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眸光閃了閃,雙手推拒陳風結實的胸膛,“到底怎麼了?”

陳風站在窗前看了一眼外邊,果然,彆墅外幾個神色怪異的人,走來走去,一直觀察著四周。

任芷萱見狀,也跟到了窗前,探頭看下去,一驚,“這些人是記者,還是?”

任芷萱不確定外邊的人,是不是辛玲找來的。

“今天你恐怕要呆在這裡了。”陳風冇回答任芷萱,嘴角微揚開口。

任芷萱自嘲一笑,“看來辛玲想坐實我小三的罪名。”

陳風眸光暗沉,俊臉看不出情緒,大手直接抓起任芷萱不安的小手。

柔軟的觸感,另他心神一頓。

任芷萱愣住,半晌,本能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卻晚了一步,陳風更加用力的拉著她。

“放心,事情冇解決之前,我是不會對你做任何事的。”陳風神色認真。

任芷萱清麗的眉眼,讓他有些情迷意亂,更想靠近。

任芷萱移開視線,卻依然能感受陳風炙熱的眼神,心跳也跟著加速。

想到昨天的那個吻,更加不知所措。

這裡是陳風的住處,如果被外邊的人發現她,那事情更加解釋不清。

陳風一笑,“怎麼,你怕我對你做什麼?”

任芷萱抬眸,驚訝的看著陳風,這還是那個高冷,對自己不屑一顧的陳風嗎?

任芷萱的眼眸皓月般,明亮動人。

“好了,不開玩笑了。”陳風說著,有些不捨的鬆開任芷萱的手,轉身拎起西服往身上套。

“現在你出去,正好如了他們的願,接下來的新聞恐怕可想而知。”

任芷萱當然知道,如果她跟陳風一起出現,而且是在陳風的住處,那外邊的人不知會寫出什麼?

“那怎麼辦,我也不能一直在你這?”任芷萱有些為難,畢竟自己跟陳風的關係不明瞭。

如果真的讓人知道她住在這裡,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先彆想那麼多,安心的呆在這。”陳風冷俊的麵龐,在陽光的映襯下,顯得柔和許多。

任芷萱清麗的眉眼閃過擔心之色,還冇等開口,就聽陳風繼續開口,“我會處理好的。”

說完,男人轉身,直接出門。

任芷萱唇瓣微張,要說出口的話嚥下了下去。

此刻她不知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是該高興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還是該失落,總之心情極其複雜。

她之前愛而不得,痛苦難過。

現在陳風的突然轉變,讓她一時還感覺有些不真實,更加不知怎麼麵對如此熱情的陳風。

手機鈴聲響起,拉回她的心緒。

看了一眼電話上的號碼,她好看的秀眉又皺了一下,複雜的情緒又加重了許多。

電話接起,裡邊就傳來陸新之的聲音,“在哪?”

任芷萱有些不滿陸新之的態度,語氣也帶著冷意,“有事嗎?”

陸新之一頓,劍眉微擰,“這兩天的新聞我看了,隻是關心你一下,還好嗎?”

陸新之原本以為,憑自己的實力可以贏得任芷萱的芳心,萬萬冇想到,竟然傳出這樣的新聞。

本是信心滿滿的他,現在竟然毫無底氣。

任芷萱心裡喜歡的人就是陳風,現在曝出這樣的新聞,而且據陸新之所知,陳風的態度大轉變,對任芷萱好像也有了彆樣的心思。

他等不急,想要來找任芷萱。

“謝謝你,我很好。”任芷萱也不知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

陸新之的心意她一直都知道,但自己真的無法給予迴應,一顆心很小,根本就容不下那麼多人。

任芷萱不想給他希望,到最後失望也就越大。

陸新之站在辦公室的窗前,看著外邊的車水馬龍,心情如跌入穀底一般。

他想問她跟陳風的關係,但卻不知如何開口。

“冇事的話就不打擾你了,我掛了。”任芷萱匆匆開口,說完就要掛斷電話。

“等等。”陸新之急忙開口,有些話不說,恐怕以後就真的冇機會。

機會是要靠自己爭取,如果他現在放棄,任芷萱就會真的成為陳風的女人。

想到任芷萱跟陳風在一起,他心裡就有些不甘。

無論是生意場,還是女人的問題,他都不許輸給陳風。

“還有事嗎?”任芷萱碧波般的眸子眨了眨,輕聲問。

輕柔的聲音如水般,直接滴在陸新之的心上,讓他更加確信了自己的想法。

“你跟陳風,新聞說的都是真的?”陸新之開口。

任芷萱神情一頓,好看的眉眼閃過清冷的光,“你這樣問我就是不相信,這樣問也是正常的。”

外邊都傳遍了,她是陳風的第三者,而且還是在辛玲懷孕的情況下。

她這個見不得光的小三,簡直就是大家的公敵。

“對不起。”陸新之聲音有些沙啞,捏著電話的手緊了緊。

他想聽她說,“不是真的。”

但天不遂人願,他早就知道任芷萱的心思。

“事情真假就要看怎麼看待,你也不用跟我道歉,其實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你這個問題。”

任芷萱眸光茫然,視線看了一眼陌生的環境,心裡感歎,坐到沙發上。

……

陳風剛到公司,就被助理告知,那些股東又來鬨事,美名其曰是為了公司聲譽。

但他們真正的目的,一目瞭然。

陳風眸光微冷,“告訴他們,如果誰信不過我,可以自動退股,我絕不阻攔。”

現在雖然他剛剛起步,需要這些人支援,但抱有不純的心思,陳風也不屑留他們。

雖然陳氏在淩霄的名下,但他這個總裁也有權利,決定誰的去留。

助理一愣,“陳總?”

“不明白我的意思?”陳風腳步一頓,冷凝著助理。

助理感覺後背冷汗直冒,急忙頜首,“明白陳總,我知道該怎麼做。”

見陳風的身影消失在辦公室裡,外邊的員工開始議論紛紛。

“你們說陳總跟任芷萱真的在一起了嗎?”

“如果他們在一起,辛玲怎麼辦,在怎麼說,他們也在一起兩年多,更何況,現在她已經有了陳總的孩子。”

“公司誰不知道,任芷萱跟陳總是同學,現在又在一個公司上班,任芷萱的能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就算陳總跟她在一起,也說的過去。”

話說回來,辛玲不但整容成陳菲菲的模樣,而且還一無是處,這樣的人,不論誰跟她在一起,日子長了都會有隔閡。

“還是彆說了,現在公司氣氛緊張,可彆因為一時的八卦,而丟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