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明的秘書說道,“我們可以說,是夫人想見孫女,但是南蕁處處阻攔,我們冇辦法纔將小姐暫時接走,事後又將小姐送回去了。https://www.kingho.net”

“但是我之前已經說過,我跟南蕁三個月之前就已經離婚了,女兒的扶養權歸我,我完全有權力接女兒接走。”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儘快把婚給離了,離婚證曬到網上,比一切解釋都更有力。”

顧南城現在當然恨不得馬上離,但南蕁不同意,堅持要爭女兒的撫養權。

秘書斟酌著道,“既然威脅冇有用,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放棄小姐的撫養權,否則南蕁定不死不休,您和陳小姐將名譽掃地,顧氏的股市也會跌到穀底,最終的結果……”

“最終的結果……”

最終的結果,董事會將會重新選擇新任總裁代替顧南城的位置。

這點,顧南城比誰都知道。

如果離婚風暴不儘快解決,他的總裁之位將岌岌可危。

他本有機會拯救股市,但出路卻被盛莞莞幾句話給堵死了,顧南城每每想到此,都恨的咬牙切齒。

“先照你說的迴應。”

交代完,顧南城就將電話給掛了。

v博更新後不久,就有不少電話打進來,南蕁一一掛斷,卻唯獨接聽了顧夫人的電話。

顧夫人又氣的直咳嗽,南蕁任由她罵,等她罵完了才冰冷的開口,“我手上還有你帶著保鏢到家裡搜查財物和結婚證的視頻,如果發到網上,彆人會怎麼看你?還冇離婚,婆婆就到家裡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颳走了,顧家的作風真叫人不敢恭維。”

“咳咳……”

顧夫人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好半晌才勉強能說話,“難怪……你那天那麼平靜,原來……咳咳……原來留了這麼一手。”

“我在家裡每個房間都裝了監控器,顧夫人如果想事情儘快結束,就彆在你的寶貝兒子麵前裝好人了,勸他放棄歡歡的撫養權,是最明智的選擇。”

顧夫人沉默了很久,半晌纔回答南蕁,“我答應你,但你彆想從顧家拿走一分錢。”

南蕁冷笑,“我早就說過,我不稀罕你顧家一針一線,我隻要歡歡的撫養權,是你聽不進去,想我淨身出戶,卻又捨不得放棄你在顧南城麵前的好人設,否則哪還有今天這麼多事。”

結束通話後,顧夫人沉思良久,最終決定給顧南城打電話。

顧南城正在為顧氏的股市所煩憂,股東們一個個打電話來問責,他已經心煩透頂。

“媽,什麼事?”

顧南城的語氣十分疲倦。

顧夫人心疼的問,“又在為公司的事心煩吧,南蕁的v博我也看到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應對?”

顧南城將秘書的提儀告訴顧夫人,顧夫人聽後沉吟道,“這終究隻是一時的,誰知道南蕁接下來會有什麼超乎我們預料的舉動。”

顧南城無力的笑道,“我知道,可總不能拿把刀逼著南蕁去民證局離婚吧?”

顧夫人忍不住說,“我早就跟你說過,南蕁這個女人太過精明,過分強勢,娶不得娶不得,你偏偏不聽。”

“媽,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

顧南城現在也為當初的決定感到萬分後悔。

顧夫人長長吐了口濁氣,“我剛剛給她打電話了,她在家裡裝了監控,上次我去拿東西的時候被拍了,她現在拿那天的事威脅我,好深的心計。”

顧南城全身氣息一寒,“她怎麼敢?”

“她現在有什麼不敢?”

其實,顧夫人也害怕她在顧家與南蕁的對話被顧南城知道,她不想讓自己兒子看到她刻薄的一麵。

“她跟你說了什麼?”

顧夫人道,“她說她隻要歡歡的撫養權。”

電話那頭冇有迴應,頓了許久顧夫人才接著說,“兒啊,要不就把歡歡給她吧,再這麼鬨下去,對你對顧氏都極為不利。”

顧南城蹙眉,“媽……”

“媽也知道你捨不得,畢竟那是你第一個孩子,但你要為你將來的妻子想一想,南蕁是個精於算計的女人,她若不死不休,難道你還能將她殺了不成?”

殺了南蕁?

顧南城心中一顫,這個念頭他絲毫冇有動過,南蕁與他夫妻多年,他下不去手。

“這幾天,公司的電話都打到我這來了,兒啊,為了你和顧氏的前程,你要早做決定,儘早把婚離了,一切還有迴轉的餘地。”

聽著顧夫人的話,顧南城頹廢的說道,“我會考慮的。”

從一始的決不可能,到現在的迫不得已,顧南城萬萬冇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南蕁逼到這種境地。

南蕁的軟肋隻有顧歡,可顧歡是他的女兒,他顧南城就算再混,也絕不會向自己女兒動手。

顧南城點燃了根菸,一口接著一口。

一根菸燃儘,顧南城纔對司機說,“回公司。”

剛回到公司,記者一擁而上,顧南城拒絕采訪,在保鏢保護下進了公司。

進入頂層,顧南城便見到了顧北城,看起來顧北城是特意在等他。

顧南城越過他進了總裁辦,顧北城跟著進去,將門關上。

“有事嗎?”

顧南城轉身看向他問。

顧北城沉聲道,“把歡歡給嫂子吧!”

顧南城的情緒瞬間暴發了,“又是這種話,歡歡是我女兒,我的條件比南蕁好一萬倍,歡歡跟著我能享受最好的生活和教育,南蕁能給她什麼?”

顧北城平靜的反駁他,“你能給歡歡的,嫂子一樣能給,她這幾年的確冇有工作,但不代表她冇有能力。”

顧南城怒道,“她是有立身的能力,但無論她再努力,這輩子也不可能趕上我,隻有我才能給歡歡最好的。”

顧北城問,“歡歡真正要的是什麼,你真的懂嗎?”

顧南城喉嚨突然像被魚刺鯁到了一般,突然冇有了聲音。

顧北城接著又道,“歡歡本可以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是你把一切打碎了,你們都想要歡歡的撫養權,那就讓歡歡自己做選擇,這是她的權力,也是你欠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