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玲見陳母神色鬆動,急忙拉著她的手,壓低聲音開口,“伯母,你忘了我們來的目的?”

光天化日,任芷萱竟然拿著匕首嚇唬她。

這口氣,她越想越氣,怎麼都咽不下。

在家憋了兩天都冇找到能幫她的人,最後目光再次落到,曾經一度喜歡她的陳母身上。

陳母聞言想起來的目的,目光看向陳風,雖然氣勢不足,但還是開口,“我今天來是有事找你,等我說完就走,絕不打擾你工作。”

陳風眸光幽深,薄唇緊抿。

“那個任芷萱有些過分了,竟然公然跑到玲玲那,用匕首去威脅她。”陳母說著視線一直看著陳風。

見他神色冇什麼變化,繼續開口,“不管她現在跟你是什麼關係,她這樣做太過分了,你是不是該管管?”

雖然自己不想承認任芷萱,但外邊緋聞滿天飛,自己的兒子更是不澄清。

就足以說明,他對於那些新聞樂見其成。

辛玲凝著陳風,希望他可以幫自己說話,畢竟,兩人曾經的關係擺在那。

她不相信,他是那麼冷漠的人。

但事宜願為,陳風接下來的話,讓她如置冰窟。

“噢?是嗎,那她有冇有受傷?”陳風眸光意味不明,在兩人之間打轉。

辛玲聞言一喜,她就知道陳風不會那麼無情,隻要他肯替自己出頭,相信任芷萱也得意不了多久。

陳母神色卻微變,雖然話是她說的,但任芷萱剛剛的話依然耳邊迴盪,陳家的媳婦怎麼能是懷了彆人孩子的。

眸光有些不滿的看向陳風,陳風卻挑了挑眉,“怎麼不說話了,她有冇有受傷?”

辛玲急忙上前一步,眼神裡透著激動之色,“沒關係,陳風,隻要有你的關心,我就算是受傷也無所謂。”

陳風隨意的靠在椅背上,姿態慵懶,“我關心的是任芷萱,隻要她冇受傷一起都無所謂。”

辛玲一顆心跌入穀底,冷的讓她心寒,眸光含著水霧,“陳風,你就一點都不關心我的死活,畢竟我們曾經的關係。”

陳風深眸凝了凝,“如果不是看在以前,你現在還能在我麵前說話嗎??”

就憑她對任芷萱做的那些事,雖然法.律不允許,但他想要動她還是輕而易舉的事。

辛玲心神一凜,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做過的事,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孩子,她明白自己的下場。

嘴巴張開,還冇等說話,就被陳風打斷。

“好自為之吧,以後不想再看到你。”滑落,目光轉動陳母身上。

陳母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急忙接過話,“我馬上走,不打擾你工作。”

辛玲不甘,但還是被陳母拉著出去。

陳氏外,辛玲冇有了剛剛的好臉色,不滿的晲著陳母,“伯母,再怎麼說我對你也不錯,你怎麼不幫我說話?”

剛剛在陳風那,陳母一言不發,明顯不跟自己站在統一戰線。

陳母原本就冇有那麼多心思,被辛玲這樣問,就直接說出自己的顧慮。

“辛玲,現在陳風畢竟是陳氏的總裁,你說你懷著孩子,如果真的跟他在一起,隻會給他帶來不好的影響。”

“伯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打算認任芷萱當兒媳婦嗎,你彆忘了,之前你是怎麼對她的。”

辛玲冷冷的看著陳母,“你敢說,以後她跟陳風在一起,就會對你孝順嗎?”

陳母愣住,似乎在考慮辛玲的話。

辛玲再接再厲,順勢拉起陳母的手,“伯母,我知道我現在懷著彆人的孩子,隻要陳風接受我,我馬上就把這個孩子打掉,跟陳風給你生個孫子。”

陳母現在一天無所事事,陳父雖然有陳風這個兒子,但自己的動作依然冇丟。

隻有她,一天到晚無聊死了。

看著跟自己年紀相仿的人,在她們那裡都當了奶奶,無事的時候抱著孩子出去逛逛,日子樂得清閒。

她也是上了年紀的人,當然想當奶奶抱孫子。

有些茫然的看向辛玲,“真的嗎?”

“當然了。”辛玲心裡高興不已,熱情的挽著陳母,“您想抱孫子分分鐘的事。”

陳母被辛玲忽悠的頭暈暈的,滿腦子都是抱孫子的事。

兩人很快就消失在陳氏門前。

張助理將車停好,就直接上了樓。

“進來。”陳風皺眉,沉聲開口。

剛剛辛玲的到來,多少給他帶來一些影響。

並不是對她還有任何感情,而是她竟然又跟自己的母親在一起,他考慮的事,怕以後陳母又做出,對任芷萱過分的事。

張助理聽聲音不對,明顯楞了楞,推門進入。

“人送回去了?”陳風開口。

“恩,我看著任小姐進了樓道,才離開的。”陳助理彙報。

畢竟他是外人不方便,見人進去走也無可厚非。

陳風點了點頭,眸光幽深,“辛玲最近不安分,派人看著她。”

張助理一愣,“辛玲?”

跟陳風的視線相對,張助理明白了什麼,急忙答覆,“是,陳總,我馬上去辦。”

如果冇有任何事,陳風不會無緣無故提到辛玲。

……

任芷萱一進家門,就感覺屋裡的氣氛不對,視線掃過客廳,見到一個熟悉的人坐在那。

在任芷萱愣怔之際,手臂就被任母拉住,“你這孩子怎麼纔回來,新之都等了你一會了。”

陸新之看過來,跟任芷萱四目相對,任芷萱急忙轉動目光,“我工作有些忙,纔回來晚些。”

她確實忙著競標的事,不過並冇有回來多晚。

陸新之雖然冇說話,但炙熱的視線,另任芷萱有些不舒服。

“你再忙能有多忙,新之是公司總裁都冇你那麼忙。”任母拉住任芷萱走進客廳,將人按到沙發上陸新之的旁邊。

陸新之目光溫潤,“肚子餓了吧,我請你吃飯吧?”

他來就是找任芷萱吃飯,奈何人還冇回來,就被任母拉了進來。

順便問一下,那個王小溪跟陳風的事。

任母聽聞陸新之的話,一臉的高興,拉起任芷萱,“快進去換件衣服,跟新之去吃飯。”

任芷萱一臉的不情願,人就被推進了房間。

“你休想推辭,今天必須跟他去吃飯,而且我告訴你,彆以為我不知道陳風的為人,你看看那些花邊新聞,一看就是不靠譜的人。”

任母自顧自的嘀咕,對陳風的不滿越來越濃鬱。

任芷萱無奈,“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能不能不要插手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

“你自己處理?”任母臉色不好,怒瞪著任芷萱,“你心裡怎麼想的我會不清楚,我可告訴你,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