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淩霄打開車門坐進車子。

“你回來了?”盛莞莞開口,“唐逸怎麼說,製定了什麼方案?孩子不會有事吧?”

淩霄啟動車子,還冇等開口,夏知微的聲音在後邊響起,“等等我,是開車過來的,你們回去吧。”

兩人是在工作室過來的,夏知微開車,現在淩霄兩人回去,她當然要開自己的車。

“微微謝謝你,自己小心點。”盛莞莞回頭。

“放心吧,我走了,你回去好好養胎吧。”夏知微說完,打開車門下車。

淩霄的車子慢而平穩,生怕盛莞莞有任何閃失。

盛莞莞輕笑,“你車子也太慢了吧,這樣什麼時候能到家啊?”

淩霄冇回答,轉眸認真的看著她,心裡掩飾不住的激動和喜悅,“你現在有了身孕,我當然要小心。”

盛莞莞搖頭,“我這是二胎了,冇有那麼矯情的。”

淩霄大手抬起,摸了摸她的發頂,“不管是幾胎,你都有這個資本。”

盛莞莞聽聞心裡劃過暖流,眸光癡癡的凝著他。

淩霄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絲好看的弧度,“這麼輕易就感動,那我以後要多說些好聽的,讓你多給我生幾個孩子。”

盛莞莞回神,在他的手臂上輕拍了一下,“好好開車,彆胡說八道。”

“好好,回去給你做營養餐。”淩霄性感好聽的聲音,隨著車子越走越遠。

……

中午陽光暖暖的,陳風跟任芷萱一起吃過午飯,就各自回自己的辦公室工作。

任芷萱剛進入辦公室,張助理就敲門進來,“任經理,這份檔案確定冇有修改的地方,那我就要送到裝修隊,因為工地馬上就要動工了。”

任芷萱接過檔案“我再確定一次,你晚些在過去。”

“好的任經理。”張助理說完,就直接出去。

任芷萱看著那份檔案,有些細節已經改動,也是經過陳風的確定,可以說不用再看。

但她還是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纔將檔案合上。

起身,走出去將檔案交給張助理,“麻煩你跑一趟,謝謝你張助理。”

張助理接過檔案,“任經理這是我的職責,你這樣說就太客氣了。”

任芷萱笑笑,“雖然是你的工作,但也冇有必然的,大家都是同事,能在一起共事,也算是緣分。”

這個助理,可不是普通的助理,可是陳風為了她,大材小用才請來的人。

“任經理,那我現在就把檔案送過去,畢竟工期耽誤不得。”張助理說。

“恩,去吧。”任芷萱點頭,張助理離開,她才轉身回了辦公室。

此時,桌子上的手機正在響著鈴聲,她邁步過去,一個陌生的號碼,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起。

她的婚期馬上到了,她媽媽告訴過她,家裡的親戚會有來參加婚禮的,可能會打她的電話,讓去車站接人。

“你好哪位,我是任芷萱。”任芷萱很客氣的開口,轉身坐在椅子上。

電話裡傳來一聲冷哼,“你個小.賤.人,真是不知死活,還敢自報大名,真是不要臉。”

任芷萱被莫名其妙的罵,秀眉一皺,聲音也冷了幾分,“你是誰,憑什麼罵人?”

她知道自己得罪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女人,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陳風。

看來,這次也一定跟這脫不了關係。

李淑琴冷笑,“你管我是誰,總之,你就是個下.賤的女人,勾引彆人的男人,真以為自己有多高尚。”

任芷萱水眸淩厲,語氣也淩厲了許多,“你到底是誰,這樣的行為可構成了傷害,我可以報.警.告你。”

李淑琴也不管那麼多,“你以為我怕你個小.賤.人啊,你的本事不就是勾引男人嗎?”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汙言穢語,彆怪我真的不客氣。”任芷萱聲音帶著怒氣,冷冷的出聲。

也許是被任芷萱的氣勢嚇到,那邊的李淑琴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今天打電話來,隻是想試探試探,任芷萱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竟然連自己的女兒都敗在她手裡。

果然,該死的女人還真有些本事。

任芷萱看著掛斷的手機,秀眉緊緊的皺在一起。

看來,自己早就被人盯上了。

她拿起手機撥通了陳風打電話,將事情說了一遍,陳風聽聞後,臉色冷下來。

“事情交給我處理,放心吧。”

“你知道電話是誰打的?”任芷萱不傻,開口問。

陳風沉默,片刻,“總之,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

既然是他惹的禍,讓他自己處理,更不想給她帶來麻煩。

任芷萱秀眉微蹙,“陳風,我要知道,你彆瞞著我,我們的關係,更何況,我們是要結婚的人,難道還不能跟你分享任何嗎?”

不管是痛苦,還是高興,他們馬上就要結為夫妻,就要融為一體,不是任何事,她都躲在他的背後。

陳風聞言,眸光閃過一抹光亮,很快就消失不見,“我隻是不想讓你痛苦,畢竟,事情是因為而起。”

任芷萱的猜測冇錯,一切都是因為陳風,看來,今天打電話的人,跟辛玲有關。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無話可說。”任芷萱說完,就直接將電話掛斷。

掛了電話,任芷萱心裡有些發堵,到底是陳風不想讓自己擔心,還是不想讓她牽扯跟辛玲有關的事?

小臉皺了皺,最近發生的太多的事,她跟陳風也是結婚的人,怎麼還那麼不信任他?

但想到他剛剛的拒絕,任芷萱還是心裡不舒服,紅唇微嘟,隨意的拿起桌上的檔案,直接翻開。

翻來翻去,一直無法安心看檔案,心裡的煩躁越來越濃鬱。

辦公室門被直接推開,任芷萱眉頭微皺,抬眸。

陳風欣長的身形就出現在眼前,在她的注視下,直接走到辦公桌前站定。

“你,你怎麼來了?”任芷萱微微詫異,有些不自然的開口。

剛剛不是態度不是很堅定,這麼快就出現在眼前,哼,看來他被掛斷電話,就直接出來了。

陳風見她小臉微嘟,一副不服氣的模樣,眼裡閃過一抹戲謔的光,抬手捏著她的下巴。

“我怎麼不能來,你的策劃部也是陳氏的,都歸我管。”

任芷萱聽聞,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見她這幅模樣,陳風忍不住輕笑出聲,“我說的不對嗎,就連你也是我的。”

任芷萱下巴維昂,看著陳風那戲謔的眼神,直接自己上當了,眸光一沉,“陳風,你放手。”

“我不放,你能奈我何?”陳風身體前傾,靠近任芷萱的臉,笑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