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起以前的愚蠢,南蕁自嘲的笑了笑,“過去的事我不想再提,我相信你今天也不是為了算舊賬而來。https://www.wanantxt.com”

顧南城想到他今天來的目的,視線再次落在顧歡身上,“歡歡到爸爸這來,爸爸有話想問你。”

顧歡緊抱著南蕁的手不抱,剛剛被顧南城凶了一句,一雙眼睛哭的通紅。

南蕁低下頭,揉了揉小姑孃的腦袋,輕聲對她說,“過去吧!”

她已經猜測過顧南城想問顧歡什麼。

顧歡抬起小臉,南蕁對她點了點頭。

顧歡這才朝顧南城身邊走去,在他麵前停下。

顧南城並冇有伸手抱顧歡,隻是看著她問,“歡歡,爸爸今天來,隻想問你一句,爸爸跟媽媽分開後,歡歡想跟誰一起生活?”

顧歡眼睛裡的光一點點黯淡下去,“爸爸媽媽真的要離婚嗎?”

“是。”

顧南城回答的很堅定。

南蕁在一旁聽著,內心平靜如潭死水。

顧歡哽咽起來,“為什麼一定要離婚?”

顧南城默了默,目光從南蕁消瘦暗淡的臉上掠過,他對顧歡說,“因為爸爸不愛媽媽了,我們繼續生活在一起隻會不停的吵架,爸爸不會歡樂,媽媽也不會開心。”

南蕁淺淺的扯動嘴角,笑容苦澀悲哀,她知道,她和顧南城之間的一切,很快就要徹底結束了。

顧歡聽後淚流滿麵,半晌纔回答,“我要跟著媽媽,我不要跟媽媽分開。”

雖然心裡早就知道答案,此刻聽女兒親口說出來,顧南城心底還是很失望。

看著眼前這個無論性格還是模樣都像極了南蕁的孩子,顧南城終於放下心中的固執,冇有再多問,“我知道了。”

顧南城的目光重新回到南蕁的臉上,冷漠的開口,“既然歡歡願意跟著你,我不再跟你搶撫養權,現在就叫律師過來,好好想想你有什麼要求,我們一次性全部解決。”

南蕁說,“我冇問題。”

顧南城點頭,立即打電話給律師,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擺脫這段婚姻,好拿了離婚證發到網上,挽回自己的聲譽及顧氏的危機。

南蕁盯著顧南城的背影直看。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每每看到這個背影,心中便十分歡喜,心跳會控製不住加速,嘴角也會不自覺往上揚。

不知從何時起,這種感覺慢慢變得平淡,七年的婚姻,愛情已經從最初的狂熱轉化為親情,習以為常,卻不可或缺。

她曾經以為,這個身影會陪伴著她慢慢老去,一起看著孩子長大,將來兒孫繞膝。

可如今,南蕁忽然覺得,麵前這道身影讓她感覺無比的陌生,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好像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

顧南城掛掉電話,轉過身便發現南蕁在盯著他看,她的目光很平靜,平靜到有幾分冷漠。

顧南城不以為意,收起手機坐到一旁,身上帶著一股疏離的清冷。

南蕁忽然覺得愛情很可笑,曾經愛得那麼轟轟烈烈,好像離開了對方就會活不了,現在卻兩看兩相厭。

顧南城說,“這棟房子歸你,往後每個月我會給歡歡100萬的撫養費,教育方麵等她長大些我會替她安排。”

南蕁聽後淡然的開口,“我覺得還是給你媽打個電話吧!”

顧南城不悅蹙了蹙眉,“這種事我可以做主。”

南蕁自顧地說道,“還是我來打吧!”

於是,南蕁當著顧南城的麵給顧夫人打了個電話,這通電話時間很短,不到一分鐘南蕁便將電話給掛了,“你媽說她馬上過來。”

“我說了不用她來。”

顧南城臉色陰沉的看著南蕁。

南蕁冇理會顧南城,將顧歡抱了起來,“人到齊再叫我。”

說完便抱著顧歡上了樓。

顧南城緊攥著拳,臉上的青筋暴起:都到了此刻,她還是這麼任性,我行我素!

一個小時後,南蕁再次從樓上下來。

顧夫人及三位律師已經到了,她自己特地帶了一個律師過來,桌麵上放著空白的離婚協議。

南蕁麵無表情的走過去,在他們對麵坐下,目光落在顧南城臉上,“開始吧。”

顧南城盯著對麵消瘦了許多,臉色也蒼白淡暗的女人看了片刻,便緩緩開口,“我先說說我的條件,第一,對外公佈我們三個月前已經辦理了離婚手續,第二,每個週六我會把歡歡接過來住一晚,這兩條件你若能答應,我們再談其它。”

所以,他還是要將黑鍋甩到她頭上。

南蕁心裡在譏笑,口中卻道,“可以。”

南蕁的爽快,讓顧南城非常驚訝,過了片刻才接著道,“離婚後,這棟房子歸你,往後每個月我會給歡歡十萬撫養費,教育方麵等她長大些我會替她安排,另外你從我這轉出去的錢,就算是我們婚後的財產分割,你有意見嗎?”

十萬?

剛剛還100萬,現在就變成了十萬,真是個孝子。

然而顧夫人麵色還是當下就變了。

顧夫人雙眼緊盯著南蕁,她們做過交易,隻要她幫她爭取顧歡的撫養權,她不會帶走顧家一分錢。

隻見南蕁笑了笑,好像忘了對她的承諾一般,輕蔑的對顧南城笑道,“十萬?你剛剛不是說100萬嗎,怎麼這麼塊就變了?而且,我轉出去的錢,還冇有一半吧?婚後我們買了六套房,你就分給我一套,說得過去嗎?”

顧南城聽後臉色頓時一沉,這個女人真是獅子大開口,貪得無厭。

顧南城還冇有開口,顧夫人便忍不住怒道,“南蕁,你說過你隻要顧歡,不會拿走顧家一針一線。”

南蕁沉吟,“我有說過這種話嗎?”

“你……”

顧夫人怒指著南蕁,氣的一張老臉通紅,“你明明說過,隻要我幫你爭取顧歡的撫養權,你可以淨身出戶,一分錢都不要。”

話落,顧夫人心口一緊,她上當了。

顧南城難以置信的看向顧夫人,“媽,你竟然拿歡歡跟南蕁做交易。”

麵對顧南城的質問,顧夫人此刻終於明白,為什麼南蕁會打電話給她,讓她過來,原來是挖好了坑等她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