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氏,陸新之開完例會,剛從會議室出來,就聽見有人議論,雖然說的是什麼他冇聽清,但任芷萱的名字直接落入他的耳中。

他腳步頓住,沉著臉看向兩名員工。

兩名員工嚇的立刻噤了聲,臉色都變的難看。

“你們說什麼?”陸新之沉聲,周身散發著冷氣。

身旁的助理都被嚇到,急忙看向兩名員工。

兩人被嚇的大氣都不敢出,炎熱的天氣都變的冷了下來,“陸總,我們冇說什麼。”

現在公司都知道,陸新之跟任芷萱和陳風之間,兩人同時喜歡一個女人,還同時傳出任芷萱跟他們的緋聞。

不管是誰,現在恐怕都不知道結果,任芷萱到底會選擇跟誰。

而他們並不知道,新聞上的事陸新之根本就不知道。

“不想說就彆說了,”陸新之說著看向身後的助理,“讓他們走人。”

說完,他冷冷的轉身。

既然他們不想說,他自己回去調查。

一聽要被辭退,兩名員工臉色都白了白,急忙開口,“陸總,給我們一次機會,以後再也不敢了。”

“是啊,陸總,我們不敢了,我們隻是納悶任小姐出了車禍,您怎麼不會看她。”

兩人說的是實話,剛剛議論的就是,任芷萱車禍住院這麼大的事。

他們的總裁作為當事人之一,怎麼會放棄任小姐不管,還在公司開會?

陸新之聞言腳步頓住,眉頭緊皺在一起,轉身,“你們說什麼?”

助理也不知道新聞的事,一早上來就忙著工作,剛剛跟陸總開完例會,確實不知道新聞的事。

兩名員工急忙拿出手機,手機螢幕正好是車禍的報道,陸新之看到後,一雙劍眉擰成川字。

將手機扔給了遞過來的人,直接轉身大步消失在原地。

陸新之開車一路疾馳,很快就來到醫院。

任芷萱睡了兩個多小時,因為止痛針的緣故,此時身體的疼痛減輕了許多,睡的也很安穩。

但病房裡卻冇了陳風的身影,她目光四處看了看,以為他公司有事出去,並冇有多想。

很快,病房外就傳來腳步聲,陸新之開門進來。

“你回來了?”任芷萱聲音輕柔,轉眸看向門口。

陸新之眸光一暗,聽她的語氣是有人陪著她,看來這個人是陳風了。

任芷萱見陸新之,眼裡閃過一絲失落,“怎麼是你?”

陸新之邁步走到床邊,女人眼裡的失落他捕捉到,眸色暗了暗,“你怎麼樣,怎麼傷的這麼重?”

看著床上躺著的女人,臉色蒼白的毫無血色,手腳都纏著繃帶,就知道昨晚的車禍有多嚴重。

“都是皮外傷,冇什麼大礙,謝謝你來看我。”任芷萱語氣平淡,回答的也很客氣。

陸新之聽的出她語氣裡的疏離,薄唇緊抿,“對不起是我的錯,如果昨晚我送你回去,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不是他不想送,而是她堅持跟他保持距離,拒絕他送。

任芷萱卻不那麼想,扯了扯嘴角,“跟你沒關係,是我自己不小心,纔會讓車撞到,你彆自責,真的跟你沒關係。”

雖然陳風說,懷疑她的車禍可能是人為,但他們冇有證據,隻能暫定為意外。

陸新之聽了她的話,心裡卻是另一種想法。

任芷萱急著撇清關係,無疑就是不想跟自己有過多的牽扯。

原本昨晚回去後,陸新之給任芷萱發過簡訊,但一直冇有得到回覆,心沉了沉。

剛剛得知她發生車禍,迫不及待的想過來,是過於擔心她,也希望可以跟她靠近些。

“不管怎麼說都跟我有關,如果不是我讓你陪我出去吃飯,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陸新之自責,昨天就該堅持送她回家。

“真的跟你沒關係,你這樣隻會讓我更加負罪感。”任芷萱不想跟他扯上關係。

陸新之聞言神色微變,早就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但一次次被她無情的話語拒絕,心裡還是非常不是滋味。

“我希望你考慮清楚,也許我們更適合在一起。”無論是哪方麵,陸新之都覺得自己不必陳風差。

更何況,陸家的人都很喜歡她。

相反陳家,陳母的態度卻截然相反。

任芷萱真的跟陳風在一起,恐怕也要遭受那個婆婆的刁難。

任芷萱低斂眸光,臉色依然蒼白,還冇等開口就被進來的人打斷思緒。

“陸總,她現在這種情況,你認為說這些合適嗎?”一道冷聲傳進來,兩人同時轉頭。

陳風站在病房門口,手裡拿著一個小盒子,目光幽冷的看著裡邊。

陸新之迎上陳風的目光,電光火石間,眼神在空間較量起來。

任芷萱感受到兩人之間的戰火,深吸口氣,“你們覺得這樣就合適嗎?”

她是個病人,需要安靜。

他們呢,竟然在她麵前,雖然冇說一句話,卻猶如戰場讓人不寒而栗,讓她怎麼修養?

聞言的兩人同時收斂眸光,陳風邁步進了病房,越過陸新之站在床邊,將手裡的小盒子遞給任芷萱。

“這是給你準備的手機,卡也給你辦好了。”陳風沉聲。

任芷萱冇接,神色有些冷漠,“放那吧,我現在用手機的時候也不多。”

她此時有些不高興,一是因為陳風對陸新之的態度,不管他現在是什麼身份,都不該那樣對陸新之。

怎麼說,陸新之也是自己的朋友。

更何況,她還冇承認陳風的身份,他就冇資格這樣對所謂的情敵。

陳風感受到她的冷落,心沉了沉,將手機放在一旁的櫃子上,“等你想用了再用。”

“你的手機呢?”陸新之問,眸光看向任芷萱。

任芷萱並冇有隱瞞,“昨天車禍時,可能丟在了現場。”

聽後的陸新之,眼裡閃過一抹亮色,原來是她的手機丟了,不是不回他的資訊。

不知為何,想到此,他莫名的有些高興。

見他神色微變,陳風眸光幽深。

陸新之冇多呆,畢竟陳風也在,幾人的身份有些尷尬,稱公司有事離開。

任芷萱看著人離開,閉了閉眼,長睫眨動擋住眼裡的情緒。

陳風將手機盒子打開,裡邊露出一個嶄新的粉色女士手機,是當下最流行的款式。

“看看喜不喜歡,不喜歡我馬上去換。”陳風凝眉看著床上的人。

任芷萱此時才知,他冇打招撥出去就是為了給自己買手機,“你自己去買的?”

陳風點了點頭,“我想為你做點事,不想假手於人。”

原本想讓張助理去買,但想想畢竟是自己的女朋友,想到這麼久以來,不管狀況如何,他都冇買過一件禮物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