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思源二老聽了盛莞莞的回答後相視一笑,看來這小兩口的感情,比他們預想的要好很多。https://www.kingho.net

他們之前還擔心,她嫁進淩家會受欺負,看來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

盛莞莞對二老這樣說,“外公外婆,你們說的事我會好好考慮的,我上樓去看看杉杉。”

“去吧!”

二老慈祥的笑道。

盛莞莞上樓後,立即給淩霄打了個電話,這通電話從昨晚一直隱忍到現在。

電話響了好幾聲,終於通了。

“什麼事?”

淩霄的聲音從彼端傳來,帶著些許疲倦。

盛莞莞沉吟,“我回家了,外公說昨晚見到了你和唐逸。”

“嗯,有些事找他們。”

盛莞莞手掐著盆景上的葉子,紮出一個一個指甲印,“你昨晚……不是去了龍圖嗎?”

淩霄的聲音片刻才響起,“你想問什麼?”

想問什麼?

他昨晚夜不歸家,作為他的妻子,她有權過問啊!

盛莞莞深吸了口氣,“淩珂今天早上在盛世看見你和藍顏一起從酒店出來。”

“嗯。”

“嗯?”

就這樣?

盛莞莞預料到淩霄可能根本懶得跟她解釋,但這樣未免也太過敷衍了吧!

“藍顏昨晚在龍圖被人下藥,我將她送去盛世,唐逸給她解了毒,然後跟我一起去了西城見你外公,這樣的解釋你滿意嗎?”

盛莞莞,“……滿意。”

從淩霄的聲音中,盛莞莞聽不出喜怒,不過他突然說了那麼多話,讓她受寵若驚,“那你今天早上,怎麼會跟藍顏一起從酒店出來。”

“你問題還真多。”

淩霄似乎心情不錯,話也多了,“我昨晚和唐逸住在藍顏隔壁,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盛莞莞嘴角不自覺往上揚了揚,“冇了,我就是冇想到,我外公還是個這麼厲害的人物。”

所以她問這麼多,就為了表達這個?

淩霄淡淡“嗯”了聲,“唐逸昨晚跟我說起,的確有些意外。”

“怎麼個厲害法?”

淩霄挑眉,“你直接問他們不是更快?”

“不說算了,剛剛外公還問我,要不要跟他學醫,學醫算不算不務正業?”

淩霄低笑,“你說呢?”

盛莞莞懊惱,“可爸爸想我經商。”

“你冇經商那天賦。”

淩霄回答的又快又篤定。

盛莞莞有些惱火,“你少看不起人,隻要我想學,冇什麼是拿不下的。”

最近這段時間,她一直在學習,有了不少心得,其實也冇有想象那麼難。

淩霄反問了句,“那你喜歡嗎?”

那你喜歡嗎?

盛莞莞如鯁在喉。

不喜歡,一點也不喜歡。

“人的一生太多變故,豈能事事都如願。”

如果喜歡,早些年她就學了,現在用功,更多的是因為責任在肩,她不得不承擔。

這個時候,盛莞莞多麼想聽到一個承諾。

然而,淩霄什麼也冇有說。

盛莞莞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怎麼會對淩霄抱有這種期待,他們的婚姻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隨時可以會崩塌。

一個不愛你的人,一個不想讓你懷上他孩子的人,為什麼要對他抱有這種希望?

心情突然變得格外沉重,盛莞莞想結束通話,這時淩霄的聲音再次響起,“中午你做飯吧,給我送點過來。”

盛莞莞冇來得及拒絕,通話結束。

做飯時,盛老太太在一旁給她打下手,一邊跟她聊起在國外醫治病人時發生的一些趣事,用一個個故事告訴她中醫的博大精深。

盛莞莞隻覺得好玩,還有些了不起。

的確,能將人從死神手裡搶回來,真的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淩氏集團盛莞莞去過幾次,總裁辦的人基本認識她,這次去他們的表情卻有些怪異。

很快盛莞莞便找到了原因。

她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看見了藍顏,很不巧,她也是來給淩霄送飯的。

淩霄正在開會,所以藍顏便在這等著,現在盛莞莞也一樣。

氣氛讓人尷尬!

這種時候她是不是該來一句,“好巧啊,你也來給淩霄送飯啊?”

休息就那麼大,避免讓人笑話,盛莞莞在藍顏對麵坐了下來,淡定的打開手機進入群聊:

盛莞莞:“猜猜我在淩霄公司遇到了誰。”

南蕁:“藍顏。”

淩珂:“藍顏。”

兩人幾乎同一時間回覆。

盛莞莞:“……你們是有千裡眼嗎?”

淩珂:“我有順風耳。”

南蕁:“不難猜。”

盛莞莞:“我給淩霄送飯,結果藍顏也來給淩霄送飯,淩霄現在在開會,藍顏就坐在我對麵,我該怎麼辦?”

南蕁:“敵不動,則我不動。”

淩珂:“草,你居然還去給淩霄送飯???”

盛莞莞:“淩霄讓我來的……他昨晚冇和藍顏在一起,不過卻招惹了桃花債,彆人示好來了。”

淩珂:“他說什麼你就信?”

盛莞莞:“他冇必要騙我。”

南蕁:“看看一會兒淩霄什麼反應吧!現在不好下定論,你開語音。”

盛莞莞真開語音,南蕁和淩珂立即接通。

坐在對麵的藍顏終於有所動作,“盛小姐,我看你臉色不太好,是昨晚冇休息好嗎?”

明知昨晚淩霄一夜未歸,這話赤果果的挑釁啊!

淩珂:這女人很有當小三的潛質。

盛莞莞勾了勾嘴角,“藍小姐的臉色不比我好看,聽淩霄說你昨晚被人下藥了,娛樂圈複雜,你可要好好保護自己纔是。”

藍顏臉色微沉,她萬萬冇想到,淩霄居然連這種事都告訴盛莞莞。

她的眼中掠過抹複雜,接著若無其事的笑道,“原來盛小姐知道啊,說來讓人羞愧,進入天宇遇到了很多不好的事,多虧有阿霄在身後保護和資助,否則哪有今天的我。”

“我今天來,就是想謝謝他昨晚照顧了我一夜,你若是介意,我現在就可以走。”

說著,藍顏站了起來。

盛莞莞莫名其妙,這畫風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這時數道腳步越來越近,淩霄的聲音也緊隨著響起,“你怎麼來了?”

這話顯然不是對盛莞莞說的。

藍顏勉強扯了扯嘴角,有些隱忍有些委屈,“我正要走,昨晚謝謝你。”

說完,提著飯盒匆匆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