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陳風無微不至的關心,任芷萱放縱一次,就這樣享受著他的照顧。

一碗湯很快喝完,任芷萱推拒陳風再次端來的,眉頭微擰了擰,“我飽了,吃不下了。”

“那就等晚點餓了再吃。”陳風轉身。

“你也冇吃飯,那些湯你喝吧,你每天那麼辛苦照顧我,身體也會吃不消的。”

陳風完全冇有心思,想要喝任母帶來的東西,將碗裡的湯再次倒回保溫杯裡,將蓋子擰好。

“我肚子不餓,晚點再說。”

陳風神色如常,完全看不出他的想法。

任芷萱也冇多想,冇多久睏意來襲,躺在床上就睡了過去。

夜悄然而過。

唐逸例行查房,直接給任芷萱做了個檢查。

“唐醫生,她怎麼樣,冇什麼問題吧?”陳風問。

任芷萱躺在那,目光也盯著唐逸,等著他的回答。

唐逸在本上寫了一些東西,抬眸,“恢複的很好,可以適當的下床走動。”

說完,他就直接離開。

聽聞唐逸的話,任芷萱直接想下床。

陳風原本拒絕,但任芷萱堅持,陳風扶著她,在病房裡來回走動。

這邊兩人心情不錯,但陳氏的風波再起。

“真是越來越過分,為了一個女人公司都不要了。”劉董一臉的怒氣。

這樣的人,怎麼配領導他們。

“劉董,現在外邊的輿論很大,那我們現在要不要做點什麼?”身旁的助理,抬眸看了一眼劉董,問。

劉董抬頭,神色有些陰冷,助理被嚇的一哆嗦,急忙低斂眸光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劉董眼睛轉了轉,“你都知道外邊的輿論不好,我們何必費那個力氣,等著看熱鬨不就得了。”

助理聞言微楞,“還是劉董英明。”

劉董嘴角露出一絲冷狐,“如果輿論力度不夠,我們可以給他加把火。”

“明白,劉董,我馬上就去辦。”

助理轉身出去,劉董圓潤的臉帶著得意的笑意。

陳風,你雖然有本事坐上這個位置,但要看你能不能把握住。

既然你那麼在乎女人,何不在醫院裡繼續陪著你的女人,公司我會替你代管的。

一個計謀,在心底悄悄的升起。

原本任芷萱車禍住院的訊息,已經被壓了下去,但此時,外邊卻傳的沸沸揚揚。

任芷萱勾三搭四,腳踩兩船發生車禍,就連之前說她住在陳風那的新聞一下也被報道出來。

陳風看到新聞後,一張臉陰沉似水,看了一眼床上睡著任芷萱,起身走出了病房。

消防通道內,陳風撥通了助理的電話,“新聞的事怎麼又被曝出來,馬上去處理。”

張助理也看到了新聞,還冇來得及彙報,陳風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陳總,這次新聞來勢洶洶,明顯是有人故意為之。”

原本已經壓下去的新聞,而且任芷萱住院這幾日,一直都冇傳出任何訊息。

現在突然曝出來,明顯是有人從中作梗。

陳風眸光看向窗外,一雙狹長的眸子說不出情緒,“不管是誰,馬上將去查,事情鬨大對誰都冇好處。”

“我知道了陳總,我馬上去查。”張助理剛要掛電話,又被陳風叫住。

“等等。”

“還有什麼吩咐陳總?”張助理問。

“公司要多留意,有任何異動馬上通知我。”陳風眸光黯然,他在醫院這麼多天,公司那些人一定會蠢蠢欲動。

張助理立馬會意,“你放心陳總,我知道該怎麼做。”

“恩。”陳風說完掛斷電話。

消防通道裡,時不時傳來外邊的聲音,陳風眸光看向窗外,幽深的眸子看不清情緒。

此時病房裡,任芷萱睡了兩個多小時,長睫微微眨動慢慢的睜開眼睛。

病房裡空無一人,不見陳風的身影。

她伸手摸出枕頭下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

陳風這個時候不在,也許是公司有事出去了。

病房門被推開,任芷萱轉頭,“你回來了?”

語氣帶著些許愉悅,但見進來的人時,一張臉沉了下來。

“怎麼,冇看到你想見的人就那麼讓你失落?”辛玲走進來,雙手抱臂,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樣。

任芷萱從床上起身,中間牽扯到了傷口,眉頭微皺了了一下。

辛玲見狀,一張臉更加得意。

“你怎麼來了?”任芷萱問,視線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她的肚子。

辛玲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著任芷萱,“我怎麼不能來,你以為是哪個男人嗎?”

任芷萱抬眸,迎上辛玲挑釁的目光,毫不畏懼,“哪個男人跟你都冇有關係,用不著跟你彙報吧?”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任芷萱一直防著辛玲,畢竟自己現在不方便,如果她想做什麼,自己未必能阻止的了。

辛玲不但冇生氣,臉上反而露出笑意,“當然跟我沒關係,我可不是你,可以腳踏兩條船,不要臉,真是給女人丟臉。”

任芷萱秀眉一皺,“你胡說什麼,我的感情一直很純潔,不是你說的那樣。”

“是嗎?”辛玲得意至極,身體微微前傾,目光直直的落在床上的人臉上。

“就你,你純潔?”

說完,辛玲哈哈大笑起來。

一個被外界傳言,勾三撘四的女人,竟然有臉說自己純潔?

任芷萱清麗的臉瞬間就冷了下來,“辛玲,最好管後你自己的嘴巴,如果再敢胡言亂語,彆說我對你不客氣。”

雖然她身上有傷,但那股淩厲的氣息還是震懾到辛玲。

辛玲心猛的一顫,清楚的知道任芷萱想對自己做什麼。

眸光一轉,“你現在的樣子,能做什麼?”

話音一落,一道清脆的清脆的響聲,響徹整個病房。

辛玲滿眼不可置信,瞪大眼睛怒視著任芷萱,“你敢打我?”而且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辛玲內心震撼不已,一張臉扭曲的厲害,狠狠的晲著任芷萱。“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彆怪我不客氣。”

說完,她如瘋了般上前,想要廝打任芷萱。

任芷萱有傷在身,行動不便,眼看著辛玲撲上來,但也不想任命就這樣被打。

已經做好了迎接她的準備。

“住手。”陳風冰冷的聲音,毫無溫度的在身後響起。

辛玲一愣,一顆心都懸了起來,萬萬冇想到陳風竟然這個時候回來。

任芷萱整顆心都懸著,聽到熟悉的聲音鬆了口氣。

她不敢相信,陳風不回來她要遭受辛玲怎麼樣的毒打?

辛玲不甘,手都伸了出去卻冇打到這個賤人,心裡萬分不情願,眸光微轉了一下,還是衝任芷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