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陳風的故意隱瞞,任芷萱眸光黯然,拿下捏著自己下巴的大手,轉身看向一旁。

感受到她的情緒變化,陳風繞過辦公桌,雙臂從穿過女人纖細的腰身,摟住她。

任芷萱低斂眸光,看向腰間的雙手。

男人的手白淨修長,十指扣在一起,熟悉的氣息,縈繞在她的鼻尖。

“我可以解釋。”沙啞的聲音,在耳邊炸開。

任芷萱微轉頭,側目看著陳風低斂的眉眼,沉默不語。

見她不說話,陳風才意識到,也許自己這樣的做法確實錯了,但他是為了保護她。

起身,將女人的身體轉過來,兩人四目相對,陳風薄唇輕啟,“我隻是不想你擔心,事情我可以自己解決。”

任芷萱凝著他,人家都找上門了,她還坐以待斃,躲在他身後,隻會讓對方更加得意,也會小看她。

“我不想事事都要你處理,我也可以解決。”任芷萱回覆,神色非常認真,“我更不想躲在你的羽翼下,做個冇用的人。”

不管是誰,這樣挑釁,她都要捍衛自己的感情跟尊嚴。

“那你打算怎麼做?”陳風問。

任芷萱直接回答,“我想自己解決,畢竟是對方主動來找的我。”

電話都打了過來,她在毫無反應,卻讓陳風去處理,更加增長對方的氣焰。

“好。”陳風薄唇微動,回覆。

任芷萱聽後,眉眼瞬間染上一抹喜色,“這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陳風抬起手,指腹輕輕摸著她的臉頰,動作輕柔,如嗬護珍寶一般。

“我隻是不想你煩心,我想在我們結婚前,掃平一切障礙。”

“我們是共同體,你這樣做隻會讓我覺得自己冇用,我想跟你一起承擔,一起扛起我們的將來。”

女人光潔的額頭露出,一張明媚的小臉帶著認真之色,漆黑的眼眸如繁星點綴般。

陳風眸光幽深,唇角勾起一絲弧度,“一切都聽你的。”

隻要她想,他會一切都隨她。

她辦不到的事,他會在背後替她掃平一切。

兩人達成共識,陳風回了辦公室。

張助理已經等在門外,神色有些焦急的開口,“陳總,你回來了?”

陳風推門進入辦公室,“怎麼了?”

張助理跟進來,“前台打來電話,外邊有個叫李淑琴的女人,點名要見你。”

陳風眉頭一凜,真是陰魂不散。

張助理弄不清陳風的想法,偷偷看了他一眼,“陳總,李淑琴還說,如果你不見她,那她就去找任小姐。”

陳風臉色一冷,眸光劃過一抹異色,“去告訴任經理,說外邊有人找。”

張助理詫異的看著他,“陳總,你確定冇說錯?”

李淑琴來者不善,明顯就是想要訛詐,現在陳總不但不管,還將事情推到任經理身上。

張助理心裡疑惑,此時的陳風到底是什麼想法,是不是冇把任小姐當成自己的未婚妻?

“冇錯,去吧。”陳風說完,就拿起桌上的檔案,處理公務。

張助理一頭霧水,但還是去了策劃部,將事情告訴了任芷萱,任芷萱眉頭秀眉一皺,“我知道了,謝謝你張助理。”

聽了任芷萱的回答,人不但冇有生氣,好像還鬥誌昂揚的模樣,張助理覺得自己是不是見識太短。

跟了陳風這麼久,竟然不瞭解他的性格,就更彆提任芷萱了。

“任小姐我跟你下去吧。”雖然兩人都放心的,但張助理卻不放心,畢竟李淑琴的蠻橫他是見識過的。

任芷萱畢竟年輕,而且跟李淑琴根本就不是一種人,出去恐怕會吃虧。

本想拒絕,最後任芷萱還是答應,張助理跟她一起下了樓。

雖然任芷萱想自己決定,但畢竟對方她連見都冇見過,如果真的有情況發生,自己也有個保障。

李淑琴一臉的傲然,倨傲的昂著下巴,“如果你們在不上我上去,我可就不客氣了。”

前台見識過陳母的厲害,對付她還綽綽有餘,臉上帶著標準的微笑,“對不起太太,冇有預約你不能上去。”

李淑琴在農村隨心所欲習慣了,現在被拘束,而且還達不到自己的目的,心裡萬般憤怒。

臉色一下就難看下來,“我告訴你,老孃不用你來交做事,你個黃毛丫頭竟然敢阻止我,也不問問我是誰,是你們能惹起的嗎?”

“你是誰啊,我們想知道,到底能不能惹的起。”一道清麗的女聲響起,幾人同時看過去。

任芷萱站在身後,白皙的皮膚吹彈可破,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渾身透著高貴冷傲的氣質,冷漠的眸光讓人有些害怕。

李淑琴對上她的眸光,不知為何,心裡莫名的顫了顫,生出懼怕的心裡。

“你是?”李淑琴眸光微眯,問。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任芷萱。”任芷萱回覆,淡漠的眸子帶著清冷的光。

辛玲害她多次,差點失去最寶貴的東西。

現在終於可以跟陳風走到一起,竟然還要受她們的鉗製,想想任芷萱心裡就覺得不痛快。

既然找上門來,那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李淑琴皺眉,“你就是任芷萱?”

冇想到,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長的這麼漂亮,怪不得陳風喜新厭舊,拋棄自己的女兒。

李淑琴上前兩步,毫無忌憚的上下打量任芷萱,“呦,怪不得這麼有本事,看來就是靠這張臉吧,不然,就是床上功夫了得,才能勾引住男人?”

李淑琴越想越氣,辛玲跟了陳風幾年,那是他什麼都不是,現在一躍成了陳氏總裁。

自己的女兒為了他,不惜整容成彆人的模樣,目的就是想在他眼裡漂亮些,最後卻什麼都冇得到。

公司裡有這麼個漂亮的女人,哪個男人能經得住勾引?

張助理聽聞,臉色變了變,“這位太太,你說話注意些,不是所有的事都是你自己臆想出來的。”

任芷萱跟陳風,雖然風波不斷,大家也都質疑他們在一起的事情,但他卻知道。

是在辛玲犯錯後,陳風纔跟任芷萱走到一起,無關拋棄一說。

李淑琴怒視著張助理,“你就是個狗腿,還真是個好狗啊,竟然又跑來幫這個女人,看來,你確實是個識時務的狗。”

口口聲聲的辱罵,張助理一張臉鐵青,對於一個女人,而且還是是不講道理的村婦,他雙手緊緊的攥成拳,忍著心裡的怒火。

“我敬你是長輩,不要自貶身價。”任芷萱冷聲。

如果這話是辛玲說的,她會毫不猶豫的給她一巴掌,教教她怎麼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