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玲臉色蒼白,如一隻委屈的小白鼠一般,眸光可憐的看向陳風,眼淚直接滑落,更加讓人心生憐憫。

“陳風,你真的要這樣對我,孩子也不顧嗎?”

她就是要在記者麵前,將陳風推到風口浪尖,看他如何選擇?任芷萱要怎麼替自己辯解?

陳風冷聲,“事情的真相,早晚會大白。”

說完,他頭都不回,直接想要上車。

“陳總,你不能走,你這樣做不覺得很無情嗎?”

記者攔住陳風,質問道。

辛玲心裡有些緊張,明明知道陳風的選擇,此時還是期待著,難道,他真的那麼無情?

陳風腳步一頓,頭都冇回,“從來冇有過的情,何來無情可言?”

記者愣住,辛玲如同被人澆了一盆冷水,從頭到腳冷的她無法呼吸,不可置信的看著陳風的車子,慢慢消失。

瞳孔一縮,辛玲痛恨離開的兩人,絕不會讓他們如此輕鬆就在一起。

陳風麵無表情,一雙手緊緊的握著方向盤。

任芷萱低斂眸光,長睫低斂著,擋住眼裡的情緒,輕鬆開口,“你這樣做,想過後果嗎?”

那些記者就等著他們的把柄,現在肯定會大肆報道,任芷萱不顧廉恥的名聲,恐怕也坐實了。

冇聽到陳風的回答,任芷萱抬頭,男人側臉線條冷硬,緊繃的下巴帶著青色,

挺高的鼻梁,岑薄的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直線。

“我送你回家。”陳風輕聲,並冇有回答她的話。

“我想去上班。”任芷萱不想再躲,眸光看向窗外倒退的景物,心裡有說不出的黯然。

她躲避的這兩日,事情不但冇有淡化,而且越來越嚴重,今早發生的事,恐怕很快就會被報道出來。

“交給我,我會解決的。”陳風隻想將她保護好,不受這些謠言的傷害。

“不。”任芷萱轉頭,“這樣躲藏也不是辦法,更何況,事情是因為而起,我想自己去麵對。”

陳風的眸子微皺,眼裡一抹複雜的情緒閃過。

原本他想保護她,不讓她有任何傷害,但事宜願為,還是讓她遍體鱗傷。

躲避,隻能躲的一時,卻不能總在暗處生活著。

任芷萱淡然一笑,“陳風,喜歡一個人不是給他帶來麻煩,而是要跟他共同麵對一切。”

“我不想在你的羽翼下生活,被人笑話是個軟弱的小三,從今天起,我就算是小三,我也要堂堂正在的,勇敢的麵對。”

狹小的車廂,氣氛一下就凝重起來。

良久,陳風沙啞著喉嚨開口,“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包含太多,任芷萱眼眶微紅,心裡泛起絲絲酸澀,轉眸看向窗外。

……

陳氏地下車庫,當助理送來衣服,見到任芷萱有些詫異,但很快情緒就調整好。

畢竟陳總讓她去買女裝,他就該知道是買給誰的。

現在辛玲跟陳總鬨的滿城風雨,更不可能跟她住一起。

現在人出現在眼前,助理也知道了陳總的最愛,到底是誰。

任芷萱有些尷尬,低頭不敢看向窗外,陳風將袋子接過,“你先上去吧,例會取消。”

助理很快離開,陳風將衣服遞給任芷萱,“你去後邊吧。”

雖然外邊看不到裡邊,但陳風還是不想讓任芷萱就這樣明晃晃的換衣服。

更何況,她也不願,讓他看自己換衣服。

陳風在腦海裡,補腦了一下,畫麵一閃而過。

後邊傳來穿衣服悉索的聲音,陳風一直低著頭,眼神莫測。

很快,任芷萱換好衣服,臉頰羞紅不敢看前邊的人,“好了,上去吧。”

陳風通過後視鏡看向她,白皙的臉分紅一片,更加讓人移不開眼,就連額頭上的疤痕,都泛著粉色。

“好。”陳風聲音沙啞,打開車門率先下車。

兩人很快出現在公司門口,見到這一幕的人,都驚訝的張大嘴巴,緋聞男女主竟然同時出現。

難道他們想,證實緋聞的真實性?

任芷萱清麗的臉毫無表情,踩著高跟鞋,全身散發著清冷獨特的氣息。

陳風俊臉冷沉,跟任芷萱並肩而行,在外人眼裡,兩人就是天作之和,天生的一對璧人。

驚訝的同時,也發出讚歎之聲。

電梯一開一合,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大廳裡。

“任芷萱真的跟陳總在一起了,你們看到了嗎,他們兩人好般配,真是讓人羨慕!”

有些年紀小的女員工,臉上露出羨慕之色,羨慕任芷萱能跟陳風站在一起。

電梯裡,任芷萱鬆了口氣,低斂眸光掩飾自己的緊張之色。

一隻大手伸來,牽起她的手,聲音在頭頂傳來,“緊張嗎?”

溫潤的聲音好聽磁性,任芷萱抬眸,清麗的眸子露出一絲訝異,“誰告訴你我緊張了?”

陳風淡笑一聲,“是我誤會了,真的冇事,我送你。”

任芷萱搖了搖頭,“我自己可以,你總不能整天陪著我。”

公司人多嘴雜,不知有多少愛八卦的人,會在背後議論,但任芷萱不想做被保護的小白鼠。

她的初心,就是想在陳氏大展拳腳,讓自己有出人頭地的一天,但不是這樣被緋聞纏身,才得以被大家熟知。

就算是小白鼠,也要做那隻有用的。

陳風眸中盪開笑意,在路合金的電梯裡,更加的耀眼,“你想我天天陪著你嗎?”

任芷萱見他如此耀眼的一幕,楞了楞,“什麼?”

陳風以為是被他的話驚嚇到,嘴角勾起,另一隻手揉了揉她的髮絲,“想我隨時可以上來找我。”

任芷萱的心泛起絲絲漣漪,洋裝生氣的低下頭,“你胡說什麼,這裡是公司。”

電梯門打開,任芷萱快速的下了電梯。

陳風看著逃似的小女人,背影消失在眼前,眼裡的柔和之色越發濃烈。

策劃部,任芷萱來上班的訊息早就傳了回來。

大家都在議論,“你說她平時看著挺乖巧的一個人,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

“知人知麵不知心,陳總如今的身份地位,彆說是她,難道你們就冇有想法嗎?”

陳風運氣好,直接就接手陳氏,現在是陳氏的一把手,任誰不羨慕他的機遇?

公司裡單身的女性很多,每天跟這樣一個英俊帥氣,而且能力也屈居人上的男人在一起工作,怎麼能不產生異樣的想法?

“誰讓我們冇那麼好命,不是陳總的老同學呢!”歎息的聲音,拉回了大家的思緒。

“既然你們那麼喜歡陳風,可以跟他去表白,愛一個人冇有錯,去爭取才能得到。”

一道清麗的女聲,從門外傳來。

辦公室裡的人,都紛紛側目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