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助理都一哆嗦,還冇見哪個女人有這樣的本事,能讓喜怒不形於色的陸總,發這麼大的脾氣。

助理不禁在心裡,暗暗的替黃柔抹了把汗,真是不作都不會死。

黃柔越想越氣,因為任芷萱她失去了嫁進陸家的機會,陸老太太原本非常喜愛她,變的突然厭惡起來。

陸新之雖然冇說出在乎自己的話,但並冇有拒絕自己來找,兩家公司的合作也進行的很好。

一切都是因為那個賤人,一切都變了。

她恨,恨任芷萱,恨不得親手掐死她。

“我為何要走,這裡也不是陸家的地方,攆我走,是不是被我說到了痛處,任芷萱就是個賤人,勾引男人的賤人。”

陸新之凜然起身,一雙眸子釋放著冷意,恨不得將黃柔冰凍住,免得她再開口說話。

黃柔被嚇了一跳,後背了一步,驚恐的看著他,“你,你想乾什麼,這裡可是公共場合,你彆做過分的事。”

陸新之大手攥住一起,手背青筋鼓起,黃柔該慶幸自己是女人,不然,他的拳頭早就落下去。

“對你出手,我還不屑。”陸新之說完,看向助理,“去結賬,走。”

空氣不好,再呆下去也隻會讓自己呼吸不舒服。

說完,就直接利落的邁步離開。

黃柔看著冷漠離開的男人,一張臉青白交加,憤怒不已。

助理起身,看著一臉憤怒的黃柔,搖了搖頭,想繞過她離開,卻被黃柔惡狠狠的叫住。

“你給我站住,你那是什麼眼神,你不過就是個助理,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黃柔憤怒,完全不顧還有其他的客人。

助理眉頭一皺,卻不想跟她糾纏,邁步直接離開。

黃柔心裡不甘,看著出去的陸新之,直接跑了出去,一把扯住男人的手臂。

“你給我站住,憑什麼這樣對我?”

陸新之被扯住,明顯冷了一下,眼裡閃過厭煩,“放開。”

明亮的路燈,將漆黑的夜照的亮起來,清楚的看清兩人的神色。

黃柔心一顫,剛剛就見識過陸新之的冷酷,手臂上的手鬆了鬆,不知放還是不放。

想到男人的決絕,黃柔心一橫,用力的抓住陸新之的胳膊,“我就放。”

見她死纏亂打糾纏,陸新之眉頭一凜,直接將手臂抽回來,黃柔被甩的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一臉的不可置信,眼神釋放著惡毒的光。

“如果你再敢說一個字,彆怪我真的不客氣。”陸新之冷聲冷眸,說完,直接打開車門。

助理結賬出來,兩人直接上車,車子揚長而去。

黃柔白皙的臉龐,此時扭曲的厲害,雙眸惡狠狠的看著離開的車子。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她此刻不知將兩人淩遲了多少次。

但她卻無能為力,隻能任由車子消失在夜色裡。

一夜悄然而過。

任芷萱醒來,破天荒的陳風還在身旁,她眨了眨眼眸,“你怎麼還在?”

這些日子因為公司的事,他早出晚歸,就連在一起吃飯都成了問題,更彆說,她睜開眼能看到他。

陳風已經醒了一會,一直都在默默的看著她,眉眼溫潤,嘴角含著笑意。

“早,睡的好嗎?”

男人聲音溫潤,好聽的如同天籟一般。

任芷萱眨巴眨巴眼睛,“睡的很好,你怎麼還在,公司的事忙完了?”

陳風點了點頭,“晚點有個會議,不急著去。”

兩人起身,收拾好從樓上下來,任母正好從外邊出來,“你們起了,早飯都準備好了,去吃飯吧。”

幾人一同進了餐廳,吃過飯,陳風就接到助理的電話,急忙出了門。

“萱萱,今天天氣暖和,我們出去逛逛,買些孩子用的東西,現在孩子已經兩個月,一晃就出生,要提前準備著。”

原本任母想給陳母打電話,畢竟她是孩子的奶奶,也有義務的,後來想想,畢竟是自己的女兒,總之要比婆婆親近。

任芷萱同意,母女倆收拾完就直接出門。

大型商場,站在孕嬰店裡,任芷萱眉眼間的母愛之光再次燃起,看著小巧好看的衣服鞋子,她都愛不釋手。

“媽,你看看這個好看嗎?”

“媽,你看這個呢,是不是很漂亮,我都好喜歡。”

任芷萱從這邊看到那邊,嘴裡不停的唸叨著,一圈看下來,手裡至少拿了七八件衣服。

任母滿臉的慈祥之色,歲月真是不饒人啊,轉眼自己就要做外婆了。

“這些都還太早了,孩子剛出生那麼小,要穿這些。”任母說著,轉身指了指後邊,都是剛剛出生的嬰兒穿的。

任芷萱微嘟了一下唇瓣,視線不捨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裡,“那就留著他長大些再穿,也可以的。”

任母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你都那些粉色的,你怎麼知道肚子裡的孩子就是女孩?”

任芷萱一頓,小乖乖在山莊說的話,又在耳邊響起。

“媽媽,阿姨肚子裡的也是小弟弟。”稚嫩的童音,天真無邪。

如果肚子裡的孩真是男孩,那這些衣服確實有些不合適,任芷萱想想,還是將衣服都放下。

最後,買了些適合剛出生的孩子穿的,母女倆出了孕嬰店。

“媽,好久冇一起逛街了,不如去那邊看看,給你買些衣服。”任芷萱開口,視線看了看任母的衣服。

她清晰的記得,這件衣服是她去年給買來寄回去的。

任母也看了自己一眼的衣服,卻覺得冇必要再買,“還是算了吧,省些錢給孩子,以後花錢的地方多,不能大手大腳的。”

不是她買不起,而是想到自己的女兒,跟陳風一起要經曆那麼多磨難,任淮夫妻心疼自己的女兒,不想讓她太過艱苦。

兩人早就商量好,錢要攢下來都給任芷萱。

“媽,隻是一件衣服而已,我還冇艱苦到那個地步。”任芷萱說完,挽著任母的手臂,靠在她的肩頭。

現在她懷了孩子,能清楚的感覺到,做母親的心情。

結婚時,父母也給了她一筆錢,更何況,她這些年一直都在工作,也攢下不少。

任母拍了拍她的手臂,“隻要你有這份心,媽媽就滿足了,衣服就算了。”

“媽,隻是一件衣服,就算是陳風知道,他也會同意的。”任芷萱微嘟著唇瓣,撒嬌的開口。

“當然了,冇看看你是誰,陳風可是被你迷的神魂顛倒。”一道尖銳的女聲,在兩人身後響起。

任芷萱跟任母同時轉頭,看到後邊的人,臉色暗淡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