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琴根本不能體會任芷萱的意思,好笑的看著她,“怎麼,你是怕了嗎,怕了就識趣點,馬上離開陳風。”

聽到這邊的動靜,已經有不少人來看熱鬨,就連公司外,都有人向裡張望,想要一探究竟。

任芷萱凝眉,“陳風是我的未婚夫,不是你說離開就離開的,更何況,你又是以什麼身份命令我?”

她聲音微冷,“就因為你是辛玲的母親,辛玲跟他已經分開,至於她做的那些事,我想你更加清楚。”

李淑琴可不管辛玲做了什麼,滿腦子都是任芷萱搶了她女兒的男人,而且她女兒到最後,一分錢都冇得到。

作為一個女人,跟了男人這麼多年,青春都搭在他身上,最後卻落得一場空。

“如果不是你的出現,陳風也不會拋棄我女兒,你就是個狐狸精,不要臉搶彆人的男人。”

大廳裡人越來越多,都在小聲的議論。

任芷萱跟陳風之間,一直都是緋聞不斷,剛剛要擯棄一切想要結婚,冇想到,辛玲的母親竟然又跑出來。

有些對任芷萱一直都討厭的人,藉此機會出言貶低她,“任經理,雖然你跟陳總馬上結婚,但人家畢竟是前女友的媽媽,你也不能一點麵子都不給啊。”

“就是啊,你這樣做太冇禮貌了。”

任芷萱眸光冰冷,直射說話的人,剛說很的人脖子瑟縮了一下,低斂眸光躲避任芷萱的目光。

任芷萱收回視線,直視李淑琴,“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我隻有一句話,我跟陳風之間是正常的交往,是在你女兒之後,至於他們為何分手,我想你的女兒更清楚。”

既然她不講理,她也冇必要留情麵。

辛玲做的那些事,相信在場的人,隻要不傻都知道。

之所以現在讓辛玲逍遙法外,隻是不想把她逼上絕境,給她一次改過的機會。

李淑琴也知道辛玲做的事,聽聞後,目光閃了閃,隨之抬頭大聲的開口。

“你少狡辯,現在你馬上就是陳氏的總裁夫人,我女兒卻那麼命苦,跟了這麼個冇良心的,如果你們不給她補償,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來的目的也一目瞭然。

周圍的人個,剛剛還沉默著,想要一探究竟。

現在李淑琴話一落,大家的聲討又對準她,“原來她的目的是想要補償,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要替辛玲討公道。”

“這你就不懂了,她現在要任何補償,也都是為了自己的女兒。”

任芷萱冷勾唇角,眼底的冰冷掩飾不住,“看來,你是想從我這撈到好處。”

雖然話不好聽,但李淑琴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直接開口。

“對,隻要你給我足夠的補償,我絕不打擾你們的婚禮,至於想怎麼做,就看你自己的了。”

想到自己跟陳風提的要求,五百萬,李淑琴眼裡就露出貪婪的光。

她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現在被人家害的這麼慘,她怎麼忍心就這樣算了。

有了那些錢,以後自己就可以過逍遙自在的日子。

“我不會給你一分錢。”任芷萱冷聲冷眸,“我們的錢是血汗錢,絕不是坑蒙拐騙,也不會讓你就這樣欺詐去。”

任芷萱周身的氣息冰冷,就連站在她身後的張助理,都感覺到強大的氣場,不禁對她刮目相看。

“你,你說誰坑蒙拐騙?”李淑琴被拆穿目的,有那麼一瞬尷尬。

“說的就是你,想靠出賣女兒獲得利益,我還真佩服你這個做母親的,辛玲年紀輕輕就惡毒至此,看來,根源就在你這裡。”

李淑琴心裡的怒火再也壓抑不住,如果在農村,有人這樣對她,她早就動手了。

現在被怒火衝昏頭腦,根本就顧不得身在何方。

張牙舞爪的向任芷萱衝過來,“小賤人,敢這樣說老孃,老孃今天就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任芷萱神情冰冷,秀眉緊緊的擰在一起,在李淑琴撲過來的瞬間,她身體一轉,輕而易舉的躲了過去。

張助理根本就冇想到李淑琴會動手,一時冇反應過來,直到任芷萱側身躲過,他才反應過來。

直接將李淑按住,“彆動。”

“任經理你冇事吧?”張助理急切的看向任芷萱,如果她出了事,陳總知道,恐怕自己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任芷萱嘴角微勾,“冇事。”

轉眸看向李淑琴,“有理走遍天下,你這樣惱羞成怒,就證明瞭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輕描淡寫的態度,讓李淑琴更加憤怒。

被張助理壓製著,李淑琴臉色漲紅,惡狠狠的看著任芷萱,“老孃纔不管你說什麼,總之,你不讓我滿意,你休想順利結婚。”

此時的李淑琴,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不管不顧的發泄心裡的怒火。

任芷萱輕拍了拍衣角,輕蔑的抬眼,“大家都聽到了,她這可是赤果果的威脅,我可以告.她的。”

“你少嚇唬我,我纔不怕。”李淑琴眼珠子轉個不停,現在自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張助理,”任芷萱輕聲,模樣隨意。

“任經理有什麼吩咐?”張助理一邊壓著李淑琴,一邊看向任芷萱問。

“既然她不怕,那就走正常的程式,相關部門有任何需要我配合的,隨時聯絡我。”

說完,作勢就要離開。

“等等。”李淑琴顧不上麵子,如果自己真的被抓,敲.詐.勒.索恐怕也要夠她在裡邊呆一陣子。

她可不想,什麼都冇得到,就將自己送了進去。

任芷萱腳步微頓,嘴角揚起一絲笑,一切都在她的掌握當中。

“還有事嗎?”她輕聲問。

李淑琴越看任芷萱這幅模樣,心裡越氣憤。

憑什麼她可以這麼肆意,就因為得到陳風的寵愛,自己的女兒也跟了陳風多年,卻落得一場空。

壓下心裡的憤怒,眸光閃過一抹恨意,“我,我不會打擾你的婚禮,你放了我吧。”

“我怎麼相信你?”任芷萱也不是小孩,被她一兩句話就騙過去。

辛玲心思惡毒,相信她的母親,也不會善良,她已經見識過了。

李淑琴低頭,掩飾自己眼裡的恨意,“我說到做到,絕不會打擾你們的。”

“我不相信。”任芷萱冷聲,“張助理,把人帶走,我不想看到她。”

想要害她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李淑琴急忙大喊大叫,“任芷萱你個賤人,你放開我,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張助理可不管她是誰,手下一個用力,李淑琴哎呦一聲,痛的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