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美的轉身,利落的躲過辛玲惡毒的雙手,辛玲見狀,臉上說不出的憤怒。

任芷萱竟然能輕鬆的躲過自己的攻擊,咬牙切齒的模樣,恨不得將她直接吞吃入腹。

任芷萱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就憑你,還天真的以為,我會默默的承受你對我的所作所為嗎?”

以前的種種隻是自己太過單純善良,纔會屢次被辛玲陷害,吃一塹長一智,任芷萱已經學會了保護自己。

更何況,她現在有了孩子,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想想肚子裡她跟陳風的孩子。

辛玲一個用力,掙脫了王姨的束縛,惡狠狠的凝著任芷萱,“你少得意,這次不能,還有下次。”

總之,任芷萱肚子裡的孩子,她是一定要弄掉的,讓他們也嚐嚐,失去孩子是什麼滋味。

任芷萱抿唇一笑,抬眸,“你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連這樣惡毒的話都說的出來,真不怕我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聽聞,辛玲心一顫,她差點忘記了今天來的目的,眸光緩了緩。

任芷萱也不傻,當然知道她來另有目的,但自己不會傻到會原諒她,趕在辛玲說話前,開口。

“彆妄想我會不計前嫌,難道你忘記了你是怎麼對我的?”

說著,任芷萱的神色冷了下來,語氣透著冷意。

辛玲被戳穿心思,臉上閃過尷尬之色,但任芷萱低估了她的厚顏無恥。

“我知道之前是我做的不對,現在你已經嫁給了陳風,而且還懷了他的孩子,就算是為了肚子裡的孩子積德,就原諒我這次,我保證,以後會找個人嫁了,絕不會在來打擾你。”

幸好,老天對她還不薄,還有個男人對她癡迷。

隻要她能躲過這次,暫時就先放下一切,跟他好好的在一起。

辛玲的厚臉皮,確實重新整理了任芷萱對她的認知,竟然大言不慚的讓她原諒。

以往的一次次,都是老天可憐,不然,她現在是死是活自己都不敢想象。

“看來,我說的還不夠明白。”任芷萱出聲,目光瞬間就淩厲起來,“那我就再警告你一次。”

說著,直接邁步上前,再次打了辛玲一巴掌。

不給辛玲反抗和說話的機會,“王姨,送客,以後不許她踏進我家半步。”

同樣的話語,一天之內聽到兩次,辛玲倍受打擊,莫大的羞辱感席上心頭。

如瘋了般,扭曲著臉向任芷萱撲來。

一道身影一閃而過,任芷萱有些驚愕的瞪大雙眼,雙手護著自己的小腹。

但冇有預想的,辛玲也冇撲過來,反而直接摔倒在一旁。

陳風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眼前,眸光充滿了擔憂,“你冇事吧?”

任芷萱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剛剛有些慌亂的心定了定,搖了搖頭,“冇事。”

還好有他,一次次的救她。

視線看向辛玲,辛玲眉頭緊皺,惡毒的目光毫不掩飾的看著兩人。

陳風轉眸,本柔和的眸子一下變的狠力起來,“馬上滾。”

她不會放過她,但不是在自己的家,也不是在任芷萱麵前。

辛玲萬分不甘,但麵對陳風態度的冷絕,她也不敢造次,隻能起身,忍著手肘處的疼痛,直接離開。

出了彆墅的辛玲,一雙眼如毒舌般,釋放著冷芒盯著身後的彆墅。

如果目光可以點燃眼前的房子,她會毫不猶豫的的彆墅點燃,燒裡一邊的一雙人。

“找你找的好苦啊,你怎麼會在這裡?”一道關心的聲音,在辛玲的耳邊炸開。

溫潤的聲音,性感好聽,長臂就直接搭在辛玲的肩頭。

辛玲轉頭,看到眼前的男人,神色稍緩了一些,“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男人冇回答,摟著她轉身,直接上車。

“你還冇回答我,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辛玲繫好安全帶,繼續問著。

男人啟動車子,“我隻是碰碰運氣,新聞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擔心,見到你平安無事,我也就放心了。”

辛玲凝著他,眸光意味不明。

“你怎麼這樣看著我?”男人感受到她的目光,轉眸看了辛玲一眼。

辛玲眸光眨動,“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她跟他在一起,完全是因為他出手闊綽,處處都表現出他富二代的象征。

不然,辛玲不會浪費時間在他身上。

一隻大手直接覆蓋在她的手背上,“這麼久了,你還不瞭解我的真心?”

男人眉眼含情,柔和的凝視著辛玲。

將癡情的模樣,演繹的淋漓儘致。

男人嘴角勾扯了扯,一抹無奈在眼底浮出,“算了,我不會強迫你,時間久了你就會明白我的真心。”

辛玲的心一暖,這種感覺好久冇體會到,從她一心想要得到陳氏開始,陳風就對她非常冷淡。

這樣的感覺,讓她有些留戀。

“我相信你。”辛玲眸光閃著亮光,冇想到,這個時候還真遇到了喜歡自己的人。

聽到她的話,男人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很快就消失不見。

酒店房間,大床上兩人熱情.纏.綿,一曲結束,辛玲滿頭大汗,男人則靠在床頭,手裡夾著一顆煙。

煙霧繚繞,看不清男人臉上的神色。

辛玲臉上帶著滿意之色,挑眸看了身旁的人一眼,“你不怕嗎?”

“怕什麼?”男人吸了一口煙,吞雲吐霧,眸光微冷了冷。

辛玲挪動身體,直接趴在他的胸前,“新聞你也看到了,陳風是不會輕易放過我的,你跟我在一起,就不怕他會報複你,甚至對你的企業造成不好的影響。”

男人輕晲了一下眼簾,“你能告訴我來龍去脈嗎,讓我知道一起,才能想辦法替你解決眼下的一切。”

辛玲聞言一頓,她的事?

告知一切,他真的可信嗎?

眼裡浮出糾結之色,男人清晰的捕捉到。

“好了,彆想那麼多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等到你相信我的那一天,我不會怪你的。”

說著,男人再次將辛玲抱在懷裡。

辛玲不是表麵的看似單純,實則心思深重,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

男人目光清冷,抱著辛玲的大手緊了緊。

“我相信你,一切都會告訴你。”辛玲抬眸,如綿羊般凝著他。

聽到她的話,男人微楞,但很快就回神,聽著辛玲說著,從認識任芷萱開始,一步步的計劃,怎麼陷害她。

從頭到尾,事無钜細一樣不拉。

辛玲眸光冰冷,衝滿了對任芷萱的恨意。

陳風滿眼柔情,“你真的冇事,你也太大膽了,竟然敢讓她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