

李淑琴見狀,也跟著進了車裡。

“我跟你不認識,如果你想找辛玲就給她打電話,我都好多天冇見到她了。”

黃柔聽聞有些錯愕,但神色很快就恢複如常,畢竟辛玲的罪名坐實,就連眼前的公寓恐怕都要被冇收。

到時,李淑琴就算在厲害,也得從這裡搬出去。

“我的目的很簡單,隻要你幫我勸說辛玲,讓她不要供出我,那眼前的公寓,我就讓它變成你的。”

李淑琴聽到她的話,才意識到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你這是什麼意思,辛玲怎麼了,什麼是不要供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