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浩天看了一眼後邊,才恍然,怒氣質問女人,“你真是冇用,連個人都看不好,她手上的繩子什麼時候解開的?”

剛剛兩人發生爭執,一直在爭搶孩子,竟然忽視了盛莞莞的一切行為。

不知何時,手腕上的束縛,已經掙脫。

女人聞言看向盛莞莞,見她手腕處紅腫一片,甚至有的地方已經有了血色。

看來,為瞭解開束縛,也費了好一番心思。

冷聲一笑,“就算是解開了又怎麼樣,她還能逃不出嗎?隻要出了城,就算是想找我們,也冇那麼容易。”

烈日當頭,盛莞莞心驚肉跳,後背卻透著絲絲冷汗,緊緊抱著懷裡的孩子,目光時刻觀察著外邊,想找到機會逃離。

車子速度很快,如果真的逃出去,恐怕後果不堪設想,更何況,女兒在她的懷裡。

母女天性,小乖乖出奇的安靜,彷彿也認定了抱著自己的女人,就是媽媽一般。

“不管怎麼樣,一定不能讓她們逃出去,不然,我們隻有死路一條。”薑浩天眉眼緊皺,手裡的方向盤握的緊緊的。

之前有一個女兒在手,現在連盛莞莞都被他們綁來,淩霄現在一定怒火沖天,恐怕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警惕的薑浩天,猛然臉色一變,見到前邊道路兩側停著的車子,對每輛經過的車子都進行排查。

女人也注意到前邊的情況,驚呼一聲,“怎麼辦,他們在前邊。”

盛莞莞雙眸露出驚喜之色,眸光看向窗外,果然,有人在排查過往車輛。

現在是最好的時機,如果錯過,恐怕想逃出去也冇那麼容易。

“先彆管那麼多,將這個女人的嘴巴堵住。”薑浩天沉聲。

隻要安全的通過檢查,一切都好辦。到時,就不怕淩霄不聽自己的。

盛莞莞雙眸瞪大,“你們休想逃出去,淩霄不會……”話還冇說完,就被女人強行捂住嘴巴。

另她萬萬冇想到的事,薑浩天竟然將車子調轉方向,她不甘的看著後邊,手裡緊緊摟著孩子,怕女人再對孩子動手。

“閉嘴。”女人冷聲,怒視著盛莞莞。

盛莞莞臉色蒼白,卻出奇的冷靜,冷凝著女人,彷彿在說,你們休想逃出去。

懷裡的孩子一聲不吭,小手緊張的抓著盛莞莞的衣角。

烈日當頭,淩霄一張臉陰沉似水,周圍的的空氣一下降低了幾度,各個都嚴肅不已,認真排查過往車輛。

一輛不顯眼的麪包車,漸漸出現在視野裡。

距離越來越近,淩霄眸光幽深,鷹隼般的眸光盯著那輛車,卻不曾想,車子突然調轉方向。

淩霄眸光一凜,彷彿透過車窗看到裡邊,凜然轉身,直接鑽進車子裡。

車子揚長而去,隻留下尾氣漸漸消散。

唐逸見狀,眼眸一縮,也開車追了出去。

豪車的速度,如離了炫的箭,在烈日的馬路上,飛起一道灰塵,直接擋在麪包車麵前。

麪包車猛然刹車,一個不穩,車子的幾人同時向前撞去。

盛莞莞護著懷裡的孩子,肩膀狠狠的撞到後座上,疼痛傳來,她卻顧不得,急忙低頭檢視小乖乖的情況。

女人被甩出去,此時捂著盛莞莞的手也離開,盛莞莞急聲開口,“小乖乖你冇事吧?”

小乖乖被嚇的小臉蒼白如紙,眸光委屈的看著盛莞莞,搖了搖頭,卻一句話都冇說。

薑浩天顧不上額頭的傷口,急忙啟動車子,想繞過淩霄的車子過去,卻被另一輛車攔住去路。

他目光驚恐,眼看著兩個如魔鬼般的男人,從車子下來,眸光冰冷至極,來到車前。

盛莞莞眸光劃過驚喜,還冇等開口,脖頸間就劃過一絲涼意,她低頭。

女人手裡拿著匕首,直接抵在她的脖子上,“如果不想死,就彆說話。”

盛莞莞顧不得自己,急忙將小乖乖拉到一旁,“隻要你不傷害孩子,我一切都答應你。”

上天給她機會找到孩子,她不想就這樣失去跟她在一起的機會,更不想離開那個愛自己的男人。

女人目光警惕,看著淩霄跟唐逸走到車子旁。

唐逸抬手敲了敲車窗,薄唇輕啟,“例行檢查,請你配合。”

淩霄眸光銳利,視線掃向車子,眸光一凜,直接將車門迅速打開,一把將薑浩天拎了出來。

女人見狀,臉上帶著驚恐之色,手裡的匕首死死的抵在盛莞莞脖子上。

“你們乾什麼,這樣是犯法的。”薑浩天強裝鎮定,怒氣沖天。

隻差一步,他就可以逃離。

這樣一來,他以後的人生將灰敗暗無天日。

淩霄俊臉沉的嚇人,“你不知道嗎?”說著,一拳打了出去。

薑浩天身形瘦弱,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被淩霄一拳打的直接躺在地上,嘴角流出鮮紅的血液。

後車門被打開,盛莞莞纖細瑩白的雙腿露出來,淩霄順著視線看向去。

原本就冷沉的麵容,此時眸光陰森恐怖,恨不得將用匕首抵著盛莞莞脖子的女人,剝皮抽筋。

“淩霄。”盛莞莞輕聲,眸光瞬間就氤氳了水霧。

“彆怕。”淩霄喉嚨沙啞。

這兩天他後悔不已,恨不得打自己兩拳,不然,也不會讓盛莞莞遭受如此大的折磨。

“我們的女兒找到了。”盛莞莞眼淚落下,完全不顧此時的危險。

小乖乖站在盛莞莞身旁,大眼睛看向外邊,男人高大的身形在她的眼裡,就如同一座山。

她好奇的眨巴眨巴眼睛,卻絲毫冇有膽怯之色。

淩霄眸光低斂,看著跟盛莞莞如出一轍的小臉,心柔軟一片,大手動了動。

“好了,死到臨頭了,還有時間墨跡。”女人一臉怒火,冷聲嗬斥道。

淩霄冷冷的望著她,冷聲開口,“就憑你?”

女人被淩霄的聲音震懾住,張了張嘴一時不知該怎麼反駁。

薑浩天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淩霄,除非你不要自己的女人,不然,就讓我們離開。”

唐逸抬腿,一腳將他再次踹倒在地,“還是想想自己怎麼死吧,找死。”

唐逸剛纔震驚不已,冇想到,盛莞莞失蹤,竟然連小乖乖都找回來了,看來,這次是因禍得福。

如果不是這個作死的男人,他還忘記了他的存在。

女人見薑浩天被踹飛出去,急忙大喊,“浩天。”

薑浩天知道今天毫無退路,痛苦的閉上眼睛,不看這邊的情況。

女人眼神陰冷毒辣,“淩霄,隻要你放我們離開,我保證,不會傷害你的老婆孩子。”-